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五姐妹

东网|赵思乐:当“女权”成为敏感词

如果承认女性仍处于弱势的现实,要追求“男女平等”就需要引入“妇女权益”或“妇女权利”(women’s rights)的概念,但在中国,官方是相当谨慎地使用这一概念的。比如,国务院的相应部门叫做“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而不是“权利委员会”。即使不得不使用,或一些专门部门愿意使用,也会优先使用“权益”,而不是“权利”,比如《妇女权益保障法》,全国妇联设有“权益部”。

这不得不使人联想到,在承认不平等现实,以及实质提升妇女权利方面,中国官方持有拒斥态度。

值得一提的是,在反思毛时期被国家主义绑架的妇女形象过程中,中国知识分子界引入了“女性主义”这一概念。理论上它跟“女权主义”一样是feminism的翻译,但事实上在中国构建过程中,“女性主义”被赋予了“女性性魅力”、“女性特征”、“母性”等性别化的本质主义和消费主义色彩,而且也弱化了权利概念,以减少对体制的挑战性。这种构建的影响延续至今,不少女性精英会自称更认可“女性主义”而不认可“女权主义”。

阅读更多

BBC | “女权五姐妹”之李婷婷:我现在很“温和”

一年前的“国际妇女节”前夕,中国的“女权五姐妹”被一一逮捕。李婷婷也是其中之一。 5人被刑事拘捕的消息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和谴责后,2015年4月,5人先后均获释。但到目前为止依旧属于“取保候审”状态,出行受警方监控。与地方“国保”的一来二去,已是家常便饭。 “女权五姐妹”被逮捕事件一周年,恰逢中国“两会”召开和国际妇女节之际,“女权五姐妹”的现状如何,是否一阵喧嚣后,她们开始渐渐淡出公众视野?中国的女权运动走上街头后,现在是否转向了温和派?...

阅读更多

滚筒洗脑机 | 妇女郑楚然的三八节栋笃笑#反三七过三八#

网易女人对不起。。没想过腾讯视频的logo会遮住。。。 羞耻play又来了?这次说普通话,没有说粤语那么过瘾,不过口音萌还好啦!! 不得不说网易女人的一群女权编辑们是很有勇气的,她们不怕得罪自己读者,专门做了一个贴来对付跟帖里的直男癌,详戳“阅读原文” 这次我把之前去巡讲的梗憋出来讲了 小公主病遭遇小直男癌咋么办~ 虽然我这几天都在哭着吵着缅怀一年前的遭遇 但是我很清楚我不会停步不前 像waiting说的, 要念过往但只计将来...

阅读更多

澎湃新闻|戴锦华:当下的性别想象中,深刻地存在着“多妻制”幽灵

许多人在批判现代性的时候,总是会重谈历史、重谈传统、重谈文化——尤其是非西方文化的价值。但是,整个前现代性有这样两个基本事实:一是阶级压迫,二是性别压迫。然而传统论者却对这两个基本事实故作无视,或者说,那根本就是他们内心所拥戴的事实——所谓“尊卑有序,男女有别”。

鸿帆:而且我觉得,今天仍有许多人——不止是新儒家——仍在恋慕着那样的“序别”。

戴锦华:是的。所以这又牵涉到我不愤怒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我清楚地看到,在我们生活的世界中,这些东西其实有它更多的、而且可能更有渗透力的社会现实或文化现实。今天中国的现实是一个压缩了欧洲几百年历史的现实,前现代的历史记忆和历史结构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存在着;即使没有“新儒家”的召唤,今天中国的家庭想象和性别想象中,也依然深刻地存在着“多妻制”的幽灵。

阅读更多

法边社|李麦子:看守所姐妹们的生活和权力游戏

前几日,听一位女权前辈说,如果我进了看守所,我会珍惜这个机会,在看守所里面进行田野调查,有朝一日我出来了,我就可以撰写我的调查研究报告,让大家可以了解中国看守所里面的女性的生活。我钦佩她的勇气,也欣赏她的专业精神。

而我,虽然只在看守所呆了37天,相对于大多数人,也算是一种独特的生命经验了。所以,我就分享一下看守所的姐妹们的生活吧。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T人物】与公权力“理论”的抗争者

【文章总汇】上海疫情

【文章总汇】北京疫情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海上指南针/流浪防区:上海疫情互助信息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