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党伟业

经济学人从《建党伟业》看中国电影业

原作者: 来源 China's film industry: Kung fu propaganda | The Economist 译者 庞冰心 China’s film industry Kung fu propaganda 中国电影业 功夫宣传 There’s a ton of easy money in praising the party 赞美歌颂党的电影容易轻松赚大钱。 Jul 14th 2011 | HONG KONG | from the print edition 2011年7月14日|香港|选自打印版 THERE are two ways to make a box-office smash. One is to take an exciting script, hire famous actors, shoot a rollercoaster of a film, distribute it widely and market it deftly. This is the Hollywood way, and it worked pretty well for Harry Potter. 制 作 创票房记录的大片有两种方式。一种是选一部激动人心的剧本,请大牌明星来演,拍出电影中令人惊心动魄的场面,广而告之,将其巧妙地推销出去。这是好莱坞惯用的方式,对《哈利波特》来说成效颇大。 The Beijing way shares some features with the Hollywood way, such as hiring lots of stars and distributing the film widely. But the magic ingredient behind China’s latest blockbuster was one unavailable to the mightiest Tinseltown mogul. It was the power of the party

阅读更多

共识网 | 袁世凯后人质疑《建党伟业》剧情 称袁未签“21条”

昨日,一封署名为“项城袁氏家族联谊会”向《建党伟业》导演发去的公开信在网上热传并引发较多评论,信中称《建党伟业》对袁世凯及其长子袁克定的描述有不当之处。 早报记者昨日就此致电该片编剧董哲,他就这一质疑做出回应表示,《建党伟业》这部电影有其特殊性,既要尊重历史,同时也要留有一定艺术创作空间,而对袁世凯签署“二十一条”的问题,他称“初中课本就有定论。” 袁氏家族联谊会: 吁客观展现历史人物 共识网于昨日刊登了名为“袁氏家族联谊会:致《建党伟业》编导的公开信”,落款日期为7月7日。 公开信中指出了两大疑点,其一是袁克定的人物形象严重错误,信中表示:“虽然影片中袁克定的戏不多,没有更多情节,但人物形象应该与本人相符。影片中编导错把袁克文当成了袁克定,这样的错误在这样一部史实片中出现是极不应该的,是非常低级的,也反映了对历史的不负责任。”其二是袁世凯从未签署所谓的“二十一条”,信中指出:“影片中编导指称袁世凯签署了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袁世凯只是签署了《中日关于山东问题条约》和《中日关于南满即东蒙古问题条约》,这两个条约加一起也只有十一条,而且没有出卖主权的条款。” 公开信的结尾处称,“今天是‘七七事变’纪念日,也是中华民族的‘国耻日’,袁世凯96年前担心和戒备的事情在74年前发生了,这是非常值得我们当代人深思的。” 公开信还表示,“诸位编导,我们对您的作品提出指正,并不是仅对您及您的作品,而是希望还原那段历史,还那段历史以真实面貌,更加客观地展现历史人物。” 编剧: 课本里有历史定论 昨日,早报记者就此致电该片的编剧董哲。对于相声演员李菁在片中饰演袁世凯长子袁克定人物形象不符合的质疑,董哲回应:“演员不是本人,形象上不能做到完全一致,并且他只有一场戏一句台词。” 对于袁世凯是否签署了所谓的“二十一条”问题,他直言:“这个要去问搞历史的人,这些初中课本里都有的历史定论,不是我们编出来的。” 早在电影上映前,董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在写作这个剧本之前,就先罗列了大量历史事件的提纲。从1900年‘庚子国变’到1927年大革命失败,中间大大小小的事件都拉了一个清单。这部电影有它的特殊性,要尊重历史,同时还要留有一定艺术创作空间。我尽量按照‘大事不虚,小事不拘’进行剧本的写作。因为电影不是历史研究,我们只是去表现,通过叙述把这三个阶段表现出来就好了。当然在创作过程中也会有所取舍,不是摆在面前所有的菜都要夹到自己碗里。” 学者: 重评袁不可矫枉过正 近几年,重新审视和评价袁世凯在史学界不乏其人,如著有《袁氏当国》的史学家唐德刚生前评价袁世凯说:“根据他晚年的所作所为,公正而深入的历史学家,也无法否定他是‘乱世之奸雄’。但通观他一生在内政、外交、军事、经济各方面的领导才能,读史者也不能否定他是‘治世之能臣’。”唐德刚也认为,袁世凯做一些事时不免“以小人之心,做流氓之行”。 近几年,一些学者试图突破传统思维模式,以至于对袁世凯等人的评价越来越高。针对这一现象,历史学者唐金培撰文认为,对袁世凯这样复杂多变的历史关键人物,应当还原到当时特有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条件下去分析,不能矫枉过正,更不能有意无意地替他擦洗污点,否则袁世凯重新评价问题就难免有为其翻案的嫌疑。 “如在袁世凯告密是否直接导致戊戌变法失败这个问题上,尽管学术界尚存分歧,但几乎一致认为袁世凯告密是毋庸争辩的史实。不管如何,袁的行为出卖国家民族利益,造成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是铁的事实。从这一点看,袁世凯卖国的罪名是任凭怎么洗也洗不掉的。” 相关链接:袁氏家族联谊会:致《建党伟业》编导的公开信

阅读更多

致《建党伟业》编导:袁世凯从未签署“二十一条”

袁氏家族联谊会:致《建党伟业》编导的公开信  作者:袁氏家族联谊会     韩三平等诸编导:     您编导的《建党伟业》已在全球上映,作为一部历史史实片,其采用简洁的手法展现了上世纪初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较为客观地反映那段难忘的经历,也简述了中国共产党的建党背景,收到了好的效果,但该片对袁世凯及袁克定的描述有不当和错误之处,作为袁氏后人我们必须向您指出。今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袁世凯作为那段历史最主要的参与者和推动者,各种影视剧必会有更多的形象展出,因此,我们有必要发表此公开信,已正视听。     一、袁克定的人物形象严重错误。     《建党伟业》作为一部史实影片编导应该认真对待每一个历史人物,袁克定作为袁世凯的长子在那段历史中的地位举足轻重,虽然影片中袁克定的戏不多,没有更多情节,但人物形象应该与本人相符。影片中编导错把袁克文当成了袁克定,这样的错误在这样一部史实片中出现是极不应该的,是非常低级的,也反映了对历史的不负责任。编导要再现历史,就必须尊重历史,即便是很小的细节,这样影片(一部艺术作品)才能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二、袁世凯从未签署所谓的“二十一条”。     影片中编导指称袁世凯签署了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这是极其错误和对历史极不负责任的。“二十一条”是日本为窃取在中国的利益而向中国政府提出的无理要求,作为一国之元首在“弱国无外交”的环境下,袁世凯据理力争,没有出卖中国的主权,他曾对当时的政治顾问英国人莫理循说“绝不同意那些条款,即使日军打到新华门,也不同意。”     中国当时从帝制迈入共和,这在亚洲众多国家中是第一个建立共和体制,清王朝晚期的腐败、没落,使国力尽衰。辛亥革命改变了中国的政体,但国力仍然贫弱。“二十一条”就是在爆发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大的背景下日本向中国提出的,“二十一条”不是条约,而是日本向中国提出的21条要求,虽然中国政府与日本政府进行了关于21条的谈判,但中国政府从来没有承认和答应,也从来没有签署“二十一条”,而只是签署了《中日关于山东问题条约》和《中日关于南满即东蒙古问题条约》,这两个条约加一起也只有十一条,而且没有出卖主权的条款。     袁世凯一生痛恨日本,从出使朝鲜,后到直隶,都是抵制日本侵略的,尤其是“辛亥革命”后担任中华民国大总统,更是警惕日本的亡我之心。日本对华外交没有进展,非常恼火,“一战”爆发,欧美列强互相厮杀,无暇东顾,日本借口对德宣战派兵进入山东,使青岛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亚洲唯一的战场。德国战败,日本占领山东,袁世凯要求日本撤出山东,日本公然拒绝,反向中国提出了“二十一条”。“二十一条”第一号就是关于山东,日本要承袭德国在青岛的势力范围,一共四条;第二号是关于东北,南满和东蒙古问题,这是七条;第三号是关于汉冶萍公司,汉冶萍是中国最大的钢铁公司,日本提出要中日共管,第三号是两条;第四号是一条,就是日本要求中国政府沿海的港口海湾一律不能对他国开放;第五号是七条,包括要求中国政府聘请日本人做政治、经济顾问,中日两国合作经产,中日两国的军事武器采取一个口径,允许日本在南方修建铁路等等;这五号中的各条加一起就是“二十一条”。关于山东问题,袁世凯批示:“青岛声明交换,一切办法,应按德人,青岛要归还我们的,其他的还按德国的办法,才能给你享受德国的待遇。”关于对中国主权威胁最大的第五号问题,袁世凯批:“此条内容有干涉内政,侵占主权之处,实难同意。”日本人要求“二十一条”速谈速决,但袁世凯采取各种办法拖延并向外界透漏日本要求。他组织高层班子讨论,梁启超、蔡锷这些人都参加了。在整个“二十一条”谈判过程中,以袁世凯为首的中国政府绞尽了脑汁,动用了各种手段,用尽了智慧,共历时3个月,25次,迫使日本两次提出修正案,在日本提出“最后通牒”并以支持革命党、准备发动战争相威胁的情况下忍辱答应了日本的修正案,只签署了关于山东和南满的两个条约,即《中日关于山东问题的条约》和《中日关于南满即东蒙古问题条约》,两个条约均没有丧失中国主权。在确定答应日本修正案要求的时候,袁世凯召开最高层的国务会议,像梁启超、康有为这样的人也参加了,袁世凯在会上讲话:“此次日人乘欧战方殷,欺我国积弱之时,提出苟刻条款。经外部与日使交涉,历时三月有余,会议至二十余次,始终委曲求全,即冀达和平解决之目的。但日本不谅,强词夺理,终以最后通牒,迫我承认。我国虽弱,苟侵及我主权,束缚我内政,如第五号所列者,我必誓死力拒。今日本最后通牒将第五号撤回不议,凡侵及我主权及自居优势地位各条,亦经力争修改,并正式声明将胶州湾交还中国,其在南满内地虽有居住权,但须服从我警察法令及课税,与中国一律。以上各节,比初案挽回已多,于我之主权、内政及列国成约虽尚能保全,然旅大、南满、安奉之展期,南满方面值利权损失已巨。我国国力未充,目前尚难以兵戎相见。为权衡利害,而至不得已接受日本通牒之要求,是何等痛心!何等耻辱!经此大难以后,大家务必认此次接受日本要求为奇耻大辱,本卧薪尝胆之精神,做奋发有为之事业。凡军事、政治、外交、财政,力求刷新,预定计划、定年限、下决心,群策群力,期达目的。则朱使(指英使主尔典)所谓埋头十年,与日本抬头相见,或可尚有希望。若事过境迁,因循忘耻,则不特今日之委曲、奇耻无报复之时,恐十年后,中国之危险更甚于今日,亡国之痛,即在目前。我负国民托付之重,决不为亡国之民。”     袁世凯没有签署所谓的“二十一条”这是历史的史实,现在史学界对这方面的研究已相当广泛和深入,很多史料尽在眼前,《袁世凯朱批21条》原件就保存在天津博物馆内,即将出版的《袁世凯全集》会让人们了解更多历史真相。因此,过去带有意识形态的歪曲历史,现在应该得以更正,这样不但对于历史人物公正,更主要的是对待我们当前的现实。     今天是“七七事变”纪念日,也是中华民族的“国耻日”,袁世凯96年前担心和戒备的事情在74年前发生了,这是非常值得我们当代人深思的。我们现在所面临的环境并不优于当初,因此更应该抚往思今,提升忧患,振奋精神,以免重蹈历史覆辙。     诸位编导,我们对您的作品提出指正,并不是仅对您及您的作品,而是希望还原那段历史,还那段历史以真实面貌,更加客观地展现历史人物。我们希望您能够拍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把更真实的历史展现给广大观众,通过您的作品让人们知荣辱、勤奋进,唤起全民族奋发向上的精神,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     仅此   颂安     项城袁氏家族联谊会     2011年7月7日     来源: 共识网 |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T连载】Oozgur新疆漫画

敏感词周报

【网络话语馆】红色键盘侠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youtube频道: guanguan

微信公众号:它基金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