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僚主义

“臭不要脸”的百姓该找谁要脸去?

我应当算是一个“臭不要脸”的人!这话得从一位局长的雷人语录说起。《重庆商报》5月24日载,网友“郭东波2011”近日发了篇题为《环保局长雷人语录:领导就得骑马坐轿,老百姓想要公平?臭不要脸!》的帖子,称吉林辽源市环保局有职工向纪检部门举报奖金分配不公,局长与职工相差了三倍。局长便在一次全局大会上怒斥了举报人:“啥叫公平?××不给你都公平了……那能一样吗?那领导都得骑马坐轿。所以我们的同志眼睛红心眼黑,端起碗吃肉放下筷骂娘,你什么东西,臭不要脸的!”   被称为局长者所讲的雷语,被录了音,现正在网上热播着呢!涉事的局长一直没回应,但该局有位工作人员向记者坦陈,网帖所说的奖金分配不均情况是存在的,的确有职工一分钱都没有,她认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您瞧,普通工作人员也认为正常的事儿,在局长那儿估计更不在话下。这么说来,该局长大概也算是讲出了某些为官者的心里话。“老百姓想要公平?臭不要脸!”——某种意义上,它代表了某种人群的真理,属于“真话”一类。   的确,普通百姓怎能与为官者享受同等待遇?在当前的语境下,这样的要求近乎“无理取闹”,连我这样的平头百姓差不多也这么认为了。你要知道,普通百姓觉得很雷人的道理,在某些官员听来,其实是不雷人的。有人对记者说“你替党说话,还是替百姓说话”;有人对记者说“我拉屎要不要通知你”;有人对记者说“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这些看起来违背常识的话,难道不正是某些个官员所想的么?不信,你可以回顾一下,讲出同样的话,做出同样行为的官员,还有多少。譬如,“你敢在新华网曝光,我就叫它关闭”;“不是我们强拆,你们知识分子吃什么”等这些话,就是前述言论的翻版。   普通百姓不该与为官者享受同等权利,就像媒体不能向着老百姓说话一样——这是不少为官者固定不变的潜意识、老脑筋。甚至很难说,以维系公平公正为职责的某些纪检部门官员不是这么想的。否则我很难想象,以上新闻所讲的举报人不但举报没下文反而遭到被举报人的责难。同样,以往发生的官员雷人言行风波也表明,雷人官员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小了,仿佛他们真的是官场中不可或缺的人才。既然,没有能力改变他们的思维方式,那么还是老老实实地承认,我们都是“臭不要脸的”,毕竟我们都梦想公平,追求公平。   只是有一点我还是不太明白,希望辽源市的那位局长大人赐教:渴望公平有错么?老百姓梦想一下,也算是“臭不要脸”么?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的,那么你可能也是“臭不要脸”,因为你不可能没有梦想过公平,你与其他许多局长实际上也存在诸多不公平之处。设身处地想想,你又长着什么样的脸呢?   经常听领导们作报告说,要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这话听起来很舒服,只是在某些视“骑马坐轿”为特权的官员之治下,“臭不要脸”的百姓们该找谁要脸、要公平去呢? http://blog.qq.com/qzone/350907772/1306286973.htm

阅读更多

许知远:卡夫卡的中国

很少有人比卡夫卡更敏锐的洞察到中国的本质,这就是它强大的官僚系统。   在未完成的一篇小说里,卡夫卡写到了中国的长城。这漫长的城墙是被分段筑造的,以使人们不至于因遥遥的工期而心生倦怠,筑造的技术则是一项从小开始的训练,儿童们都认定这是他们一生的事业,建造者们也沉浸在巨大的满足与喜悦中——「团结!团结!肩并着肩,结成民众的连环,热血不再囿于单个的体内,少得可怜地循环,而要欢畅地奔腾,通过无限

阅读更多

苏安:日本纵向行政体制的官僚弊端

东日本发生巨大地震后,日本政府的表现遭到广泛的质疑。 多年来,日本极其僵化的纵向行政体制不断自我膨胀:一方面在自己的所辖领域有着很高的管理能力,另一面却由于相互协调机制的缺失,经常出现严重的效率低下现象,这次救灾活动暴露出来的各种失态正是这种纵向行政体制弊端的真实体现。所谓的纵向行政体制是指日本政府各部从上至下管理的从中央到地方的金字塔形公务员体系,早就成为一个庞大的既得利益阶层。由于选举制度,他们通过政客跟民间业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相互之间存在极为复杂的利害关系,对于如何保护自己的集体利益有着与生俱来的敏感。即便他们管理的领域极为不同,但他们的行为方式却有着惊人的一致:照章办事。因为按规定做了,那就是最不用冒风险的。 比如对付海啸和地震,相关部门会找些学者和专家去帮助设定各种基准,他们的意见将被作为参照用来指定标准。在这次灾害发生后,国立群马大学有位防灾专家很快赶到了灾区去确认自己做过指导的那些部门的情况,当他得知有一群学生由于没有拘泥于当初的防灾标准,赢得了大约5分钟的宝贵时间得以全员逃生后不禁泣不成声。他在NHK上遗憾地反思,然而对于各种行政部门来说他们早已免责。这种自保的机制实际上也是用规章制度筑起一道墙,把自己的体系和其他部门隔离开来,有时候就是明显的推诿责任。 无论是小泉,还是现在执政的民主党都曾高调宣示要“脱官僚”,但都拿这个可怕而顽固的机制毫无办法,它就像个刺猬,叫你无法下嘴。毕竟政客需要官僚执行自己的政策,下面老跟你对着干,你就啥也别想做了。 这种弊端在福岛核电站抢险一事上也极为明显。最初菅直人指示要自卫队论证是否可以空中防水“被拒”,外界广泛理解为自卫队抗命,然而制度设计上自卫队的任务里根本没有把这种工作列入当初的想定项目,当政府来指示后,自卫队自己都很困惑,没训练过这样的任务,也不清楚实地情况,去了很可能是白白送死。当被骂成是临阵脱逃后,极其委屈,有媒体报道说有队员对此非常不满,认为政府这根本就是强行转嫁责任。后来发现消防厅其实这方面是有专门队伍的,有专业技术,有比自卫队更先进的高压水车。事实上东京消防厅有的老队员在12日就有思想准备,但他们后来也承认没想到当地辐射环境比当初设想的要困难得多,也就是说制度设计时根本没有考虑这次的情形。而且到了当地,才发现电站内全是爆炸后的瓦砾,高压水车根本进不去,只好队员们冒着强辐射拖着重达50至100公斤的水管徒步进去,但早一天开始注水的自卫队是知道这个问题的。 这种纵向体制有着这么顽强的生命力也说明它具有符合日本人乃至日本社会文化的一面,政府可以不断换首脑,但各部门照常运转。约束官僚体系的不是首相官邸和大臣的命令,而是规章制度,偶有越轨也会千方百计寻找借口来弥补。但其缺点也极其明显,在突发事件或者国家需要调整方向时,各自为政的自保心理只会成为绊脚石。这种体制要发挥最大的效用需要的是政治上的强人,要有相对强的指导能力,而光有这种能力也是不够的,还需要有明确的政治方向和政策目标。这种政客的例子远有田中角荣近有小泉纯一郎,他们在日本留下的政绩正是来自于这种气质。一旦政客们的目标变成了坐坐首相位子、平衡派系关系这种无聊的政治游戏后,日本的一切开始停滞也是不可避免的了。 相关日志 2011/03/24 — 菅直人情绪很不稳定 甚至会突然痛哭 (0) 2011/03/24 — 日本政府篡改饮用水辐射含量标准?3月17日前后标准相差30倍 (0) 2011/03/22 — 西西河:日本机器人产业的悲剧 (0) 2011/03/22 — 萨苏:同一个地震,不一样的心思 –地震后日本政坛随笔 (0) 2011/03/22 — 薛理泰:日本救灾能力的七不足 (0)

阅读更多
  • 1
  • ……
  • 7
  • 8
  •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