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坡原创|宋冬野要为缉毒警察的死负责吗?

如果说大家不觉得宋冬野的演出和缉毒警察的死之间有什么事实上的因果关系,而只是从一件事联想到了另一件事,在情感上难以接受,所以想在既有规定之外给他追加处罚,那么这么想也没什么问题。但我们可以更坦率一点:我们就是讨厌你,我们就是不想看到你挣钱,我们就是不想让你的歌迷听上你的音乐会。我们的宪法里有一条叫“任何公民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权利”,我们干脆改成“任何公民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权利,吸毒分子除外。”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