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自由

图片为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宗教自由页面的截图

宗教自由是指在免受不当干扰的情况下选择信奉的宗教的权利。《世界人权宣言》第十八条、《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八条和《消除基于宗教或信仰原因的一切形式的不容忍和歧视宣言》都保障了这一基本权利。宗教或信仰自由具有多个层面,并与其他人权相互关联,例如表达自由权或生命权。

中国的宗教自由权利常常广受批评。根据美国国务院国际宗教自由报告,中国是世界上侵犯宗教自由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中国数字空间收藏

公民馆时间馆

CDT视频 CDT播客 CDT大事记 404文库 CDT电子报 CDT征稿 版权说明

中国数字时代收录文章

两种照片谁在撒谎:朝鲜有没有宗教自由?(图)

今年6月,韩国牧师韩相烈访问了朝鲜,在 朝鲜基督教联盟中央委员长康永燮的陪同下 参加了平壤凤岫教堂的礼拜活动。随后,朝鲜官方便对外发布了消息和照片,并宣称朝鲜的宗教信仰是自由的。 几天后,在韩国的一些朝鲜人纷纷接受采访,他们称凤岫教堂是官方制造的假像,“康永燮是金日成的家族成员之一。椐悉,康永燮是1984年故去的朝鲜国家副主席康良煜之子,康良煜又是金日成外祖父康敦煜的同辈亲戚,曾就读神学院。 一朝鲜传教团体透露,朝鲜国内的地下教会的数量超过1000个,教徒人数大约13.5万人。他们说:与搜捕间谍相比,朝鲜更热衷于搜捕基督教徒。他们预计关押在朝鲜收容所的教徒人数有20万左右,有些人认为其中的一半是因为宗教问题而被关押。 有 人还公布了一组用红外线照相机偷拍的朝鲜基督教徒偷偷祷告场面的照片。他们先将挂在墙上的金日成金正日画像背向反面,然后,合上双手顶礼膜拜进行祷告。尽 管在朝鲜的宪法上标明信仰自由的字样,但其实不然,在朝鲜金日成金正日就是神的化身,因此,除了信仰金日成父子之外,不允许信仰别的神灵,否则都就要受到 惩罚。如果基督教徒在祷告时万一被密探发现或被人举报,都要被抓去坐牢。 两组照片,两种不同的现实和效果。谁在撒谎,当然本博秦全耀心里有数,不信看看中国改革开放前的电影,反革命分子都在教堂当神父。 MSN空间完美搬家到新浪博客!

阅读更多

VOA中文:宗教信仰有自由 达赖喇嘛是禁区

宗教信仰有自由 达赖喇嘛是禁区 记者: 张楠 | 北京 2010年 7月 26日 图片来源: 美国之音张楠 毛泽东在磨西镇住过的天主教堂。照片右后方的小楼为毛住所旧址 美国之音记者最近沿红军长征路线采访时看到,西部少数民族的宗教活动,一般情况下尚能正常开展。不过,流亡印度的14世达赖喇嘛的肖像仍然禁止悬挂,中共党员和政府官员不得信教的规定还在实行。 *宗教活动尚能正常开展* 中共领导的红军30年代长征时,途经许多具有不同信仰的少数民族地区。尽管红军并不信教,但是没有纪录显示,他们曾防碍和干涉少数民族信众的宗教活动。中共领袖毛泽东还曾数次下榻于天主教堂。 75年后,当我们重走长征路时,这些地方的宗教气氛仍很浓厚。刻有经文的尼玛石、雪白色的佛塔、塔尖高耸的清真寺、座落于深山野岭中的寺庙以及悬挂于房前屋后、高山之颠或者悬索桥上的经幡,随处可见。 记者在不同地区、针对不同信仰的民族,询问过宗教自由问题。当地民众告诉我们,他们的宗教活动没有受到干扰。 记者:“信教都有自由吗?” 群众甲:“自由的,很自由。” 群众乙:“信教,没有人管。” 群众丙:“你信教也好,不信教,都是自由嘛。” 群众丁:“政府不管的,都会支持的。” *达赖喇嘛仍是敏感话题* 但是,在信奉藏传佛教的藏族聚居区,精神领袖14世达赖喇嘛仍然是个敏感问题。对于相关提问,人们要么沉默不语,要么答非所问,要么欲言又止。也有人直言不讳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在四川康定,当我们问来自丹巴县的根敦夏姆她是否希望达赖喇嘛回来时,这位藏族女青年的回答似乎有点矛盾。 藏族女青年:“哎,怎么说呢?我们反正是信宗教的嘛,他也属于信宗教的,但我们也不是很希望回来,因为他要,怎么说呢,叛乱吧。我们希望他回来,回来了,他能给我们带来好运吧,来世。” 记者:“你也希望他回来?” 藏族女青年:“不是很想。能和平,就能回来;不是和平,不能回来。” 记者:“你怎么知道他会叛乱呀?” 藏族女青年:“看电视嘛。” 在一顶牧民的帐篷里,一对藏族兄妹面对我的提问,内心似乎也很矛盾。 记者:“你们这里可以挂达赖喇嘛像吗?” 哥哥:“什么?不能。” 记者:“那你们信他吗?” 哥哥:“啊?没有信过。” 妹妹:“有。” 记者:“知道他在哪儿吗?” 哥哥:“不知道,不清楚,不晓得。” 记者:“希望他回来吗?” 妹妹:“希望。” 哥哥:“不知道,她是乱说的。我愿意在共产党手下,哈哈哈!” *达赖喇嘛未被遗忘* 接下来是一片沉寂,哥哥没有再回答我的问题,倒是妹妹更加直截了当。 记者:“希望他回来吗?” 妹妹:“希望。和平嘛。” 记者:“在你心里,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妹妹:“就是活佛。” 在甘孜州,另外一位藏族妇女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她对达赖喇嘛的崇敬之情。 记者:“希望他回来吗?” 藏族妇女:“希望。(他)是我们藏族的伟大的、尊敬的喇嘛。” 记者:“藏族人都这么想吗?还是就你想?其他人呢?” 藏族妇女:“都吧。” 记者:“他走了好几十年了,你们有为他祈祷吗?” 藏族妇女:“给他祈祷,祈祷。” 实际上,记者进入若尔盖湿地后见到的第一个藏人就在颈上佩戴着达赖喇嘛像挂坠。这位蒙面女子不讲汉话,我们无法了解她的具体想法,但是她的行为所传递的信息是清楚明确的。 *达赖喇嘛像遭禁* 在这片当年红军走过的大草原上,原本并不禁挂达赖喇嘛像。但是当地人说,自从2008年拉萨发生“3·14”事件之后,达赖喇嘛像就不许挂了。当局指责“达赖集团”煽动策划了骚乱事件。达赖喇嘛则坚决予以否认。 阿坝州一位藏族女子对禁挂达赖喇嘛像感到不解。 记者:“为什么以前让挂,现在不让挂了?” 藏族女子:“反正我们也搞不懂那些。藏族区一般都是喜欢(达赖喇嘛),原来还是挂过(达赖喇嘛像)的。” 记者:“你们要有机会见他,愿意见吗?” 藏族女子:“那肯定了。我们没有那个福气嘛。希望有天能见到他。” 记者:“那你觉得为什么他到现在还没回来,已经50多年?” 藏族女子:“我也不知道呀!” *信教干部多有苦恼* 途中,我们还经过甘肃省一些回族村镇。当地人信奉伊斯兰教。 但是,马集镇干部马先生无法像其他民众那样参加清真寺里的活动,因为当局禁止中共党员和政府官员信教。马先生表示,他得按规定做,不过内心里他还是信教的。 马先生:“政府干部信教不行。信教,当然是信教,信是信,比群众是简单一些。” 记者:“心里面,你还是信?” 马先生:“还是信嘛。” 这已经不是记者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去年,一位甘孜州藏族官员也跟我谈起政府官员不让信教的苦处。在云南省普洱地区,一位小时候当过和尚的傣族官员也表达过由于不能公开信教而产生的内心苦闷。 收听   电邮此文   打印此页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13) 2010年 7月 26日 chhqs (中共国) 在中国,信教是要受到管制的。中共有专门管理宗教的机关,宗教局,以前有个贪官叫胡长清的,就是国家宗教管理局的局长,后来调任江西省省长。还有叫什么“三自爱国”的协会也是管理的机构。就象是官方的工会一样性质的东西。中国也有工会组织,但是是管制的,工人没有工会的自由。 中国是中共的“党领导一切”和“党的利益高于一切”。中共是排斥宗教的,但是中共也把宗教当作是赚钱的工具,门票贵得不得了。 2010年 7月 26日 茫茫雪域情 这个记者干嘛非要重走红军的逃跑路线? 记者使用少数民族的概念,这是否也有汉化、赤化教育下膨胀的汉族主义者常常使用的一个词汇,不过这在中国不罕见。这如同您对一个有名有姓的成年人称呼 ”小子“一样具有傲慢,有明显的民族主义情节。 西藏的情况与美国不同,西藏有几千年的国家历史与中国平起平坐。如果非要以人数来定义国家和民族。那么,汉族就叫个泛滥族或者多数民族也许比较好。 红军当时借道西藏逃跑时看到西藏是个好捏的软柿子,为以后的占领西藏有了思想基础,当时藏汉之间不是地方和中央的关系,而是国内和国外的关系。 2010年 7月 26日 wnsau (China) 太阳改从西边出来了?地球反过转了?米国之阴竟然说中共独才下有信仰自由?意外,太意外了。 2010年 7月 26日 www (中国) 非洲每年都饿死几百万人.

阅读更多

范亚峰博士获美国“约翰.里德兰”宗教自由奖 (图)

2009年度“约翰.里德兰”宗教自由奖颁奖仪式本周三下午在华盛顿国会山庄举行。中国维权人士范亚峰博士获得了这一由美南浸信会伦理及宗教委员颁发的奖项,但他因为被中国当局禁止出境,不能前往华盛顿领奖。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黄雪琴 王建兵

六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二十届三中全会公报预告进入“历史的垃圾时间”?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