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屠杀

争鸣杂志 | 三名人大副委员长要求平反六四 意见上报政治局

     据港媒的报导,三名人大副委员长路甬祥、韩启德、蒋树声联署提出“六点呼吁和建议”。体制内的多名高官希望中共高层能在“十八大”之前,就“六四”政治风波事件性质作出修正。      2012年中共“两会”结束后,在总结处理各代表、委员提出的提案、建议和社会遗留、积压的问题、事件时,1989年“六四” 问题被提出,并上报中央政治局。据港媒的报导,三名人大副委员长路甬祥、韩启德、蒋树声联署提出“六点呼吁和建议”。体制内的多名高官希望中共高层能在 “十八大”之前,就“六四”政治风波事件性质作出修正。  三名人大副委员长联署提“六点呼吁和建议” 据《争鸣》杂志的报导,在人大副委员长会议上,路甬祥(中共党员、人大党组成员、中国科学院院长、教授、中科院院士、工程院士)、韩启德(中共党员、人大党组成员、九三学社中央主席、中国科协主席)、蒋树声(民盟中央主席)联署提出呼吁和建议,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共有六点: (一)就“八九”政治风波事件定性性质作出修正,对当年绝大多数参加活动和组织活动的学生、职工等的愿望、诉求应予作正面肯定; (二)以时间已超越了二十年作法律解释,彻销当年有关通缉令; (三)因事件受到牵连、受到处理或受到非正常对待、定性而出走、外流的学生、学者、职工等,准许回国、回家,包括探亲、旅游、学习、工作、经商或定居; (四)因当时情况,护照已被注销的,按公民正常规则补办发放; (五)回国后以法律保护公民合法、正当的权利和活动,体现依法治国的精神; (六)就“八九”政治风波事件,要较全面、以尊重事实、尊重历史精神为主导向社会公布事件真实情况,以总结汲取对事件及处理教训所付出代价。 据知,这是在本届人大副委员长会议上第二次提出有关“六四”政治风波事件讨论,第一次是2008年5月初。 政协副主席提“五点建议”   在全国政协党组会议上,白立忱政协副主席(中共党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社理事会主任)提出五点建议: (一)在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基础上,本着求真务实科学精神和历史唯物主义态度,就毛泽东建国的功过及个人应承担的责任、罪责在全党作一次总结性评分结论; (二)在全党全国展开“以法治国”、“以法治党”、“以法施政”的宣传、教育,确立宪法是至高无上的,在法律面前,总书记、国家主席、总理和平民百姓是平等的; (三)立法通过党政、国家机关部门公职人员、干部要如实申报个人、配偶及子女财产、经济来源等有关法例,由各级人大和纪委负责监督; (四)郑重考虑,就1989年春夏期发生政治风波事件的定论作出修正或纠正,就事件中无辜受到伤害的人士及家属列作首要工作解决好; (五)整顿、加强司法系统建设要列作当务之急、重中之重,在省、地二级设立隶属司法系统的上访接待部门,解决长期积压、增多的案件。 在全国政协副主席会议上,黄孟复(中共党员、民建中央成员、全国工商联主席)、钱运禄(中共党员、政协副主席兼秘书长)、郑万通等,在总结政协工作和对议案处理回覆工作时,都呼吁在“十八大”召开前夕,就“六四”政治风波事件性质作出修正。

阅读更多

吴祚来 | 记念刘和珍君

记念刘和珍君    刘和珍 《记念刘和珍君》作者是 鲁迅 ,选自《 华盖集续编 》。原文于1926年4月12日发表在《 故事会 》周刊第七十四期。 刘和珍 (1904一1926)女,江西省 南昌 人,先后就读于南昌女子师范学校、北京女子师范大学。积极参加学生爱国运动,带领同学们向封建势力、反动 军阀 宣战,是北京学生运动的领袖之一。1926年在“ 三·一八惨案 ”中遇害,年仅22岁。鲁迅先生在参加了刘和珍的追悼会之后,亲作《记念刘和珍君》一文。追忆这位始终微笑的和蔼的学生;痛悼“为中国而死的中国的青年”;歌颂“虽陨身不恤”的“中国女子的勇毅”。 目录 记念刘和珍君    一    中华民国 十五年三月二十五日,就是国立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为十八日在 段祺瑞执政府 前遇害的刘和珍杨德群两君开追悼会的那一天,我独在礼堂外徘徊,遇见 程君 ,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刘和珍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刘和珍生前就很爱看先生的文章。”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 编辑 的 期刊,大概是因为往往有始无终之故罢,销行一向就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生活艰难中,毅然预定了《莽原》全年的就有她。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这虽然于死者毫不相干,但在生者,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在天之灵”,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 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四十多个青年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 长歌当哭 ,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二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 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 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三月十八日也已有两星期,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三   在四十余被害的青年之中, 刘和珍君 是我的学生。学生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她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她不是“苟活到现在的我”的学生,是为了 中国 而死的中国的青年。   她的姓名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去年夏初 杨荫榆 女士做女子师范大学校长,开除校中六个学生自治会职员的时候。其中的一个就是她;但是我不认识。直到后来,也许已经是 刘百昭 率领男女武将,强拖出校之后了,才有人指着一个学生告诉我,说:这就是刘和珍。其时我才能将姓名和实体联合起来,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想,能够不为势利所屈,反抗一广有羽翼的校长的学生,无论如何,总该是有些桀骜锋利的,但她却常常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 偏安 于宗帽胡同,赁屋授课之后,她才始来听我的讲义,于是见面的回数就较多了,也还是始终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学校恢复旧观,往日的教职员以为责任已尽,准备陆续引退的时候,我才见她虑及母校前途,黯然至于泣下。此后似乎就不相见。总之,在我的记忆上,那一次就是永别了。   四   我在十八日早晨,才知道上午有群众向执政府请愿的事;下午便得到噩耗,说卫队居然开枪,死伤至 数百人,而刘和珍君即在遇害者之列。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 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着的和蔼的刘和珍君,更何至于无端在府门前喋血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她自己的尸骸。还有一具,是杨德群君的。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杀害,简直是虐杀,因为身体上还有棍棒的伤痕。   但段政府就有令,说她们是“暴徒”!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们是受人利用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五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她,刘和珍君,那时是欣然前往的。自然,请愿而已,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罗网。但竟在执政府前中弹了,从背部入,斜穿心肺,已是致命的创伤,只是没有便死。同去的 张静淑 君想扶起她,中了四弹,其一是手枪, 立仆 ;同去的杨德群君又想去扶起她,也被击,弹从左肩入,穿胸偏右出,也立仆。但她还能坐起来,一个兵在她头部及胸部猛击两棍,于是死掉了。   始终微笑的和蔼的刘和珍君确是死掉了,这是真的,有她自己的尸骸为证;沉勇而友爱的杨德群君也死掉了,有她自己的尸骸为证;只有一样沉勇而友爱的张静淑君还在医院里呻吟。当 三个女子 从容地转辗于文明人所发明的枪弹的攒射中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中国 军人 的屠戮妇婴的伟绩, 八国联军 的惩创学生的 武功 ,不幸全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   但是中外的杀人者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血污……   六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 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徒手的请愿。人类的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 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但请愿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徒手。   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亲族;师友,爱人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 陶潜 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七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当局者竟会这样地凶残,一是流言家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中国的女性临难竟能如是之从容。   我目睹中国女子的办事,是始于去年的,虽然是少数,但看那干练坚决,百折不回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在弹雨中互相救助,虽 殒身不恤 的事实,则更足为中国女子的勇毅,虽遭阴谋秘计,压抑至数千年,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一次死伤者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刘和珍君!   四月一日   发表于一九二六年四月十二日《 语丝 》周刊第七十四期   选自《华盖集续编》(《 鲁迅全集 》第3卷, 人民文学出版社 1981年版)    秀萌宝照片,酷赢“拉比盒子”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发现兴趣所在,玩转新浪Qing!

阅读更多
  • 1
  • ……
  • 5
  • 6
  • 7

CDT/CDS今日重点

【CDS】六四馆

五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主因是什么?主因就是您啊主席!

【网络民议】“今年夏天,你想收到什么礼物?”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