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层

3号厅检票员工|自焚、猝死、底层猪、外卖员、流浪汉、社会达尔文主义

写在前面 今天让我想要写这部纪录片的原因是这些—— 这不是一篇关于外卖员的文,底下我也不会再提及这几个新闻,我不是在消费这些苦难,只是想通过一部纪录片给大家看一下,我们所处的这个社会,一些悄无声息「被逼疯」的人,一些繁华下的不容易。 《南京路》 这是独立纪录片导演赵大勇的一部早期作品。 对于片名,我想很多人应该并不陌生。 去过上海的人大概都曾去过这个标志性地点——“南京路步行街”。 这部片子聚焦的正是这条步行街上的人。...

阅读更多

【404文库】谷雨实验室|北京流调背后的顺义打工者,一天赶两份工,像机器一样干活

在西杜兰村,你所看见的职业都与城市的运转紧密相关——快递装卸工、外卖员、保洁员、手机配件售货员、机场地勤、搬家工人,他们没有选择,大多需要密集接触流动人群,为城市的各个角落送上外卖和快递,搭载乘客前往各种目的地,他们为城市的流动做出了贡献,如今却要承受流动的代价。工作总不长久,很多人会一天赶两份工,甚至更多。

阅读更多

Matters | 疫情调研手记:抗疫神话之外,看见底层困境

新冠疫情全球持续蔓延已逾半年,我们所熟悉的世界和生活已被其彻底改变。作为新冠病毒最早爆发的国家,中国目前虽仍有零星爆发,但大体上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然而,疫情防控的代价是极为惨痛的,疫情对经济和民生的巨大冲击在方方面面都有显现。在盘点中国抗疫经验的时候,疫情带来的这些次生灾害无疑也值得我们认真加以总结。尽管中国感染病毒的人数相比其他国家要少得多,但经济的大规模停摆让许多底层打工者及其家庭处于停手停口的窘境。令人遗憾的是,在主流媒体和学术界的中国抗疫叙事中,底层的艰难处境并未得到应有的重视。自四月份以来,本文作者先后在北京、广州两地的流动人口社区和工业园区进行了调研,与打工者们进行了采访和交流。期间所了解的故事虽然支离破碎,但也足以折射中国的三亿新工人在疫情中的遭遇。本文草草记录了调研过程中的见闻感受,希望能唤起读者对打工者困境的共情,并带着这份共情去思考危机的应对和化解之道。

阅读更多

凤凰WEEKLY|城市底层劳动者的悲鸣:收入暴跌、随时失业,留不下的城市、回不去的故乡

辰默3月底回到北京后发现,自己租住的村子里,平房空了四分之一。

他在北京当装卸工,住在东五环外双桥附近。这是邻近市中心少有的还未拆迁的城中村,聚集着像辰默这样在北京打零工的异乡人,往常房子非常紧俏。但今年,疫情之下,他很多朋友至今还未返京,他自己的收入也较往常降了一半。

不止北京,变化在很多地方发生。位于深圳龙岗区闹市区的一个城中村,也是打工者们青睐的居住场所。这里紧邻繁华商圈,巷子里是鳞次栉比的自建房,往日热闹非凡,常常一房难求。

但现在,挂在窗口的招租广告消失了,很多房东抱怨今年房子租不出去。经常光顾的小店也关门了,留下的人不得不改变一些习惯。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

CDT 电子报

CDT 招聘

中国数字时代/空间诚招实习编辑、编辑及项目合作者

报名时间:
2021年2月20日至3月20日

报名方式:
请邮寄材料至[email protected],所需材料包括:个人简历、媒体认知、对中国数字时代/空间的了解及建议、工作计划及至少1个可供查阅的本人社交媒体账号。

详细要求请点击此处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