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

张小砚 | 薄酒祭故人

半下昼,山中暴雨骤至,廊下激流澎湃,对岸青山濛濛,被大雨拍散了形,在雨幕中几乎化为乌有。独坐廊下饮酒,想起一位故人,也是因一场山中大雨结识,那时我二十来岁,他高龄九十,机缘巧合,结下忘年之交。 那年,我在一旧劳改农场游荡,听人讲故事。农场荒野中有许多孤独的小屋,是当年劳改人员刑满后搭建的小屋。一旦拥有稍许自由,便不约而同选择远离人群。这些相互不挨的房子零落于荒野之中,多数已经废弃。...

阅读更多

黎学文 | 被诅咒的李敖

李敖今天死了,消息传来,大陆社交媒体上大多是一片嘲讽诅咒之声。躺在沙发上刷手机的女友,突然发出惊呼:他终于死了!对女友的如此反应,我完全理解。李敖长期对女性的变态作为应该得到如此评价。...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