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

朝鲜日报 | 中国诗人北岛流亡22年获邀回国

▲诗人北岛 中国“异见诗人”北岛应中国地方政府的邀请回国。北岛因涉嫌在1989年中国天安门事件时支持大学生民主化示威,在海外流亡20多年。 香港《苹果日报》8日报道说:“北岛将以嘉宾身份出席青海省政府举行的国际诗歌节。” 中国政府一直禁止北岛回国。2001年北岛为参加父亲的葬礼曾短暂回到北京,但受到中国政府的严密监视,并在葬礼结束后被驱逐出境。《苹果日报》报道说,他此次回国是由中共中央候补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向中共政治局作担保。 ◆由中共中央候补委员作保回国 据悉,北岛在前往青海省前,在故乡北京参观了在798艺术区举行的诗人欧阳江河的书法展。欧阳江河6日在微博上写道:“北岛参加了书法展。”北岛的妻子甘琦回应香港媒体说:“是朋友担保,北岛希望低调,不愿成为新闻人物。” 北岛出生于北京,原名赵振开,是中国文坛最具影响力的诗人之一。由于长期流亡海外,被称为“中国的索尔仁尼琴”。文革时他曾参加红卫兵,高中毕业后被安排到建筑公司工作,做了11年的电工。 北岛从上世纪70年代初开始写诗。1978年,他与其他诗人创办了诗刊《今天》,积极投身于要求释放政治犯的人权运动。他拒绝社会主义宣传文学,主要写抒情诗,以批判黑暗现实的豪放文笔,对中国知识分子社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力。 天安门事件改变了他的命运。当时在海外的北岛在支持大学生示威的宣言上签了名。他的代表作《回答》被挂在示威者聚集的天安门广场。因为这件事,他被视为煽动学生示威的反体制人士,被禁止入境。 ◆中国与天安门事件和解?   此后,北岛先后在荷兰、瑞典等欧洲6个国家流亡,上世纪90年代中期在美国定居,并在密歇根州大学和纽约州立大学担任教授。2007年起他在香港中文大学担任人文学科讲座教授。北岛在美国和欧洲多次获得文学奖,1993年后还多次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去年,他曾以韩国昌原市举办的首届昌原KC国际诗文学奖获奖者身份访问过韩国。   随着他被准许回国,中国国内传出中国政府是不是要与天安门事件“和解”的声音。由天安门事件中遇难的大学生遗属组成的“天安门母亲会”5月曾表示:“中国公安局在今年年初与遇难者遗属接触,暗示将进行补偿。”据悉,当时被判重刑已至今服刑20多年的示威者近来陆续被释放。   海外华侨网络媒体多维网5日报道说:“北京市民朱更生服完22年刑期于今年4月出狱,天安门事件时,他和学生们阻止坦克驶入天安门广场,因此被以反革命纵火罪判处死刑缓期执行。”报道还说:“当时参加示威的大多数人出狱后生活无着落。” 朝鲜日报中文网 chn.chosun.com 本文内容归朝鲜日报和朝鲜日报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摘编

阅读更多

不容亵渎六四亡灵,不容损害六四难属的人格尊严

摘要: “我们始终坚信:凡是发生在“六 四”事件中的一切,都刻印在人们的心里。中国人,尤其是北京人,无法忘怀“六四”,无法忘怀“六四”中那些被中国军队枪杀、碾死的男男女女。“六四”惨案 不会被遗忘,尽管它在国人中“被淡化”、“被屏蔽”,但它在人们心里依然存在着,永远永远地存在着。它已融入了不可磨灭的歷史。” 天安门母亲: 不容亵渎”六四”亡灵,不容损害”六四”难属的人格尊严 ——”六四”惨案二十二周年祭 (首发于 参与网2011年5月31日 ) 今年正当北非、中东民众争取民主、自由、人权的斗争如火如荼之际,迎来了北京天安门民主运动22周年纪念日。我们作为这场运动的死难者亲属,回顾当年那旷世劫难的惨烈后果,至今历历在目,不忍其痛。 我们始终坚信:凡是发生在“六 四”事件中的一切,都刻印在人们的心里。中国人,尤其是北京人,无法忘怀“六四”,无法忘怀“六四”中那些被中国军队枪杀、碾死的男男女女。“六四”惨案 不会被遗忘,尽管它在国人中“被淡化”、“被屏蔽”,但它在人们心里依然存在着,永远永远地存在着。它已融入了不可磨灭的歷史。 回想起1989年6月3日那个可怕的夜晚,中国军队在夜幕的掩护下,以坦克和装甲车开路,从东西南北各个方向开赴天安门广场,沿途一路扫射、追杀,所经之处,学生和市民死伤惨重。当示威学生于4日凌晨列队和平撤离天安门广场时,军队又开动坦克从身后追赶、碾压,致使十多名学生当场丧生或碾成重伤。直至6月6日,政府仍未停止军事行动,这一天仅在复兴门外大街一带就被打死三人、打伤三人,受伤者年龄最小的仅13岁。整个北京城,在刹那间,天,坍塌了;地,下陷了。到处是哀嚎,到处是抽泣。一张张年轻的面孔,一个个英俊的身躯,顷刻间化为尘土,从他(她)们生活过的这片土地上消失了。 到目前为止,我们用了整整二十二年时间,记录下了203位“六四”死难者,还有很多很多没有找到,或者尚不知道他们家属的信息。 在我们已知的203位死难者中,有一些是在抗议军队实施暴行时被活活打死的;有一些是在抢救伤员和搬运死者尸体时被击中倒地的;有一些是在居民区的胡同或街巷里被戒严部队追杀的;有一些是在居民楼的家中被戒严部队的乱枪杀死的;有一些是在现场拍摄照片时被射杀的……。经我们反复查证、核实,在目前已找到的死难者之中,无一人有任何暴力行为,他们均属于那场运动的和平示威者和和平居民。 这些死难者大部分有名有姓,有性别,有年龄,有工作单位,有职业;其中凡学生者都有家庭所在地,有所在学校、年级。他们死得惨烈,死得悲壮!每每想起他们,不禁黯然神伤。 让我们——你们未亡的父母、你们的丈夫和妻子、你们的兄弟姐妹、你们的儿子和女儿,为你们哭泣、哀悼吧!让今天的一些中年人尤其是年轻人为你们默哀、致敬吧! 古语云:“天作孽,不可违;人作孽,不可逭”。“六四”血案,决不是随意行为,而是有事件的最高决策者,有事件的直接执行者。现在,他们有的死了,有的还没有死。他们作下的孽,不能逃避法律的追究。作为这笔旷古巨债的债权人,我们谁都明白“欠债要还,天经地义”这条不移的铁律。 二 十多年来,我们为了死者受损害的名誉,为了安抚他们至今未能安息的灵魂,进行了坚持不懈的艰难抗争。在以往的岁月里,我们曾多次致函人大常委会,要求对死 者在“六四”事件中被无辜杀害做出认真负责的交代。我们还特促请人大常委会改变漠视民意、对难属们的呼声置若罔闻的态度和做法,就“六四”事件受难者的问 题同受难亲属进行直接的、有诚意的对话。但是,我们的要求始终没有得到答复。 可是,今年2月下旬“两代会”召开的前夕,竟然由北京市某区公安部门出面,找到居住在该区的“天安门母亲”群体中的某户难属,进行所谓的私下沟通,交换意见。紧接着4月初他们又找该户难属谈了一次。来人不谈“公布真相”、不谈“司法追究”,不谈就每一位死者做出“个案交代”,只单单提出给多少钱的问题, 而且强调这只对个人不对群体。 我们天安门母亲群体十六年来一再提出与政府对话的诉求,政府当局始终不予理睬。今年终于打破了沉默。这是值得欢迎的第一次。然而,这份迟到的回音究竟意味着什么呢?如果仅仅想用钱来了结“六四”,而且只想通过私下来了结,那么,这样做究竟能产生出什么样的结果呢? 我们从1995年就开始提出了解决“六四”问题的“真相、赔偿、问责”三项要求;到了2006年,我们又根据当时的形势,做出一项补充决议,这就是:公正解决“六四”问题需要有一个过程,我们可以采取先易后难的原则,对一些存在重大分歧,一时无法取得共识的问题——比如对“六四”事件的定性——可 以暂时搁置争议,首先解决一些涉及受害人基本权利和切身利益的问题。这些问题包括撤销对“六四”受难者和受难亲属的监控和人身限制;允许死难亲属在不受干 扰的情况下公开悼念自己的亲人;政府有关部门对一些生活困难的受害人实施纯粹人道性质的救助……等等六个问题。这个补充决议不是没有原则底线的。其底线就 是:不容亵渎“六四”亡灵,不容损害“六四”难属的人格尊严。今天我们在这里再次重申:所有事情都可以商量,唯有这两条没商量。 我们要求与政府对话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凡 事总是开头难。为体现政府方面的诚意,它应该派出或委托负责任的相关部门来谈,而不是指派平日里监控、跟踪我们的公安、国保来谈,这样做“名不正、言不 顺”,徒费心力。为体现对话的广泛性,我们希望不是个别交谈,而是政府多找一些难属来谈,不是一个,不是二个,而是三个、四个甚至与难属组成的对话团来 谈。我们希望不是私下沟通,而是公开对话,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地谈,有什么问题都放在桌面上,不掩盖事实,不掩饰分歧,力求对死者负责,对历史负责。我们 并不幻想“六四”问题的解决一步到位,要谈,就踏踏实实地谈,谈一项,落实一项,最终达成一个一致或基本一致的结论。 今 年年初以来,中东、北非很多国家爆发了争取自由、民主的示威抗议,中国政府把这些风起云涌的抗议活动统统说成是“动乱”,绝口不提要求“自由”、“民 主”。为什么?这是出于恐惧。他们惧怕中东、北非的事态蔓延到中国大陆,担心在国内勾起类似“六四”这样的事件。由此,他们收紧了对于民间社会的控制、镇 压,以致中国的人权状况严重倒退;尤其是今年2月以来,更倒退到“六四”以来最糟糕的状态。中国出现了“六四”以来最强硬的时期,全国上下变得鸦雀无声。正是在这种严峻的背景下,偏偏出现了公安部门与个别“六四”难属的私下沟通、对话,这岂不是一桩咄咄怪事!   签名者: 丁子霖 张先玲 周淑庄 李雪文 徐 珏 尹 敏 杜东旭 宋秀玲 于 清 郭丽英 蒋培坤 王范地 袁可志 赵廷杰 吴定富 钱普泰 孙承康 尤维洁 黄金平 贺田凤 孟淑英 袁淑敏 刘梅花 谢京花 马雪琴 邝瑞荣 张艳秋 张树森 杨大榕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孙 宁 王文华 金贞玉 要福荣 孟淑珍 田淑玲 邵秋风 王桂荣 谭汉凤 孙恒尧 陈 梅 周 燕 李桂英 徐宝艳 狄孟奇 杨银山 管卫东 高 婕 索秀女 刘淑琴 王培靖 王双兰 张振霞 祝枝弟 刘天媛 潘木治 黄定英 何瑞田 程淑珍 轧伟林 郝义传 萧昌宜 任金宝 田维炎 杨志玉 齐国香 李显远 张彩凤 王玉芹 韩淑香 曹长先 方 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熊 辉 韩国刚 石 峰 庞梅清 黄 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陆玉宝 陆马生 齐志英 方桂珍 肖书兰 葛桂荣 郑秀村 王惠蓉 邢承礼 桂德兰 王运启 黄雪芬 王 琳 刘 乾 朱镜蓉 金亚喜 周国林 杨子明 王争强 吴立虹 宁书平 郭达显 曹云兰 隋立松 王广明 冯淑兰 穆怀兰 付媛媛 孙淑芳 刘建兰 王 连 李春山 蒋艳琴 何凤亭 谭淑琴 肖宗友 乔秀兰 张桂荣 雷 勇(共127人) 根据难友们的提议,决定把历年来签名者中已故难友的名单附录如下,以尊重死者遗愿: 吴学汉 苏冰娴 姚瑞生 杨世鈺 袁长录 周淑珍 王国先 包玉田 林景培 寇玉生 孟金秀 张俊生 吴守琴 周治刚 孙秀芝 罗 让 严光汉 李贞英 邝涤清 段宏炳 刘春林 张耀祖 李淑娟(共23人) 2011.5.31 于北京

阅读更多

天安门母亲:政府暗示进行补偿

中国的受害者权益组织–天安门母亲说,中国当局首次提出向六四天安门事件的死者家属提供经济补偿的可能性。天安门母亲星期二发出公开信,表示经过16年向政府提出诉求后,“沉默终于被打破”。这封在六四镇压周年纪念日之前公开的信件称,当局今年先后两次向一个死者家庭寻问,什么样的补偿算是适当的。          不过,天安门母亲表示,当局仍然没有对另外两个主要诉求做出回应,即对开枪做出正式道歉,以及公开说明谁应该对开枪负责。1989年,中国军队使用真枪实弹和坦克进入天安门广场,镇压持续了六个星期的民主示威。估计死亡人数在数百人到数千人之间。天安门母亲今年的公开信说,该组织已经确认了203个死者,但是还有很多死者尚未确认。

阅读更多

要闻解说: 丁子霖:六٠四问题不是车祸,不能个别解决

六四二十二周年临近之际,六四难属群体―天安门母亲5月31日发表公开信,悼念亡灵的同时,披露:自今年二月以来,北京公安部门首次与某位难属接触,私下沟通。但既不谈“公布真相”,也不谈“司法追究”,只询问要给多少钱。天安门母亲团体在公开信里,对政府当局22年来首次打破沉默表示欢迎,但是认为不能接受目前这种个别接触、私下了结的做法。天安门母亲团体发起人、前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副教授丁子霖通过电话向我们阐述了难属团体协商之后达成的立场。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平反六四议案再入香港立法会辩论

平反六四议案再入香港立法会辩论 记者: 黎堡 | 香港  2011年 5月 18日 图片来源: 美国之音黎堡 香港支联会立法会外呼吁支持议案 在六四事件二十二周年来临之际,香港民主派议员再次在立法会提出平反八九民运的议案。发起议案的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和支持者表示,由于估计会遭到亲北京议员的抵制,他们完全不指望议案会获得通过,仍然提出议案是为了展示香港民众要求平反六四的决心。 在多位民主派议员的支持下,香港支联会主席兼立法会议员李卓人在星期三立法会例行大会上提出了“毋忘六四事件,平反八九民运”的议案。 *民主派辩论前预计议案不会获得通过* 在立法会展开辩论前,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等人带领几十名民运人士来到立法会门外对议案表达支持。 他们手举标语牌,捧着天安门母亲献给遇难亲人的红白两色玫瑰,高呼平反六四的口号,希望唤起人们的良知和对公义的追求。 蔡耀昌说,立法会中亲北京的建制派议员预计会跟往年一样抵制这次辩论,并投下反对票,但是提出这项议案仍然是有意义的。 蔡耀昌说:“今天,立法会中每个党派、每个议员的表态,他们说的话,都会是历史的记录。所以支联会会继续在立法会中每年不间断地去提出平反六四的议案。” *支联会:提出议案是对坚持平反六四的承诺* 李卓人议员完全不指望得到建制派议员的支持。他说,每年仍然会提出平反六四议案其实是民主派人士向香港民众做出的一种表态和承诺。 李卓人说:“他们这些建制派的议员,他们都是跟着党走,跟着政权走,而不是凭良心去讲话,所以我们对他们没有期望。但是我们觉得这是一个重要平台向香港市民讲我们的立场,也呼吁香港市民去参加纪念六四的活动。” *建制派抵制辩论再投反对票* 在以往的辩论中,发言的绝大多数议员都是支持议案的民主派人士,而绝大多数亲北京的议员在辩论时离开了议事厅,但在投票时又纷纷回到议事厅,以便对议案投下反对票。 参与过辩论的建制派议员、自由党主席刘健仪曾敦促各党派在政治上存异求同,看好中国的未来,但表示在投票时自由党会弃权。 支联会表示对投票结果不感到灰心,并准备在接下来的两周内继续展开各种活动纪念六四事件二十二周年,包括六月四日当晚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悼念民运死难者的烛光集会。 电邮此文   打印此页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12) 2011年 5月 18日 保卫六四 (中国) 李傲/AAA畜生,你们要是胆敢再次恶毒诬蔑六四英烈,你们全家将不得好死,你们本人将得癌症下地狱。 2011年 5月 18日 幹嘛平反? (華民國) 要中共政府平反? 為啥??他們代表誰? 中國人民若非被蒙蔽欺騙者,早已幫民運人士定了位 !! 何須共黨頭頭們認同?沒有八九民運, 不會有老鄧九二南巡講話! 不會有其後的大幅大步開放 ! 不會有今天更多中國人的自覺反共!! 2011年 5月 18日 警察 (中国) 世界几个一党专政独裁专制的法西斯当局,中共,缅甸 2011年 5月 18日 打共 (中国) 六四万岁。。。打倒共D。。。 2011年 5月 18日 法西斯 (中国) 中共法西斯的罪证,屠杀有罪,血债要用血来还,为六四死难者报仇,世界法庭应该以反人类罪来公审中共。 2011年 5月 18日 法西斯 (中国) 中共法西斯的罪证,屠杀有罪,血债要用血来还,为六四死难者报仇,世界法庭应该以反人类罪来公审中共。 2011年 5月 18日 观测者 平反是必须的,但先决条件是中共下台 2011年 5月 18日 神话 坚决支持李卓人! 2011年 5月 18日 台湾如果被中共吞并,几十年来奋斗所得的民主自由将被剥夺殆尽,香港就是前车之鉴。 2011年 5月 18日 台湾如果被中共吞并,几十年来奋斗所得的民主自由将被剥夺殆尽,香港就是前车之鉴。 2011年 5月 18日 台湾如果被中共吞并,几十年来奋斗所得的民主自由将被剥夺殆尽,香港就是前车之鉴。 2011年 5月 18日 李傲 (中華人民共和囯台湾特別行政區) 樓上的妳是拉登吗?还是活在兩百多年前法囯大革命后的时代?港立法会辩论六四,那人代会是否要辩论六七香港抗暴?六四最可憐可敬的是那群牺牲的熱血青年,最可惡的是那群貪生怕死逃往囯外的人! 提交评论 * 必须填写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