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粉红翻墙作战

All

Latest

无辜推友被躺枪后,霍顿父亲向同名同姓者道歉

在英国 Mark 抱怨自己第三天仍被继续被轰炸后,还是有“爱国”青年对其“误伤”。 当地时间8月9日,据澳洲《先驱太阳报》网站报道,霍顿父亲表示需要为孙杨事件道歉,但对象不是孙杨,更不是愤怒的中国民众,而是为过去两天里因与自己儿子名字相同而遭受网络暴力的人道歉。

微思客 | 台北十记

作者:三斤 一 1月15日,投票前一晚,我从总统府前凯达格兰大道上的蔡女士造势晚会回来,给楼同学发讯息说,明天能跟你一起去投票么?我想看看。 1月16日,一早坐捷运去找她。投票所是离她家五分钟脚程的小学,校园正中依例是孙文的塑像。人来人往地循着指示去相应的教室投票,没有人看他。楼同学拿着投票通知书让我帮她拍照,灿烂自信的笑。...

王小能:“小粉红”,究竟是什么样的红?

这个带着想要搞个大新闻气质的微博,撰文者是@小王同志有话说,敏感的网友一下子抓住了他在文中很慎重地把左右路线的“左”字打上引号的细节,纷纷揣测这是不是一篇过审的官方稿,更为这个官方背书增加了一点可怖气氛。具体如何不得而知。因为实在是写得太过愚蠢,在我这样的反动网友加入转发之后,它非但并没有达到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目的,反而被当头泼了无数桶冷水,几千个转发里基本有一大半都是远交近攻地把它骂了个通体透亮。 这实在也怪不得别人,因为这条微博真的是太愚蠢和邪恶了。过了几个小时,共青团中央将这条长微博删除。

平说|他们越狱远征自由人 然后兴高采烈地回笼

场景之一:有人越狱来自首,有人翻墙去爱国; 场景之二:翻墙远征自由人,然后兴高采烈返回监狱; 场景之三:我们今天誓死捍卫的,是日后你们享有翻墙的权利。 果然,‌‌“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古典诗意中的画面,在今天看来有着另一番政治喻意。这场网络运动无疑是一种集体狂欢,通过情绪的暗示和传染,使得追随者沉浸于一种宗教般的胜利气氛中而难以自拔。 有些旁观者由此看到了绝望,有些旁观者则在绝望中看到希望。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