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员

极昼工作室|「暂停」的春天,深圳骑手睡在桥洞里

当天夜里9点多,他送完手上的外卖,回到租住的小区,黄色围挡已经立在门口,保安拦住了他。准确地说,只要准备好了核酸结果、绿色健康码、工作证明、14天行程卡等等材料,易强还是可以进入小区,但小区实行“只进不出”的封控原则。保安提醒他,“你进去了,明天就不能出来喽,你还要不要上班?”

阅读更多

【404文库】冻柜|昨夜,深圳骑手,无家可归

林哥本以为凭借这些“通关文牒”可保证他在疫情期间正常上工,但没想到它却在回家的村口时变成了“单程票”。同样,令我不解的是,深圳市多地区疫情防控指挥部发文指出,需要外卖骑手来送餐、送粮油米面肉菜来保障市民基本生活,但为何在今晚却让住在白石厦村的骑手“只准进、不准出”?莫非这些政策的制定者家里的菜都是亲自出门买的?

阅读更多

北青深一度 | 自焚的外卖骑手:12月跳槽,工资被扣5000元,多次讨要未果

1月11日上午10点左右,47岁的饿了么外卖员刘进站在他工作的江苏泰州一配送站门口,将汽油淋到了自己身上,引火自焚。他身后的配送站招牌上,蓝底白字写着“即时配送,美好生活”。

在同事眼里,刘进是个老实的中年男人,事发18天前,刘进发现自己的工资被扣了约5000元,他多次找过配送站站长,也试图和公司老板沟通。没人知道双方交流的具体内容,但显而易见的是,刘进没有要回自己的工资。最后,这位不爱说话的外卖员选择用极端方式去结束自己的生命。被送往医院后,刘进告诉刘萍,“我不想活了,我活够了,太累了。”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重温】解构新疆镇压

【404作者】陈亚亚

【文章总汇】北京疫情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海上指南针/流浪防区:上海疫情互助信息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