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僚主义

有马体|谈谈女排

我甚至在想,中国排协这波花操作,从科学角度看确实无脑,但从另一种逻辑看很有心机。这波操作很憨,很蛮干,具备一定的表演性。请看,我们贯彻地比其它运动项目都彻底,都让运动员戴口罩打比赛了,已将工作做到了极致。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