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污染

监测资料显示全国97%城市地下水遭污染

中国是地方病流行较为严重的国家,致病原因一般认为与饮用水有关。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专家介绍,监测资料显示,基本清洁的城市地下水只占全部的3%,有64%的属于严重污染。

阅读更多

法广:闽紫金厂漏毒水致千吨死鱼

工厂渗出的毒水流入汀江流域,沿江永定、上杭等地鱼塘和水库千吨的鱼中毒或死亡。地方人士透露,光是永定棉花滩库区的死鱼,达到1980吨。事件引发养鱼户和周遭居民示威抗议,而福建省环境保护厅12日在通报会上,承认福建紫金乃属重大环境污染事件,必须停产改善。 受到有关事件的影响,紫金矿业在香港市场上的股票交易12日突然叫停,董事长陈景河晚上发出公告,承认福建上杭县紫金山铜矿厂水池发生渗漏,约9100立方米含铜酸性污水流入汀江,又指污水主要含铜、硫酸根,但没有毒。陈景河向遭到损失的养鱼户道歉,而上杭县政府已向渔民回收死鱼,每斤补偿6元人民币,但渔民投诉指这些钱连付给银行的利息都不够。 福建环保厅在通报会上指出,紫金矿业湿法厂污水池7月3日下午发生渗漏,毒水流入汀江,部分江段出现死鱼,事发后,当地的龙岩市政府、福建环保厅已启动应急预案,并成立联合调查组赶赴上杭县监测调查。 但据内地传媒和网民早前透露,上杭紫金矿早在上月底已发生一次污染事故,但因上月中当地暴雨成灾,媒体将渔民损失主要归咎于江水暴涨,令鱼产受外来污染而死。有网民爆料指因紫金矿排污,造成江中养鱼死亡,当地政府包庇矿商隐瞒事件,渔民哭诉无门。 有自称是上杭县下都乡渔民的网民称,地方政府对今次污染刻意隐瞒,到出现大量死鱼,才在本月 4日通过手机短讯通报渔民;目击者形容,江河水塘死鱼上浮,臭味笼罩整条河,河水变成墨绿色。网民还将近本月初拍江河死鱼的惨状放上网,死鱼挤满鱼塘,惨不忍睹。 紫金矿业是大陆知名企业,数年来推行清洁生产工艺,宣称矿区开发建设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减至最低。多年来曾获得多项大奖,包括被科技部评为「含金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与环境治理」的「优秀火炬计画专案」、「中国黄金协会科学技术」一等奖,连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在数年前考察时,也称讚紫金矿业「体制活、效益好、环保有创新」。 汀江是广东第二大河韩江的上游,从福建上杭流经广东梅州、至汕头出海。据了解,汀江一带养鱼户的渔获,大多供应福建内销市场。   tags: 生态

阅读更多

印度泄毒案审判·英国遣返难民·中国工业污染

印度泄毒案判决 《金融时报》头版报道了同印度1984年毒气泄漏事故有关的工厂经理被判刑的消息。当初在印度博帕尔工厂毒气泄漏导致8千多人死亡。昨天(6月7日)博帕尔法庭判处工厂的8名高级经理两年监禁。 《独立报》报道法庭判决时说,数千人因泄漏毒气丧生,他们的土地被毒化物污染,但肇事者才被判刑两年。报道中的一名女受害者说,没有人关注受害者,她真希望她在灾难中死去。 英国遣返难民 《卫报》报道说,英国将遣返未成年的寻求庇护者。英国边境管理当局投资400万英镑在阿富汗建立了中转站,这样英国可以把在英国的、没有成人陪同的未成年的阿富汗寻求庇护者送回阿富汗。英国内政部的数字显示,目前在英国没有成人陪同的寻求庇护的未成年人多达4200人。 《金融时报》报道了柏林大幅度削减预算计划,报道说15,000公共行业的工作岗位将被削减。德国总理默克尔昨天宣布了为德国这个欧洲最大经济体的削减开支计划。德国计划对空中旅行和核电行业加税,另外还有对银行业增税。 美记者反以言论 美国资深记者海伦·汤玛斯因反以言论受到批评 《卫报》和《泰晤士报》都报道了白宫记者因要求犹太人离开巴勒斯坦而被迫辞职的消息。《泰晤士报》报道说,美国89岁的女记者因为发表反以色列言论受排挤。报道说,再过两周就90岁的资深记者海伦·汤玛斯的记者事业因为强烈反对以色列而结束,说明记者成为关注焦点会很危险。 报道说,海伦·汤玛斯出生于黎巴嫩移民家庭,父母都是文盲。争议的起因是她对记者说,犹太人应该离开巴勒斯坦回到自己的地方去。海伦·汤玛斯的记者生涯跨越70年,经历了10任美国总统。 中国工业污染 《卫报》报道说,中国有毒工业正在向乡村地区转移,引起广泛的污染问题,报道的标题是:中国“癌症村”的居民为中国“肮脏的革命”付出代价。《卫报》在中国的去云南省靠近一个工业园区兴隆村做了报道。那里许多村民由于工业污染而身患癌症。 乔纳森·瓦特报道说,污染严重的工厂进入偏远的、法规不健全的农村地区,造成当地河流污染,让许多村民身患癌症。报道说,癌症在90年代成为中国死亡的第一大原因。 《国际先驱论坛报》刊登了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评论中国施展软实力的评论文章。他说中国开展公关外交补充传统的外交,对世界施展软实力。他说中国政府在2009至2010年期间在对外宣传系统投资870亿美元,主要是在中央电视台,中国国际台,新华社和中国日报等四个大型新闻单位进行投资。 不过沈大伟对中国政府有意为之的做法持保留态度。他认为,中国的软实力主要取决于中国的社会现实,而不是政府的刻意努力。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