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业率

纽约时报|经济衰退,中国工人在绝望中寻找希望

在中国东北部最大的城市之一沈阳,42岁的张宇增过去两年来几乎每天早上都要到鲁园劳务市场,展示他的工作技能,寻找工作机会。就在不久前,他的前景还是不错的:刷墙或修马桶的工钱,一天下来曾经达到50美元甚至更多。然而随着经济放缓,东北的一些地区陷入衰退,沈阳的临时工机会日渐稀少。餐馆在裁人,建筑公司发不出工钱。所剩的那几个职位,日薪也降到了30美元以下。鲁园市场的每一天是在些许希冀中开始的,数以百计的工人天还没亮就聚集在南运河边,抽烟磕瓜子,讲笑话。这里面有厨师,曾经以制作丰盛的自助餐著称,如今要饿着肚子度过长夜;有白天给人整理衣橱,晚上睡在1.5美元一晚的肮脏房间里的保姆。工人们举着牌子,摆出他们的工具,一见到有车停下来就涌上去。到了午后时分,环卫工人把地上的塑料包装纸清扫干净,建筑工地的面包车也都走了,工人们陆续开始回家。有的在街上游荡着,显得绝望而沮丧。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中国官方失业率数字有多可靠?

经济学家认为,计算中国的失业率困难重重,比如劳动力的流动性非常强以及非正式行业规模非常大。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报告中说,中国农民工的流向对了解中国就业市场状况非常重要。据估计,2013年,中国的农民工达到2.7亿人。报告说,”农民工的流动与GDP增长关系紧密,比官方失业率更能反映就业市场短期的状况。”

上海财经大学冯帅章教授认为,官方有关失业率的数字主要是从内部调查报告和统计得出的结论,中国统计局几年前进行了就业市场调研,但没有公布包括失业率在内的数据。

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的分析员斯蒂芬表示,中国的地方政府和研究者使用另外的方法计算失业率,他们得出的结果远远高于4%。

不过,这些数据并没有公之于众,因为中国政府对失业率的话题非常敏感,担心这会影响社会稳定,威胁共产党的权力。

阅读更多

纽约时报 | 中国经济放缓 突显就业不平衡

 香港——王君平曾在河北老家当过农民,也在内蒙古干过矿工。但在最近的一个下午,49岁的他穿着体面的西装,在一个职业介绍所等待上课,他将学习如何使用扫帚和拖把来清洁北京庞大的地铁系统。去年,高中毕业的王君平在工资减半后辞去了矿场的工作。不过,因为工资实在太低——月薪大约为320美元(约合2000元人民币)——他决定不当清洁工。 Gilles Sabri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北京房地产机构的销售人员集合在门外听老板讲话。 Gilles Sabri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数年来,中国农业领域的工作一直在减少,这是城市化和中国持续进行的经济转型的结果。 相关文章 在社会与职场四处碰壁的中国女性 大学生就业成中国新领导人挑战 中国经济增速降至7%,六年来最低 中国经济“新常态”改变投资格局 习近平称无需担忧中国经济减速 “北京是首都,是文化和政治交流的窗口,”王君平说。“我以为找工作会很容易。但其实没那么容易。”中国的就业市场存在技能与需求不匹配的现象。数年来,由于城市化和中国持续的经济改革,农业领域的工作一直在减少。此外,中国庞大的制造业也表现出了新的压力迹象,有些企业在债务增加和产能极度过剩的情况下苦苦挣扎。包括物流、零售、信息技术和环境卫生等行业在内的中国服务业正在蓬勃发展,推动了整个经济体中就业机会的创造。目前共有大约3亿人在中国的服务领域工作,在世界上最大的劳动力大军中占将近40%。但是,工人适应这种转变并不容易。目前,随着外来务工人员数量的增速变缓,像王君平这种没有技能或技能不足的人可以更挑剔一些。与此同时,大学入学人数的飙升意味着应届毕业生往往难以找到他们所期望的高薪白领工作。就业市场及其供需失衡现象给决策者带来了严峻考验。十年多来,中国的城市劳动力人口大量增加,收入呈两位数增长,与这些年飞速的经济增长相匹配或超过了经济增长率。如今,中国经济的增长势头正在减弱。第一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7%,这是自2009年初以来经济增速最慢的一个季度。旧金山铭基亚洲(Matthews Asia)的投资策略师安迪·罗思曼(Andy Rothman)表示,“我们处在一个奇怪的位置,共产党领导层似乎满不介意经济中的方方面面,包括每年的GDP增长率和工资增长率,都将以越来越慢的速度增长。”北京的领导层曾反复表示,只要就业市场形势稳定,增长放缓是可以接受的。尽管最近几个月,中国采取了一些扶持经济的措施——两次降息、两次放松银行借贷限制——一些分析人士称,仍然稳定的就业市场是政府还没有采取更加激进的措施的原因。“其实,为了维护稳定氛围,中国只采取了最基本的必要举措,”中国褐皮书国际公司(China Beige Book International)总裁勒兰德·米勒(Leland Miller)说。该公司对全国各地的数千家企业进行了调查。“这与日本或欧洲大刀阔斧的情况正好相反。”最近,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试图淡化GDP增长目标的重要性,表示他更愿意关注经济是否在以创造新就业机会的方式增长。目前为止,它似乎是在这样做着。去年,中国城镇新增就业岗位1320万个,超出了李克强所设定的1000万的官方目标。不过,李克强的就业目标是个总数,并不包括被淘汰的工作岗位。更重要的是,收入的增长势头正在放缓,从两位数下降到了去年的8%左右。随之而来的任何消费支出的减少,都将对服务业继续创造就业机会的能力造成直接影响。北京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中国经济部门的负责人尤尔根·F·康拉德(Jurgen F.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刘强东涉嫌性侵案

【CDT月度视频】九月之声

【CDT报告汇】资深记者新书告诉你中国如何打造监控国家,大马华人的身份认同之路和无国界记者呼吁释放黄雪琴与王建兵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