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监控

南风窗 | 你家的创维电视正在监控你

最近,一款创维品牌的电视被曝,其涉嫌“私自采集用户数据”。根据爆料内容,创维电视的后台默认运行着“勾正数据服务”。对这项服务的分析发现,它每隔10分钟就会扫描一次家中所有联网设备,记录下设备的hostname、mac、ip等等信息。最后,信息被打包、传到一个叫gz-data.com的域名。

阅读更多

财经杂志 | 被算法监控的打工人:有人去洗手间超时3秒扣工资,上班买饭被扣误工费

每一个元件均有规定加工时长,系统会通过摄像头画面识别工人动作,若用时过长,将会体现在月末对这名工人的考核中,并扣除相应绩效。 文|《财经》记者 刘畅 编辑|朱弢 2020年12月中旬的上海,寒流初至。西北季风穿过街巷,催行人裹紧大衣。夜晚11点半,徐汇区漕宝路一家大型民营建筑工程公司门前,十余个行色匆匆的身影依次用工卡刷开门禁。 一行人分两部电梯上楼,方才还谈笑风生,此时却集体沉默。一个年轻人试图接续此前的“内部笑话”,却被同事用严厉目光制止。...

阅读更多

冰点周刊 | 不是刺儿头,是普通人守护普通权利

作者: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杨海 编辑:秦珍子 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时代奔涌向前,人们的生活方式也随之快速迭代。10年前智能手机刚刚普及时,流行的说法是“掌上生活”,诸如“掌上银行”“掌上营业厅”的应用几乎成为每个人的“装机必备”。...

阅读更多

BBC | 逃离“老大哥”:中国艺术家如何躲避北京的监控摄像头

35岁的邓玉峰为这个项目已准备近半年。几个月来,他多次往返于这条街道,用尺仔细测量道路长宽,记录路边摄像头的品牌和参数,并绘制出这些摄像头的分布和范围示意图。上月,他从网上招募了第一批志愿者,进行了一场实验。

他想看看这些人能否成功地“消失”在这段长约1.1公里的道路上。

但作为世界上监控摄像头最密集的地区之一,在北京躲避监控摄像头,邓玉峰发现困难重重。即便这些志愿者最终耗费两个多小时才走完1000多米,邓玉峰表示最多只能做到不被摄像头捕捉到面部数据,要想从监控视野中完全消失“几乎不可能”。

幸福大街只是监控摄像头在中国快速增长的缩影。2018年,中国有约2亿个监控摄像头,而这个数字在2021年预计将达到5.6亿,即约每2.4个公民对应一个摄像头。仅中国的摄像头就将占到全世界的一半。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404档案馆】杀人犯欧金中,为什么那么多人希望他活着?

【404档案馆】酷吏被抓了,但不许擅自拍手称快

解构新疆镇压:中共党国如何治疆?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音乐团体:北京酷儿合唱团

微信公众号:新华二代在德国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