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网

开心网:曾经沧海

在我所熟悉的各种败走麦城的创业“大片”中,“守株待兔”是最为经典的一个桥段,屡屡出现,每每令人叹息。他们抓住了或者遭遇了第一次突然的巨大的商业机遇,在完成鲤鱼跃龙门之后,固执的迷信企业规模,资金实力,发展战略,甚至个人能力,企业文化,无法直面市场环境的突变及用户需求的变迁,从而无力迎接第二次机遇或者挑战,并终至消隐于江湖 还记得开心网吗?那匹黑马?生于2008年2月,盛于2009年岁末,卒年不详。 还是先让我用另外一个故事来导入开心网的起伏沉转吧,因为于我而言,这两个创业故事竟有着令人唏嘘的相似。 故事纯属事实,并无虚构,故事开始于2002年。那年,一个后来才得以认识的年轻创业者,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以100万元的代价投资了一家电脑摩托车的作坊企业,当年时并无传奇征兆,无人料及的2003的一场非典竟造就了中国电动摩托这行业销售额的疯狂增长,后来事后诸葛亮们这样总结:非典迫使工薪阶层弃公共交通,转向自驾电动摩托,开启了电动摩托正式走进消费者市场的大门;非典促成了当年,行业销售规模1000%的暴长,从两亿元直逼二十亿元。 于是传奇开始上演: 2003年朋友的企业超过6000万元,2004年超过1.5亿,朋友关闭了其他所有公司,出任彼公司的总裁,至2007年,我结识他时,他的企业年度销售额超过五亿人民币,名列无锡查桥(中国电动摩托车之都)前五强,他修建了查桥一带规模最大厂区,规模堪比通用汽车,他重金聘请了周迅,林心如,孙楠等明星作为产品代言人,他的名片台头贵为“董事会主席”。彼时的他一时风光无限,傲视行业内各路英雄。既是朋友,我便建言:何不乘此良辰美景,引进战略投资,谋求更大发展。朋友踌躇满志:滚动资金加上银行贷款,足以支持企业发展,出让股权得不偿失,企业三年内必将上市。 同样是无人料及,风暴还是在不期然间降临,2008年他的企业年度销售目标是十个亿,两个季度过去,销售额只是刚刚超过一亿六千万,多品牌战略开始显露出极大的破绽,销售回款不力,供应商不肯赊账,银行拒绝贷款,百般无奈,朋友开始尝试高利贷……后来的故事我不说你们也都猜得到。 在我所熟悉的各种败走麦城的创业“大片”中,“守株待兔”是最为经典的一个桥段,屡屡出现,每每令人叹息。他们抓住了或者遭遇了第一次突然的巨大的商业机遇,在完成鲤鱼跃龙门之后,固执的迷信企业规模,资金实力,发展战略,甚至个人能力,企业文化,无法直面市场环境的突变及用户需求的变迁,从而无力迎接第二次机遇或者挑战,并终至消隐于江湖,“泯然众人矣!”   好吧,我们还是回到开心网,让我们先看两个曲线: 一个是新浪微博全球流量的上升曲线,一个是开心的下降曲线。媒体这样注解: 数据则显示,kaixin001.com的页面访问量最近三个月下跌30.22%,人均页面访问量也下滑-20.4%。从alexa排名来看,开心网已经落后于新浪微博、人人网、豆瓣、腾讯朋友等SNS社区网站。 若从2010年年初算起 ,一年半时间,开心网的每日用户量跌去约65%。曾经风光无二的开心网,正在无可奈何花落去。 为何一家创建于2008年2月,同年即获得北极光500万美金投资,次年又再次吸入包括启明创投、北极光创投和新浪网,总投资金额为2000万美元的互联网黑马陨落的如此急速?为何号称最牛的中国互联网产品经理之一的其创始人能把“直挂云帆济沧海”的励志片彻底的改造成为“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文艺片。 我们试图从过去寻找端倪,于是发现诸如此类的记录: (2008-09-15 23:30:01) 易凯资本CEO王冉这样归纳开心网的成功要旨:一、病毒式口碑营销的价值尤为重要,这是Web2.0时代的营销方向,二、模仿并非毫无价值。事实上,开心网最主打的几个功能都是Facebook的直接翻版。当然他不无担心:一个是如何保持人气,到目前为止开心网尚未证明它是一家拥有卓越的产品创新能力的公司。仅靠模仿人家的几款游戏和几个功能是远远不够的。另一个问题也是更加根本的问题,那就是假设能够保持住并且不断凝聚更多的人气,如何把人气转化成盈利。以为有了人气就自动有了价值多少有点自欺欺人。他最后顺便说一句,如果开心网在一两个月内还不能推出更加有意思的新功能和新服务,我在上面可能也不会呆太久。 一年多以后,2010年5月31日腾讯科技讯消息,启明创投合伙人、开心网投资人童士豪透露,开心网已盈亏平衡,不惧Facebook入华。他继续讲道“大家也很清楚,历史上至少这十多年来还没有任何一家国外的互联网网站在中国能够做得非常好,主要原因还是本土化的问题。”他对开心网甚有期待:“对于开心网来讲,我希望的是用户喜欢在上面玩儿,觉得产品做得好,到位,服务好,跟他生活息息相关,这个我觉得是最重要的。” ……时间继续推进到2011年7月15日,“来自投资界的消息称,昔日国内SNS明星企业开心网在赴美上市遇阻,已经错失最好的上市机遇。更有悲观的分析师认为,开心网上市已经不太可能了。” 何以至此?开心网的起伏跌宕,众说纷纭,大致总结一下无非有这样两种说法: “不够快”——“相比善于炒作热点话题的新浪、财大气粗的腾讯,开心网没有发挥出创业公司“快”的特点。犹疑不决的程炳皓直到2010年5月才允许第三方应用接入,当月第三方组件仅14个,2011年1月才完全开放接入。“ “应用无力论”——开心网为什么不能成为中国的Facebook?代表人物:前雅虎中国总裁谢文。在他看来,开心网一开始就错了。Face-book做的是通用平台,靠平台来带用户;而开心网被称为“恶搞型社交娱乐网站”,主打偷车位、卖奴隶和偷菜,是靠应用来带用户。 关于这两种观点,我有不同理解。一,对于创业企业而言,快不快不是决胜的最关键,关键是方向,一旦方向选错,你能做的只能是努力犯错。二,谁说应用无用?应用当然可以造就平台,twitter是一个应用,腾讯也是从qq开始。开心网之殇,不在于它从网页游戏应用开始,不在于它开放api不够快,在于它没有及时察觉用户需求的变迁,没有及时把握住第二次机遇。还记得09年至10年年间,开心网上最吸引用户的是那两块内容吗? 没错,一是朋友转帖、二是网页小游戏。 非常可惜,它没有认清“转帖”这个需求的实质:中国现在并不需要一个中国版的facebook,用户当下最需要的是一个可以承载发言权知情权的社交网络。大约有六十年了吧,中国一直是一个相对“禁言”的社会,有什么能比满足民众沟通交流这个需求更大呢?有什么能比开启民智宣泄民众秘密和情绪更有吸引力的呢? 当年只是数月间,程炳皓用几个小游戏,让开心网这个名字风靡全国,聚集了千万数量级的用户,构建一个社交网络的雏形,这肯定算一个奇迹,但是他和他的投资人显然轻视了那句话“马上得天下,却不可马上治天下”。不经意间,开心网错过了微博,也错过了远大的前程。程或是一个好的产品经理,但显然不是一个用户需求分析大师;曹国伟给了程第二笔钱,却用新浪微博亲手埋葬了开心网的未来。 程炳浩曾经这样诠释开心网名字的源来:白领在繁忙的工作中需要开心,开心更能联结人的情感。这个释义,至今看来,有点扯淡,世上哪有任何一种开心,可以旷日持久?成功得于偶然,并无任何不妥,关键是看能不能抓住下一次机遇? 说到这,若问:当今互联网江湖,谁是“抓第二次机遇”的顶尖高手?谁又在紧锣密鼓的抓他的第二次机遇? 我略微思量,说:恐怕正是马化腾和他的移动互联网产品“微信”,微信对于马化腾的重要意义在于,这是他从虚拟网络社区转向实名网络社区的最好机遇,一旦他能构架成功,恐怕十年之内又是难逢对手。所以,近来在雷军的米聊和微信的赛跑中,我们看到了微信的后来居上,看到了微信团队绝不手软的投入,于是看来,米聊极有可能是这场残酷比赛的一个过客而已。 似乎有点越扯越远,好,就此打住。 本文首发于《企业观察家》九月刊 作者微博: http://weibo.com/1723094887/profile/ © 推荐 for 互联网的那点事 , 2011. | Permalink | No comment | Add to del.icio.us Post tags: 开心网 你可能也喜欢: 环球企业家:告别开心网 开心网开始收费了:送生日礼物需付费2元 程炳皓:只要开心网这个名字 模仿无错请勿抄袭 在信息架构层次对比开心网和Facebook的设计 开心网用户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无觅 Feed enhanced by Better Feed from Ozh

阅读更多

国内SNS为何不敌微博?

图为2010年2月至2011年2月间新浪微博与开心网001的用户关注度走势。来源: Baidu Index 颇有些人问过我这样的问题,也间或被采访过一两次,这里我愿意梳理一下,完整地表达一下我对这个现象动因的看法和思考。 在国内,经验感觉告诉我们,微博远远比SNS火,甚至有“开心网群体大面积迁向新浪微博”的说法。但反观国外,Facebook目前的估值是Twitter的8倍有余,用户数量也有6倍左右。按照国内对国外的模仿,出现微博比SNS火,看上去有点奇怪,值得琢磨一二。 来源: 魏武辉的博客:It talks 第一个理由很浅显,属于商场竞争法则,就是“谁更有钱”。 国内的SNS之翘楚不过人人开心,人人的今年一季度收入按照公开信息显示,不过2000万 美元出头,而国内微博,虽然并无独立上市公司,但无论是新浪腾讯,还是搜狐网易,抑或百度和139说客,哪个不是单季度收入超过1亿美元的主。特别是新浪 腾讯搜狐,都是放出话来要死磕微博项目,在巨大的资本力量推动下,微博应用盖过SNS,也就不奇怪了。 但这里显然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如果这个应用不讨国人喜欢,再多的钱恐怕也无济于事。 从文化上讲,微博,比SNS更契合中国人的心性。 微博虽然更倾向于一种媒介性质,但也有社交网络的基因,SNS自更不用说。而中国人的网上社交的特征之一是:线下关系线上化。一般人在社交网络上的 与他人连接,很多都是现实社会中的熟人。这一点在大学生中特别明显——有太多的大学生用QQ和同屋那位就坐在ta身后的人网上聊天——而这就意味着,一旦 生活圈子发生改变,原来惯用的SNS就会逐渐疏远。 以人人为例,它的主要用户群体是大学生。这些人在学校使用人人频频,但一旦毕业工作,生活圈子发生重大改变之后,便渐渐离开人人。人人这个网站也真是可怜,辛辛苦苦培育了一大堆用户接触了社交网络,待到这些用户开始自己赚钱之后,反而离平台而去。 有论者说,微博是一种“仰望文化”,也就是很多人关注的人是自己都承认自己需要仰望一下的。在微博中,学生群体的这种仰望式关注,并不会导致他们毕业后离开这个平台。可以这么说,相对于人人网而言,微博更接近真实社会。 而至于开心网,则是靠游戏快速上升起来的。一旦继偷菜抢车位那股热乎劲过去之后,白领们厌倦了开心,也是情理之中。故而与其说开心是一个社交网络,不如说是一个社交游戏。游戏这个东西,产品研发一旦跟不上,就会后继乏力。 更重要的,在我看来,是微博符合中国人“他者文化”精义的。 按照孙隆基在《中国文化的深层次结构》一书中的说法,中国人对自己的评价来源于他人的评价,行为规范也来源于他人的要求。比如一个中国人独自出国, 可能会恪守一些所谓礼仪:不乱吐痰,不大声说话。但如果一群中国人出国,由于身边的人对这些行为见怪不怪不会太过苛责,该国人也会变得随意起来。同样一个 人,就因为身边的人不同,行为处事会大相径庭。 微博和SNS,前者更能够让中国人感受到他者的存在。一般人对自己微博界面最关注的地方,未必是那一堆别人说的话,而是右上角“×条新评论、×个新 粉丝、×条微博提到我”。这个小小的区间吸引了巨大的注意力(不过明星例外,想必拥有700万粉丝的姚晨要关注这三个数字,会晕过去的)。这三个数字都是 他者对自己的某种评价——与其说中国人虚荣心重,不如说中国人更在意周遭他人的看法。从这点出发,一些用户去购买僵尸粉,以显示自己广受欢迎,也是有文化 背景的。 而SNS这块相对很弱。人人网直到今年头上,才推出类似“@人”的功能。在人人页面上,我和张三讨论李四如何如何,即便想让李四知道都大费周折。李 四自己也搜不到他人对TA的评价(微博搜自己用户名即可)。SNS网站走的是个人全方位展示的路径。但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中国人整体上是一个内敛的民族 ——这并不是说中国人不喜欢成名成家,而是中国人不喜欢通过高调宣传自己成名成家。 故而,从文化根源上讲,SNS并不符合国人的深层意识,这一脉,可能从商业角度出发能够存活,但很难有大发展,除非进行符合中国人文化的大幅改造。这也就是我过去一篇文章所提到的,门户时代搜索时代,国人尽可以拷贝国外的网站,但社交网络,几乎行不通。 (注:本文提到的SNS,取的是最狭义的概念,Social Network Sites,即类Facebook网站。而所提到的微博,则是中国化的微博,并非twitter。Twitter虽然是中国诸微博的效仿对象,但其实运作机理已经很不相同。) —— 刊发于《21世纪经济报道》当期专栏 —— 本文没有涉及到垂直类SNS,相对来说,我更看好垂直社区,可以参见我过去一篇文章: 基于知识链结构的社交网络   你可能还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新浪微博集团类官方微博信息传播模式分析 旧闻:微博营销十大模型 想到,微博还能火多久 谁来取代QQ? NOKIA的“全社交网络发布会”深度剖析 从“微博控”到“控微博”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彭帅事件相关敏感词

【老大哥馆】数据跨境安全网关

【404档案馆】从“习大大”到“习近平思想”:个人崇拜如何进化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youtube频道: guanguan

微信公众号:它基金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