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宣

BBC|在美报登广告欢迎习近平的朱大平

北京市前宣传部官员朱大平 9月7日,美国《纽约时报》刊登了整版彩色广告,标题是《热烈欢迎习近平主席访问美国》,而广告商中国时代出版公司的创办人朱大平一下子成为了媒体关注的新闻人物。 BBC中文网记者在网上检索发现了有关朱大平的这样一份简历: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毕业,1993年—1999年在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工作。1999年创办北京社教文化信息中心,担任总经理。2008年2月,成立北京时代华语图书股份有限公司并担任董事长。...

阅读更多

【网络民议】大裤衩要翻墙 不怕走光吗?

央视春晚今年将首次在Twitter等境外网站直播: 在2月初举行的春晚海外推荐会上,中国广播电影电视节目交易中心总裁马润生介绍,今年的春晚将通过24家海外媒体机构以英语、印度语、阿拉伯语、葡萄牙语和德语等多种语言形式转播。央视还将制作历年春晚合集《中国春晚》,该合集将推向海外市场,在YouTube、GooglePlus和Twitter等社交网站上可以看到。 相关阅读: 【网络民议】“勿翻墙访问国外高危网站” 【网络民议】只许新华挖地道 不许百姓翻墙头...

阅读更多

泡泡|卿子衿:五毛「外宣」侵占外網輿論空間

2010年陸媒的一篇報道中引述上海外國語大學新聞傳播學院講師吳瑛的話說,「世界上話語權的分配很不平衡,80%的信息被西方媒體壟斷」,於是全球範圍內爭奪語話權變得「迫在眉睫」,「大外宣戰略」應運而生。它是中國當局意識形態與西方國家普世價值觀之間的一場大戰,不論是黨宣的海外大布局、遍布世界的幾百所孔子學院,還是如今侵染境外網站輿論空間的五毛大軍,都是「外宣戰略」的一部分。「外宣」在推特近日,有推特網友發現TL(時間線)上出現了很多ID中帶有「習大大」、「習總」、「中國夢」等相關詞條的賬號,註冊時間都是近期。推特用戶 @老楊 整理了以下名單。「外宣」在推特近日,有推特網友發現TL(時間線)上出現了很多ID中帶有「習大大」、「習總」、「中國夢」等相關詞條的賬號,註冊時間都是近期。瀏覽其發布的內容,均是歌頌習近平及其政策,以及習近平近期動態的相關內容;它們還會自動回復提及習近平名諱者,口吻與黨宣無二致,被稱為「機器五毛黨」。它們中一部分的特征是,用戶名和昵稱不對應,有些基本上看不出任何聯系,懷疑為早先用作對外網上的異議人士進行抹黑攻擊的五毛賬號所改名而來。評論認為,明顯是中國當局對外宣傳戰略的一部分,用海量代表中國當局意識形態的信息淹沒被曝光的負面信息和異議評論,「防止首長搜自己名字時結果頁面過於難看」。另,推特網友黃博士@hnjhj 認為,上述外宣賬號「還有一個重要的目的是令其成為垃圾信息源、被取消關註、並自我毀滅,從而使真正有價值的信息、社會動員無法擴散。」觀察顯示,這些外宣賬號彼此互相轉發,短時間內推高外宣帖熱度,進而觸發推特上自動抓取熱點的機器人帳號形成自動轉發,而銳推機器人被查詢信息不便的推友所廣泛關註,於是,上述外宣帖在推特時間線上形成了大量出現的效果。由於GFW的進一步升級,導致大陸用戶翻墻困難,推特等境外社交平臺上中文內容在急速減少,而上述外宣賬號明顯是利用特殊渠道獲得的翻墻機會,侵占境外社交平臺語話空間,同時對翻墻瀏覽被封鎖網站的國人進行「追蹤洗腦」。黨宣《環球時報》於本月28號發表了一篇題為《防火墻帶給中國互聯網哪些影響》的社評,文中提到了一個洗腦的「至高境界」:工信部官員說,「我們希望,中國屏蔽境外網站及網頁的動因能夠逐步減少,而不是越來越多。我們這樣說的原因,是希望中國社會對信息的承受力會變得越來越強。這是中國社會在全球化時代的健康之本。不能總讓中國的年輕人看不到什麽,而是要培養他們 看到了什麽也沒事的能力」。簡單說就是追求一種被洗腦至「麻木」的感覺——維護權益、追求民主、反抗極權、反駁「主流意識形態」等等一切變得不再重要,那麽對當局來說便形成了一種「從根源上」維穩的效果,此時搭配官方宣傳的「物質至上、有錢就有幸福」等價值觀,幻想「培養」出一代「穩定的根基」。上述外宣賬號或許還有一個預期目的:令翻墻變得「不再重要」。試想下,當用戶費盡心力終於翻越防火墻,自以為到達了自由之地,正準備盡情瀏覽發言直抒胸臆之時,卻發現,原來墻內外沒有太大區別:一樣的滿屏中國夢、遍地習大大,墻內外都有「學習粉絲團」,都一樣的「火爆」知名度,外媒中文網越來越多的傾向自我審查,「敏感信息」被擠壓到了墻角,遍尋不見,整體效果近乎墻內的悄悄傳播,那麽費力翻墻還有什麽價值呢?上述的環球時報社評中也有隱約透露此意:「由於有些被屏蔽網站和網頁在中國部分網民中很有影響,比如谷歌、臉譜、推特等是美國的主流網站,因此在國內外都有人把對它們的屏蔽看得很重。西方輿論一直把這件事當成中國沒有網絡自由的突出例證。然而對於沒興趣上這些被屏蔽網站的人來說,這個問題幾乎不存在……」利用大量機器五毛汙染時間線,是否存在「令大陸網民對境外社交平臺失去興趣」的預期呢?令人懷疑。對敏感人士的盯梢蔓延至外網近日,有不便透露姓名的敏感人士在接受傳喚中得知,國安正追蹤其在推特和FB上的發言,對其在外網上的社交圈也有做分析,以至牽連與其互相關註的活躍人士,卷入被詢問內容。或許這並不是新聞,監控一直存在,只是到目前為止,因在外網上發言而被傳喚甚至治罪的案例並不多見。本網曾有報道,認證信息顯示為「科技自媒體」的網友@闌夕 在微博上發布了兩張圖片:天津市政府采購單、泰安市人民政府采購單,對「境外信息采集模塊」的標註內容中就包括:推特、facebook、谷歌等被屏蔽的外網。當局無法直接刪除大陸異議人士在境外網站的言論,或封鎖賬號,一直以來是利用大批五毛舉報、跟帖罵仗等形式加以幹擾,以期形成淡化異議影響的目的。去年10月份,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官網在一篇新聞稿中譴責Facebook和Youtube刪帖不力,文中稱:「網民舉報,臉譜(Facebook)、優兔(Youtube)等境外網站傳播暴恐有害信息,發布恐怖組織‘東伊運’宣揚‘聖戰’的暴恐視頻。經舉報中心轉交後,兩家網站對有害信息的處置反應滯後、刪除率很低。舉報中心對臉譜(Facebook)、優兔(Youtube)等網站消極對待網民舉報暴恐信息予以譴責。」Facebook和Youtube都是從2009年開始封鎖至今的外網,新聞稿中沒有提到舉報的「網民」是通過何種方式訪問到Facebook和Youtube的。調動五毛侵染境外社交平臺評論區,發布代表當局觀點的言論,也是常用的幹擾方式之一。例如香港占中時段,Facebook賬號@澳門人澳門情澳門事 在聲援占中的相關帖子下面可見大批反占中言論,它們的發言都有較高數量的點贊,外觀形成貌似「支持率很高」的假象。另,敏感時段也是外網五毛大軍的行動時段,機器五毛通常以固定關鍵字觸發,該關鍵字多為敏感事件中當局的輿論導向。據推友@老楊 觀察,五毛機器人@moto77779 看起來是針對「支持香港警察」這個關鍵字觸發的,他最新的兩條推文是去年九月占中進行時轉發自2011年的舊推,只因其中含有「支持香港警察」關鍵字。不止社交平臺,一些被大陸封鎖的外媒中文網發布新聞或觀點文章時,如開設了評論區,則常見一些疑似五毛的留言。大赦國際(Amnesty International)組織秘書長Salil Shetty在2011年3月就有警告說:「像中國、伊朗這些國家正在投入相當可觀的資源建立親政府博客,以圖鞏固他們的權力」這些五毛的職能」不止是宣傳「政治正確」,更有配合當局監視異議人士的作用,「爆料」輔助追蹤、「舉報」觸發刪帖。五毛很容易識別,網上曾有一個「揭秘五毛和黨國常用伎倆”的系列文章,其中《關於黨國和五毛的宣傳邏輯》一文中分析指出:中共和五毛的宣傳邏輯伎倆包括模糊化、絕對化、 片面化、假、大、空、轉移、回避、隱瞞、強行類比、美化、拖延和強制等。為網民提供了有效的鑒別方法。「軟實力」就是輿論造勢?去年底,據官媒據新華視點報道,現任中宣部常務副部長雒樹剛被任命為文化部部長,成為繼陳政高之後,李克強內閣中第二名被調整進入的新閣員。此舉被視為當局加強對海外宣傳“中國軟實力”的部署。據悉,雒樹剛一直主張在文化領域進行改革,加強在國際上宣傳中國的大國形象和軟實力。其中“大國形象”是習近平倡議的「中國夢」以及「文化自信」的相關內容(四個自信包括「制度」、「理論」、「道路」和「文化自信」);另,在世界各地推行建立「孔子學院」,加強對外漢語教學和傳播文化影響,被定義為提升「軟實力」的舉措。今年一月,中共中央和國務院發布了「關於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意見」,文中提到把建設中國特色的新型智庫提升至「國家軟實力」的高度。該文件中定義,新型智庫只能超越傳統的官方研究所的功能,要「在國際舞臺上發出中國聲音」,還兼有「壯大主流輿論、凝聚社會共識」和「對外傳播能力和話語體系建設」等功能。大外宣系列戰術無疑被認為是具有輔助「軟實力」提升的功能。BBC中文網「大家談中國欄目」去年12月的一篇評論文章中寫到:「新的一輪輿論造勢興起了……2013年起,中共文官集團制定了新的一輪宣傳方案,用以應對中國迅猛發展的經濟所帶來的執政壓力,習近平政府無疑首肯了這一方案」。文中提到:2013年「艾推之會」上,一個說著一口流利英語的女士,以其標準的美國口音警示了在場的中國異議人士,並提出一個“中國3億新興中產階級不需要民主”的概念,「中共已經正式開啟了他們新的意識形態鬥爭」。更有趣的是,該文章下面的評論區中浮現出大批疑似五毛的跟帖,它們合力反駁文章中的觀點,且絕大多數以匿名形式出現。資料顯示,BBC中文網自2008年開始被大陸封鎖至今。

阅读更多

新浪微博|赵楚:夹头司马俏佳人

近日,出乎很多人意料,过去几年在网络上很活跃的新文革代表人物之一司马南又成了热点人物。事件缘起一篇号称发自北美洛杉矶的文章,该文称司马南疑似移民美国,在美国华人电视台ICN,国际卫视,作为节目主持人露...

阅读更多

东网|贝带劲:大外宣战略、审查和自我审查

“亲中媒体”是指新闻报道立场倾向中国政府的传媒,是台湾、香港、澳门或其它华人社区广泛使用的一个名词,有别于大陆传媒生态。其中不乏直接接受中国政府提供的资金的情况。它们大多较少对中国政府的政策及方向提出批评和异见、也较少报道中国的负面消息、较少报道中共内政及军事讯息。在对待“政治正确”的禁忌方面,如避称中华民国政府各级机关的正式称谓等,这类媒体则视主要用户地区,而在做法上各有其弹性:如在台湾的亲中共媒体,并不避称中华民国的国家元首为总统;但像香港文汇报,则会改用其他称呼,如改称“台湾领导”,或者刻意用引号括住,以表达这些媒体认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立场。用户可以从这类媒体的专业评论或独立契约工作者的个人活动及政治倾向属性中,了解到该媒体的政治立场倾向。 对于可能带给民众对北京政府负面观感的报道,则会尽量避免,如台湾亲中共媒体对于温州动车事件所采取的回避立场便是。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