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民族

【河蟹档案】还想再干五百年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博闻华夏:网络图片 2013年04月25日 18:55 徐昕:【@中国地震台网速报 微博公开答疑】自我感觉超良好[哈哈],竟然删掉微博了,我预见到它会删,竟然截图了[酷],童鞋们应当养成这种良好的习惯 2013年04月25日 22:51 乱up社区:不评论,会被河蟹 2013年04月25日 22:41 谢耳朵fs—3:视察灾区也能笑成这样?简直是无耻到极点了!...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四川新疆官员治理少数民族言论引起反弹

在北京召开的政协和人大两会上,四川省委常委李昌平在四川代表团开放日讨论时说,达赖集团加剧了对藏区的分裂破坏活动; 与此同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说,新疆对暴力恐怖分子不能施仁政。 据本台报道,四川阿坝地区3月5号再次发生一起藏人抗议中国西藏政策的自焚事件。一个名叫多杰的18岁藏族青年男子星期一在当地政府大楼前点火自焚。与此同时,新华社报道说,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委常委李昌平在四川代表团开放日讨论时说,达赖集团加剧了对藏区的分裂破坏活动,藏区虽然也有极少数寺庙和极个别僧侣遥相呼应,但是他们丝毫不能代表藏区主流,丝毫不能阻挡藏区发展稳定的大势。四川阿坝州州长吴泽刚说,西藏阿坝地区里连续出现自焚事件的背后原因是达赖集团“藏独”分裂势力的诱惑和欺骗。 总部设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行政中央外交与新闻发言人桑杰嘉说,中国藏区的自焚事件是北京的西藏政策所导致, “在国际上大家都非常清楚流亡政府从来都没有支持或者说去鼓励这样做,反而相反达赖喇嘛的流亡政府公约呼吁不要进行这种激进的方式——自焚的方式。中共一惯的作法就是遇到问题,推到达赖喇嘛这边,特别是流亡政府这边。 ” 过去一年,至少有22名藏人因反对中国压制西藏的文化与宗教自由而自焚,其中包括数名十几岁的青年。美国纽约的人权活动人士刘青说,西藏的自焚事件,要从中国的西藏政策上找原因, “所谓海外的其他政治力量也好、达赖也好,如果中国大陆内部没有矛盾,谁都掀不起来。如果有矛盾,压也是压不住的。没有一个人会为了毫无理由的外头的几句煽动而采取自焚、自杀行动的。这种说法完全是荒唐和可笑的。” 与此同时,全国人大代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说:当前新疆形势稳定、团结,暴力恐怖事件不是宗教问题,不是民族问题,而是反人类的。新疆对暴力恐怖分子不能施仁政。他还表示,今后发生一起,坚决打击一起,发生一件,解决一件。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对本台记者说,张春贤代表的是中国的政治利益, “当局所说的严打其主要的目的是在当地推行政治和经济上的治理。而当地所出现的一切动荡和当地在中国所推行的系统性镇压有直接的关系。相反,中国当局采取各种措施,编造各种谎言,来推卸自身推行的政策所造成的一系列的动荡。” 迪里夏提说,中国的严打政策不能平息维吾尔人的反抗, “中国当局如果他们认为严打的目的是为了保障人权的话,那么中国当局就应该无条件的尊重维吾尔民族的言论、聚会、游行、结社等各方面的权利。另外有关两会代表,我想特别强调一点,这两会的代表完全是一个政治花瓶。” 纽约的人权活动人士刘青说,加拿大的魁北克因为是法语区,其语言和文化传统和加拿大其他地区有较大的差别,当地一直闹着要独立,后来事通过全民公决来解决这一问题, “结果通过一次魁北克的居民投票自决,从投票到现在十几年过去了,魁北克再也不会提那种独立愿望和要求了,为什么呢?魁北克的大多数人还是要留在加拿大的。少数人通过这一次的充分的民主表达,知道自己的那种过激的愿望和要求并不能代表大多数。所以一个国家的少数民族问题,政治上的解决一定要让他们充分地表达他们的政治愿望和要求。”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也表示,为了缓和新疆当地局势和政治冲突,建议人大会议审议民族自决权立法公投,通过投票的方式来解决维吾尔民族的政治归属。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缅甸与少数民族签停火协议唯克钦邦难缠

 2012年 2月 09日 缅甸与少数民族签停火协议唯克钦邦难缠 记者: 施瑞福 | 曼谷 缅甸政府和一些争取自治的少数民族签署停火协定之举赢得一片赞扬。但是它和其中的一个族裔团体克钦族独立军之间重启战火又威胁到缅甸和中国边界的安宁。为了解决这项边界情势的问题,中国悄悄的为缅甸政府和反叛族裔之间安排和平会谈。 去年六月,从缅甸政府和克钦族之间长达17年的停火协定在暴力冲突中失效之后,这个北部资源丰富的克钦地区就不时发生零星战斗。然后,成千上万的克钦族村民越过边界,逃到中国。 缅甸“救灾及发展夥伴组织”的布莱恩·埃里克森估计,在中缅边境一带流离失所的民众有六万多人。他说,留在缅甸境内的难民缺少食物,许多人在寒冷的气候中感染上呼吸系统疾病。 埃里克森说:“逃避与缅甸政府军正面冲突的群众人数绝对是成千上万。缅甸政府军强制占有土地、财产,有时还拘捕人民。因此,人们都在枪林弹雨中逃难。我认为大部分人民逃难是由于对这种情况感到恐惧。” 对于媒体和国际组织来说,了解当地的情势是很困难的。因为他们和克钦邦之间的接触非常有限。 **冲突地区多在边境难民问题中国坐立难安** 同时,边界情势在中国一方也难看清。中国政府重来没有承认有过任何难民危机。但是,他们又担当了重要角色,上个月和去年11月在边界上提供中立地带,使双方进行会谈。 类似情况也于2009年发生过,当时缅甸军方在掸邦地区和一支果敢族部队发生冲突,搅乱了当地的商业活动,使成千上万的难民逃进中国。 台湾政治大学的一名研究员拉维帕萨德·纳拉亚南说,中国担当起会谈东主的责任,完全是冲突导致的结果。他说:“北京这次展现出调解的兴趣,完全导因于2009年8月缅甸和果敢族部队的冲突。发生在中国边境上的难民问题,不但对当地省级领导,而且对北京当局来说都是一件麻烦事。因此他们觉得不应置身事外,否则任何时刻都可能发生措手不及的问题。” **投资贸易能源利益受威胁中国必须出面调解** 持续的战事不仅威胁了和平,也威胁了数以十亿美元计的中国贸易和投资的安全。克钦族地区爆发的冲突地点靠近中国支助建造,但仍在争议中的水力发电大坝。这个投资三十五亿美元的密松水坝附近发生战事之后,缅甸总统吴登盛命令建筑工程暂停,这事让中国既吃惊又愤怒。 北京在克钦邦建造了七座水电大坝,产生的电力大部分输送到中国。 在瑞丽的一名缅甸问题分析专家说,中国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经济利益,才做双方谈判的东道主的。这位专家说:“在克钦邦北部地区,特别是克钦邦独立军控制的区域,有很多政府的投资,中国政府的投资。那里有很多投资计划。因此他们在那个地区需要和平。” **缅甸经济开放引起中国关注** 一些分析人士说,更重要的是中国和缅甸一同铺设贯穿缅甸的石油和天然气输送管道。这些管道一旦铺设完毕,将从缅甸西海岸直通位于克钦邦南方,距离最近冲突发生地点不远的中国瑞丽。这条管道将为来自非洲和阿拉伯国家的石油提供避免经过海盗横行的马六甲海峡,而直通中国的战略性替代路线。 伦敦政经学院的访问学者卯扎尼说,这条管道使缅甸政府和叛军之间和平,是中国的战略目标。这名访问学者说:“对于缅甸军方和北京当局来说,克钦邦在保护,为油管和边界贸易点提供安全方面,变得极为重要。” 中国购买并且投资于缅甸边界的矿产、宝石和木材,虽然这些生意未必完全合法,然后再以廉价工业成品卖给缅甸。 军方分析人士说,佤邦联合军最大的武器供应来源是中国。佤邦是缅甸各族裔中最大的武装力量。据估计,拥有兵力三万人,并被认为是东南亚最大的毒品交易组织。 为了利益的平衡,中国也销售武器给缅甸军方。但是卯扎尼说,随着缅甸经济的开放,北京的注意焦点将集中于缅甸。他说:“中国到了利益适当的时机会将对地区族裔的武装团体施压,特别是佤邦,我想也包括克钦邦。但是我不知道他们会做到什么程度,使他们的努力具有建设性,还是倒向缅甸政府一方。” 因为在这一点上,中国宁可在缅甸首都内比都钓大鱼而不会在边界族裔武装部队中独钓。 经过多年的经济制裁后,西方国家和缅甸改善关系的前提是结束对少数民族的战事。缅甸政府目前已经和佤邦、克伦尼邦、掸邦、钦邦达成协议。另外还有与缅甸政府军交战长达60年,双方签有历史性停火协定的克伦邦。

阅读更多

译者 | 《纽约时报》少数民族音乐测出了中国当局的容忍限度_

核心提示:中国有两种少数民族音乐,一种是定期出现在电视上载歌载舞的普通话为歌词的民族音乐,一种是依靠非官方渠道以巡演方式寻找知音的民族音乐。后者能够得到国际声誉,却未必能得到当局的赞赏。 原文: Ethnic Music Tests Limits in China 作者:JONATHAN KAIMAN & ANDREW JACOBS 发表:2011年7月16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图:来自中国少数民族的音乐人,比如来自内蒙古的杭盖乐队的成员都知道在他们的歌词与表演过程中需要明确展示政治立场。】 北京――他们曾在欧洲进行巡回演出。他们曾与著名乐队Coldplay同台演出,他们曾在国际媒体上赢得热烈的掌声。但是在中国,日益流行的蒙古摇滚乐队杭盖还未得到当局的赞赏。 最近在北京郊区由杭盖乐队组织的音乐节上,他们邀请的都是与乐队成员类似的,善于将民族传统音乐融入现代流行音乐的音乐家。其中来自于中国和哈萨克斯坦边境地区的试验性音乐家马木尔演奏了冬不拉(一种长颈弹拨类乐器),来自于干旱的大西北的游吟民族歌手张�(音)表演了歌曲。 音乐节不但没有因为飘忽不定的音质和高价食物而缩水。反倒吸引了一群国家安全机构的官员们。这些人带着一些怀疑、一些不耐烦、以及一点点的好奇心观察着音乐节上发生的一举一动。 随着表演场地的选择余地的增长,象杭盖乐队这样的中国少数民族的音乐家们得到了不同寻常的财务资助和文化彰显。 但是在中国,只要中央政府还在牢牢掌握着流行媒体和文化事业,这些少数民族的音乐家就不得不面对这样的一个窘境:循规蹈矩,但可能会丢失大量的粉丝;越过雷池,则很可能丢失饭碗。 中国有一亿人,大约占8%的总人口是来自55个国家承认的少数民族。几个世纪以来的孤立与自治使得他们中的大多数在语言和文化上与汉族都有明显的差异。 但是在过去的三十年中,来自社会、经济和政治上的压力使得少数民族文化不断的被主流的汉族文化所同化。大城市更好的待遇带来的诱惑不断的吸引着少数民族的年轻人放弃传统的乡村生活。电视和流行音乐也不断的腐蚀着少数民族的传统娱乐形式。 此外,许多组织认为北京的政策排挤少数民族以达到对其进行控制的目的。政府也通过经济刺激来引诱数百万的汉族人到西部、南部和北部的边陲地区进行开发投资,来填补少数民族地区社会经济上与[汉族]的差距。 “在少数民族聚居的地区,广为流传的说法是,与少数民族的人相比,汉族人在找工作和其它机会上具备不平等的优越性,”波莫纳学院研究中国少数民族的专家Dru Gladney这么说。他还补充说,这种怨恨是发生在西藏和西部地区新疆的民族冲突事件的潜在因素。在最近发生的维汉冲突中,维族发起的暴动中有数百人死亡,死者大部分为汉族。 但在官方媒体中,共产党却想呈现另外一派完全不同的画面。 由国家资助的少数民族歌舞团会在文化阵地的前沿代表少数民族经常出现在电视上。这些演出的内容颇具民族情调,也很友好。参加演出的演员们都身着光鲜的外衣,带着甜美的笑容,载歌载舞、兴致高昂。在很多情况下来自不同少数民族的演员还要同台表演,象征着各民族间的和睦相处。歌词往往是普通话。 歌词内容不带一点政治色彩,而是频繁地赞美中国边境地区的美丽景色。在2009年,蒙古歌唱家乌兰托娅的一首歌”我要去西藏”不但博得中央的欢心,还在卡拉OK歌厅中流行起来。这首歌曲的音乐录影带就像是一个西藏旅游观光宣传片,其中还参杂着国家出资成立的歌舞团表演的舞蹈。这首歌曲的音乐录影带在北京到拉萨的火车上被一遍一遍的重复播放着。现实却对那些希望以传统音乐的方式来演出的人提出了挑战,这些歌的歌词常常描绘的是少数民族生活中不那么光鲜的一面。 “在我创作的歌曲中,有80%是描述苦难生活的,”奥杰阿格说,他是一名目前常住在北京的彝族音乐人。”但是我能唱这些歌曲么?当然不能,那样我就没法生存了。” 奥杰先生曾作为三重唱组合”山鹰乐队”的成员在90年代的中国红极一时。尽管他在四川省凉山县地区成长,是中国最贫穷的地区之一,但是如今他已经完全融入了现代城市生活。他编着齐肩长的辫子,穿着名牌的牛仔裤。他的名气帮他赢得了一份体面的工作。为政府机构中华全国总工会属的演出团体编排节目。 许多这种节目在本质上都是政治化的:奥杰先生最近刚刚从云南省回来。他在那里用了一周的时间来帮助地方企业家编排爱国歌曲节目。 当奥杰先生满足于眼前的稳定生活,以及伴随着他的职位而来的声望时,他也意识到了其音乐灵感也受到了当局的限制。例如,是政府最终决定他的演出地点,以及他的歌曲所用的语言。 “我当然也有反对意见,” 奥杰先生说。”在其他国家你可以提出这些意见,但是在中国你做不到。” 但是一些少数民族音乐人却已经成功地找到另一条道路。 以”山人”组合为例,他们的曲风融合了电子乐,雷鬼音乐及金属音乐的风格,他们也因这种混合性的音乐风格而知名。他们的音乐还受到了西南地区民族音乐的启发,加入了弹拨乐器的元素和松散的和弦。 乐队领袖小不点是一个能够弹奏多种乐器的音乐人――他生长在中国西南贵州省的贫困山区。他说他从未想过音乐会成为他的事业。作为布依族一位放牛人的儿子,小不点在19岁时离开了家乡。他用上高中的学费换了一张开往北京的单程火车票。他说”我当时想看看山的另一面到底是怎样的。” 小不点最开始是与他的哥哥住在一起。他的哥哥是名玩摇滚乐的音乐人,他在北京的那些日子里收集了很多外国的音乐和电影。一天,小不点在一个关于二战的纪录片中听到了鲍勃迪伦的一首歌――”随风而逝”。”这首歌很简单。只有人声、吉他和口琴,但是那种力量强大无比,好象原子弹一样。” 利用他们在政府之外的渠道优势,山人乐队可以不用像奥杰先生那样,可以突破政府限制进行音乐创作。 例如,《30年》这首歌是山人乐队根据彝族民歌创作的。乐队的主唱瞿子寒对歌词进行了修改,反映了在大城市找寻工作与真爱的艰难。 “尽管不是那么明显,但是我们还是会通过音乐做出反抗,”瞿先生说。”我们只是想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表达,让人们能有所思考。” 上个月,几百名外国人和年轻的中国人包下了一间北京著名的酒吧,并请来杭盖乐队进行他们世界巡演前在国内的最后一场演唱。投影仪将蓝天、绿草和奔跑的群马投影在舞台上。这些影像也暗示了蒙古的美丽景色正在被汉人开办的采矿公司一点点的破坏。 杭盖乐队每唱完一首歌,同样来自乐队家乡内蒙古的粉丝们都会上台为乐队成员献上五彩丝带(一种传统的表示尊敬的礼仪)。当乐队主唱胡日查喊道:”我们给你带来了草原。”后现场观众回报以热烈的掌声。 但是这种民族自豪感却正被不可确定的事件予以打击。接下来的一周,杭盖乐队出现在上海,准备登上山人乐队前一天表演过的舞台,且演出门票全部售罄,但警察却在开场秀后出现,以扰民遭到投诉为名阻止了演出的继续进行。 乐队因演出被取消而感到沮丧。”他们完全没有必要用这种方式试图控制一切。摇滚演唱会非常安全。毕竟这只是音乐而已。”乐队领队伊立奇说。 相关阅读: 青藏高原边缘的西藏文化:破坏还是重建 友情提示:您可以到 这里 看到推友们对该篇译文的评论和转发;欢迎参与!如果您的电脑可以翻墙,请到 这里 的左栏参加我们的一个小调查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内蒙呼和浩特市中心地带已被封锁

中国内蒙连续数天发生抗议示威活动后,目前部分地区已同外界隔绝。据路透社报道,周日,首府呼和浩特市的中心地带,被数百名安全人员封锁。此前互联网上有人发出了周一举行大规模抗议的呼吁。目前无法联系到呼和浩特市政府和该市的宣传部门的人员。人权人士鄂赫巴图·托格霍克 ( 音 Enghebatu Togochog) 表示,中国政府如不改变其 ( 少数民族地区 ) 政策, 紧张局势很难平息。   更多短讯 29.05.2011 |  阿富汗总统同德国总理通电话 29.05.2011 |  美国军工企业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遭网络黑客攻击 29.05.2011 |  马耳他修订婚姻法允许离婚 29.05.2011 |  德国外长担忧也门爆发全面内战 29.05.2011 |  叙利亚军警进攻反对派盘踞的霍姆斯省 29.05.2011 |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否认希腊节省开支失败 29.05.2011 |  埃希大肠杆菌已导致10人死亡 29.05.2011 |  德国外长称恐怖袭击不能改变驻阿德军战略 RSSリーダーで見るために変換しています まるごとRSS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