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遥

3号厅检票员工|就他妈无语,真的

2年前,在《站台》的豆瓣短评区,一位影评人在他的短评最后留了一句话,更准确说是一个期待,说希望2020年的平遥国际电影节可以放映修复版的《站台》。 现在2020年到了,这件事没有发生,贾樟柯不仅没有在平遥放映《站台》,反而解散了自己,离开了平遥。 但处于这个行业的每一个人其实都知道,即使这件事没有发生,放映这部片的概率,相比2年前,也已经变的更加渺茫了。...

阅读更多

第一导演 | 宣布退出平遥的24小时后,贾樟柯哭了

作者:法兰西胶片、君伟、宋东方   “这个门厅我站在这很有感触,我经常下午站在这个入口,因为那里挂着费穆的像,我常看他……” 今年在平遥,第一件被捅出来的大事,并非出自平遥国际电影展。 而是在电影展之外,当地县政府引用1958年政府文件,向超过200户的百姓征收经租房的事件。 谁也没有料到,这娴熟的打法,很快就轮到了贾樟柯,轮到了平遥影展。...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404档案馆】儿童性侵案频发,警察都做了什么?

CDS专页:小粉红

【网络话语馆】行走的五十万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音乐团体:北京酷儿合唱团

微信公众号:新华二代在德国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