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层劳动者

【时代的一粒沙】极昼工作室 | “那个扫垃圾的”在新年举办葬礼

老菜市场没什么新鲜风物。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人民广场附近的羲之路上,从南到北,只有300米左右,被居民区和几所学校环抱,人们上下班接送孩子,在这儿买菜路过,唯一惹眼的可能是周围的18个垃圾桶,其他街道上只有五六个——这里几乎能满足日常生活所需,也制造成批量的垃圾。解决这些烦恼的是个穿着橙色制服的环卫工,每天清晨4点之前,他准时出工来清扫,人们出门上班时,这条路恢复了热闹,垃圾全都消失,街道变得干净整洁。

几乎没人知道他的名字,也没人记得他皮肤的颜色,有人说他1米8,有的说1米7。很多人印象里,他总是笑眯眯的,一个人负责整条街,有时菜市场的摊贩们图方便,把垃圾直接丢在门口不管,他过来默默扫干净:卡在绿化带里的,找夹子夹、用手往外抓。谁家拖不动垃圾,他也总要搭把手。附近的海鲜炸货店开了二十年,老板娘见了一茬接一茬的环卫工,却记住了这个老头,有的环卫工会因为商户乱扔垃圾争执,但他“从不跟商户吵架”。

阅读更多

曹教授|权力不能羞煞底层的尊严

你看下面这图是什么意思? 原来这是环卫部门在“以克论净”考核环卫工。 监管人员在行人道随便选个地方,摆上方框,像考古学家一样,用小刷子把方框里的灰尘扫到一起,再放在精密计量器上称重,一旦超过5克环卫工就会被罚。 扯蛋的事很专业,专业的事很扯蛋。 前不久,“扫土称重,以克论净”再现六朝古都,有环卫工被罚款。 最可耻的领导,不仅不为员工谋福利,还想方设法克扣员工工资。最无耻的权力,不仅以权谋私,还折腾下层。 甚至不惜栽赃陷害。...

阅读更多

凤凰WEEKLY|城市底层劳动者的悲鸣:收入暴跌、随时失业,留不下的城市、回不去的故乡

辰默3月底回到北京后发现,自己租住的村子里,平房空了四分之一。

他在北京当装卸工,住在东五环外双桥附近。这是邻近市中心少有的还未拆迁的城中村,聚集着像辰默这样在北京打零工的异乡人,往常房子非常紧俏。但今年,疫情之下,他很多朋友至今还未返京,他自己的收入也较往常降了一半。

不止北京,变化在很多地方发生。位于深圳龙岗区闹市区的一个城中村,也是打工者们青睐的居住场所。这里紧邻繁华商圈,巷子里是鳞次栉比的自建房,往日热闹非凡,常常一房难求。

但现在,挂在窗口的招租广告消失了,很多房东抱怨今年房子租不出去。经常光顾的小店也关门了,留下的人不得不改变一些习惯。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

CDT 电子报

CDT 本周推荐

推特账号:MHZ-512DAY
@12138963546f

推荐理由:每日公布逢当天生日的512地震死难学生名单。 #512birthday

开放平台: 端点星
推荐理由: Terminus 端点星计划,是在 GitHub 开放平台搭建的一个站点,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备份微信、微博等平台被删文章。该平台两位志愿者陈玫与蔡伟因此被捕受审。即便停止更新了,404文章也值得读者反复回顾。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