国富民穷

清王朝灭亡的三点原因

近来,国内网上流传民国时跨越政学两界著名学者于右任的一篇文章—-《亡国三恶因》,于右任列有三点大清必然会灭亡的原因。于右任先生的《亡国三恶因》发表于《民立报》上,全文百馀字,至今已近百年,如今重读此文,深感当年于右任之远见卓识,确非常人所能及。好在文章长,现录全文如下,以供人们分析研究。   民穷财尽,社会破产,国家破产。国有金,吝不与人,为他人藏。此其一。善不能举,恶不能退,利不能兴,害不能除。化善而作贪,使学而为盗。此其二。宫中、府中、梦中,此哭中、彼笑中,外人窥伺中、霄小拨弄中,国际侦探金钱运动中,一举一动,一黜一陟,堕其术中。此其三。   以上于右任所说三点,非常具体而清楚地说明了清王朝灭亡的原因。其实不只是清王朝,任何一个政权,无论他多么貌似强大,只要具备了上述三点,决不会逃出灭亡的命运。   第一,说的是老百姓贫穷,读不起书,看不起病,住不起房,物价飞涨,社会呈败落之象。老百姓为什么贫穷?因为”国有金,吝不与人”,财富不往普通人手里流动,国家与民众争利。财产归权贵私有,日夜不停地盗卖国家资源。劳苦民众虽竭尽劳作,所得不足以维持生计,两极分化严重。   第二,行善的不能受到褒扬,作恶的不能受到制止,社会道德急剧下滑。官员虽多,但不作为,忙于吃喝嫖赌,聚敛财富,使”利不能兴,害不能除”.善恶本人兼而有之,好的社会制度能使坏人变好,坏的社会制度却把好人变坏。所以于右任说”化善而作贪,使学而为盗”,其实都是制度造成的。其中的”化”、”使”两个动词很生动地说明了官员普遍贪腐、社会道德败坏原因。   第三,说的是腐败政权只能用卖国的手段来维持自己的统治。贫富不均、两极分化、财产聚于权贵之家,才会有”此哭中、彼笑中”的现象。”外人”指列强,”窥伺”中华大地,伺机捞起好处;”霄小”指内奸,挑动拨弄,出卖国家利益。搞金钱外交,用通商拉拢外国政要”助纣为虐”,维持其祸国殃民的统治。”侦探”渗透国外华人社区,”金钱”收买外国政要,甚至行为举止,罢免升迁,都以金钱利益为动因,用这样方法维持其统治岂能不使社会败亡?   于右任从以上三点看到了一个政权必然灭亡的趋势,结果被他说中了,这篇文章发表后不到一年,貌似强大无比,繁荣昌盛的满清”盛世”就轰然倒台了。   月晕而风,础润而雨,君子见微而知著。如果不能根据一些现象而分析出时局的走势,知识分子也就徒具”知识”之名。鼠目尚有寸光,动物尚能在大难来临之际有所警觉,现在一些号称有知识的”饱学”之士,眼睛只盯在利益上,想到的就是自己一家人的幸福安逸,甚至连”鼠目寸光”都不能做到,连动物本能都不具备,就更不用说象于右任一样为时局把脉了。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奇怪,有些东西你越是想得到,就越是得不到。那些只顾眼前利益,甚至为了一点利益出卖人格良心的人,为独裁者唱赞歌,到头来不仅得不到想要的利益,还会把自己搭进去,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同样,当政者迷恋特权,以为只要牢牢掌握暴力和谎言,就能使江山永固,子孙万代永享奴役别人的幸福,这样做的结果只能得到接受民众审判的下场。   于右任是清朝举人,记者,诗人,书法家,政治家。辛亥革命时期,著名的报刊活动家。1905年加入同盟会,任长江大都督。后追随孙中山,先后任审计院长、监察院长等职务。内战后随蒋去了台湾,1964年去世。于右任大智大慧,料时局如所亲见,于民族危亡之秋挺身而出,置一身而系天下之安危,实为社会之大贤。后来读书人与之相比,能不有愧? 相关日志 2011/01/14 — 大清灾官蔡乃煌 (0) 2010/12/27 — 清代惨无人道的黑煤窑和弱肉强食的生态链 (0) 2010/06/13 — 清代贱民等级与社会流动 (0)

阅读更多

莫之许:国富民穷是阳谋一场

为维护专政体制,就需要在引进市场化的同时,运用权力干预市场,为了抵销国有经济相对于私有民营经济固有的低效率,并长期保持国有经济的统治地位,既需要从行政上管制、设置垄断,于是,随着市场化的深入“行政控制化在加强”,当然也就会出现“市场化进程正在被扭曲”,同样是为了这一目的,还需要同时运用通胀和低利率相结合的组合拳,源源不断地从民营私有部门吸取经济资源,并转运给国有部门,于是,就出现了长达三十年的货币相对于 GDP增速的超发,以及为达成这一目的,而必须保留对金融部门的行政控制,拒绝金融体制的根本性改革。

阅读更多

中国模式面临国富民穷困境

中国目前形成了“强国家—弱社会”模式,而这种模式现在面临腐败困境、国富民穷等五大困境。 萧功秦这篇题为《中国模式优势背后面临五大困境》文章认为,在中国的改革开放实践中,执政党保留着强势的执政资源,社会自主发育受到执政者的管控。久而久之,改革三十年后的中国,国家与社会之间,就形成这样一种特殊的“强国家—弱社会”关系结构。 萧功秦表示,“强国家—弱社会”体制,虽然在发展初期具有高效率整合社会资源的优势,但随着社会发展,劣势也同样越来越明显的表现出来。他强调中国模式有五大困境。 一是腐败困境。由于官僚腐败与相当一部分官员的反法制的自利行为,难以通过社会制约来纠正,在某些官员权力范围内,社会反弹往往被解释为不稳定因素来予以抑制。久而久之,治理腐败就发生许多问题。 萧功秦是这样解释“国富民穷”困境的,他认为:政府官员或机构与垄断性的利益集团相结合,利用政府强大的税收能力,从社会中汲取资源,而社会本身对国家财富集中缺乏足够的制衡能力。结果直接导致社会消费严重不足。经济拉动困难,影响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而另外三个困境还包括“两极分化困境”、“国有病困境”和“社会创新能力弱化”的困境。 萧功秦指出,当社会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引发群体性事件与社会冲突,强势国家可以用“花钱买稳定”的方式,来抑制矛盾。但矛盾只会不断积累,维稳成本会越来越高,社会矛盾会越积越多。。 史学家苏明教授指出,中国的民众生活在一个被全盘异化了的社会里,民怨和民愤是必然的结果。 苏明:“中国大陆社会的一个现实是,民怨民愤越来越尖锐,而且矛头都指向是共*D政权,共*D很清楚这个现实。于是,就把这些统统指责为是敌对势力。或者是颠覆国家政权,指责的理由,那就是散布对党的领导,对社会主义,对改革开放的不满,幷且由此造成了民众对党的领导的不信任情绪和悲观心理等等。” 萧功秦指出,久而久之,这些社会矛盾就会通过“积零为整”方式来个总发泄,而中国也将陷入“低频率高强度”爆发的危机与困境 萧功秦是湖南衡阳人,现为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上海交通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预测”专家。1998年受美国政府邀请为“国际访问者计划访问学者”。2004年4月为台湾政治大学国关中心访问学者。 MSN空间完美搬家到新浪博客!

阅读更多

五中全会首要问题是国富民穷

五中全会首要问题是国富民穷 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今起召开。本来,此次会议的核心是“十二五规划”。不过,由于前一段温家宝在国外重点谈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以及挪威某些人利用诺贝尔和平奖干涉中国内政,几件事情使得人们对本次五中全会产生诸多期望。 由于中国特殊的国情,这样一个中共内部会议被公众寄予了众多期待,主要有几个方面:一,启动政治体制改革。二,缩小贫富差距。三,调整经济结构。四,应对金融危机,防止二次探底…… 这些问题看上去过于空泛了。其实,诸多问题的实质是相通的,可以更清晰地表达为:如何尽快改变国富民穷的现状,是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面临的首要问题。 国富民穷,是政治体制改革、缩小贫富 …… ……

阅读更多

冉云飞:普遍的不安笼罩着中国

中国经济的畸形以及国富民穷的现实,在中国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官方意识形态的愚民宣传不愿意透露真相也就罢了,但一些所谓的“专家”却常常出来论证这种畸形经济和国富民穷的现象是如何地代表了最先进的生产力,真是撒谎完全不要遮羞布。但残酷的现实却不会照“专家”的“指引”前进,它会掴“专家们”无数个耳光,只不过是“专家们”身穿官方利益代言人的“海绵”,有格外厚颜无耻的抗打力罢了。 最近传媒爆出中国出现了第三次移民潮的新闻,认为当下发生的移民潮是中国历史上第三大移民潮——有论者认为1644年、19世纪中后期的移民为前两次比较大的移民潮——我承认此次移民潮的确比较大,但1949年主动和被迫的移民人数也是相当大的。如果1949年主动和被迫的大规模移民潮,其背景是国共内战的话,那么当下却发生在中国和平时期与经济“崛起”的背景下,这里面所体现的社会深层次问题就更加耐人寻味。6月10日,官方的《环球》杂志与新浪网联合进行调查,截至11日19时,7000余名受调查者中有移民意向的高达88.2%。与此同时,凤凰卫视主持人曾子墨披露,汇丰银行的一份调查显示,月收入在1.2万元以上或流动资产在50万元以上的中国内地富裕人群中,60%在未来十年有移民计划,移民目的国(或地区)前四位为:澳大利亚、新加坡、香港、加拿大。《远东经济评论》的记者Bertil Lintner最近在一篇名为《被中国人包围了?》的文章中说:西方国家的情报人员估计,从1978年开始,中国合法及非法移民将近200万人,每年移居到美国的人数约为3到4万人,移居到其它国家的人数总和也大约是这个数字。”这一切都表明中国移民浪潮的说法并非无中生有。 为什么被中共官方几十年来的“伟光正”宣传成“世外桃源”和“经济奇迹”的国家,有如此多的人逃离呢?即便我们忽略五、六十年代不少人艰辛地偷渡出国(当然有不少人倒毙在官方的枪口下)的事实,我们也不能对当下的社会精英、富裕阶层大量移民的现实视而不见。按理讲,他们在这个普遍不平等的国家,其收入与地位高于普通民众很多,却依旧挡不住他们要移民的决心,其因何在?一位温州亿万富翁移民的心路历程,有相当的典范性。即他不能忍受成天遵守潜规则,在官员面前低三下四的没有尊严的生活,同时对财产得不到切实的保护也深感不安。看看官方对中国首富黄光裕的匿名审判,你就知道有再多的钱,你的安全感也是没有保障的。之所以你目前看上去安全,那是因为收拾你的机缘还不到,并不表明你永远安全。在中国,任何人都不敢说自己绝对安全的大话,因此不妨说所有的人都处于普遍不安的状态之中。即便是位高权重、日进斗金的人,也不能说你的安全就一定有真正的保障,因为不安全感像病毒一样蔓延,而且是互相捆绑的。当你不遵守游戏规则,随时强拆霸占别人财产,随意破坏法律规则将公民关押起来的时候,你真正的安全感何在? 心理学家马斯洛把安全感当成人类需求的基石,哲学家霍布斯视安全感为人的第一需求,在在表明安全感于人之重要性。一无所有的人或许不把安全感放在第一位,但那些拥有自己固定财产和较高收入的人,就会把安全感放在相当重要的位置,这也是许多富裕的人和精英阶层大量移民的真正原因。我承认并且尊重他人的迁徙和移民自由,这完全是一种个人选择。但我们不可以忽略这批量移民的过程中,对于这个社会和国家没有安全感的普遍担忧。同时社会精英和富裕阶层的大量移民,带走了相当的财富和创造力,不仅具有极强的逃离示范作用,而且会使中国社会的发展停滞乃至凋蔽——这让人想起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费孝通研究地主大量转移到城市而使乡村凋蔽的社会学研究——最终会形成既没有社会和经济活力又没有安全感的恶性循环。一旦行成恶性循环,又无法在制度改良上进行创新解套,那么就会使不安全感和恐惧感大增,增加社会溃败的几率和成本。 富裕阶层和社会精英大量移民其实只是中国社会没有安全感的表征之一,其实政府强推的维稳、严打、唱红打黑乃至官员们狂热相信风水,何尝不是没有安全感的实际体现呢?官方的变态维稳思维就是通过高压和武力来保障其不当利益,那么严打和唱红打黑就会成为在变态维稳观念指导下的逻辑顺延。至于说官员相信风水,并通过巫术来诅咒自己的竞争者,不仅因为他们骨子里面没有信仰,也是对黑箱政治和官场暗箱操作等没有安全感的恐惧,因为谁也不知道自己哪一天会倒霉。著名艺术家艾未未在接受香港《苹果日报》7月4日的采访时说:“发生在中国的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就是整个体制在为这个体制中每一个错误在埋单。那么把所有人都卷进去,政府变得完全没有信誉,没有任何人对前途抱有希望。”没有任何人对前途抱有希望,其结果便是大家都以烂为烂,庸俗实用主义和犬儒主义甚嚣尘上,普遍的不安全感是完全的生活现实,而非生活在其中的人凭空臆想。 我早就说过,作为中国传统文化渊源的诸子百家之间固然有一定的差异,但他们都有一个致命的共同点:即对社会和国家的未来没有理性预期。对小国寡民、大同社会、三代社会、至德之世等理念的不懈称颂与向往,正好表明专制制度的人治通病,使得中国上古这些卓越的思想家的字典里,根本没有未来的位置。这就像一辆车只有后视镜,却没有前灯(大灯、夜灯),在相对安全的白天尚能应付,一旦到了多事之秋的夜晚,即可能掉进万劫不复的深渊。中国几千年来到如今的专制制度,制造和增加了人们的恐惧感和不安全感。在不安全的情况下,人们的理性意识愈加淡薄,人们的谈判和妥协精神愈加稀有,那么解决问题的办法,就只剩下了你死我活的争斗。在这样的氛围之下,怎么可能诞生真正的公民社会,富裕阶层和社会精英怎么不大批移民,一逃了之呢? 2010年7月4日于成都 © 日拱一卒,不期速成。非商业性转载,请全文转载并署作者名。商业性使用,请联系作者。欢迎访问我的独立微博客http://ranyunfei.shoutem.com和推特:http://twitter.com/ranyunfei

阅读更多
  • 1
  • 2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黄雪琴 王建兵

六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二十届三中全会公报预告进入“历史的垃圾时间”?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