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杂志

美国之音 | 对比新闻 : 薄熙来,每临大事有静气?

自从北京高层免除了薄熙来重庆市委书记职务后,这位唱红打黑起家的政治局委员就销声匿迹了,连中组部长李源潮到重庆宣布领导班子变更时,这位前任市委书记也缺席了只有接任的张德江出现的“交接”大会。最近有消息说,薄熙来正在北京家中休息,“平静坦荡”,但有批评人士说,这是薄派发出的又一个“谎言”。 温家宝在两会上严厉批评重庆市委市府、中央宣布“调整”重庆班子之后,重庆当家人薄熙来就从公众眼里消失了。几天来,海外中文网上有关薄熙来下落的消息满天飞:薄熙来已被“双规”;妻子谷开来已被逮捕;等等。但都没有得到独立消息来源的证实。 *薄熙来“平静坦荡”?* 不过,据中国微博上的消息,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的姐姐谷丹说,薄熙来在家中平静坦荡。这一消息是来自乌有之乡活跃作者北京航天航空大学教授韩德强的微博。他说,谷丹和丈夫李小雪去参加邓力群之子邓英淘丧礼时,谈到了薄熙来的情况。其原话是,薄在家休息“平静坦荡”,薄熙来“少年文革经风浪,怎么在乎一些小人。” 当年毛泽东在世时,曾这样评价叶剑英元帅:每临大事有静气。意思是,自古以来贤圣之人、干大事业、或胸有大志者,越是遇到惊天动地的大事、险事,越能心静。 *姜维平:薄家散布谎言* 在东北当记者得罪了薄熙来而坐牢多年的姜维平,一直对薄熙来批评有加。他在其多维博客最新文章中说,薄家人所散布出来的,都是“谎言”。 姜维平说:“据我二十多年的观察所知,每每在重大的政局变故的关键时刻,薄熙来家族及其死党都会放出一些稳住其阵脚的谎言,试问,薄熙来在2月9日在记者会上说,中纪委没有调查他,难道不是谎言吗?” *北京有无调查薄熙来?* 据美国之音驻北京记者张楠3月9日报道,在当天重庆团开放日,薄熙来黄奇帆针对王立军事件回答了记者的问题。美国之音记者问薄熙来,他本人有没有受到调查。他连续说了两个“没有”。 曾在香港文汇报驻东北记者站工作多年的姜维平说,“薄熙来说中纪委没有调查他,难道这不是谎言吗?中纪委不事先调查他,能够果决地撤销他重庆市委书记职务吗?”事实上,就在薄熙来回答记者问题后没有几天,温家宝就在两会闭幕后的记者会上批评了重庆政府,并在其后的第二天,李源潮和张德江就飞到重庆,将薄熙来“拿下”。 *薄熙来妻子谷开来已“急流勇退”?* 姜维平说,2011年3月9日,薄熙来同样在两会上说,谷开来早就在10多年前“急流勇退”了。2012年3月9日,薄熙来又对记者说:“他说:“我和我夫人也没有任何个人资产。几十年就是这样下来了。我夫人本来是司法部很早以前认可的律师,在大连期间办律师所就搞得很成功。……就是担心会不会有人给我们造谣说我们通过律师所挣点钱,就把她的几个分所一遭全关掉了。那是20年前的事。现在(她)几乎(就是)在家里边给我做一些家务。对她做出的这种牺牲,我很感动的。” 对此,姜维平说,“现在北京的昂道律师所和她一点关系没有吗?”据中国互动百科介绍:北京市开来律师事务所(现名北京市昂道律师事务所),由著名大律师谷开来女士创办,借鉴英美律师事务所的操作方法,结合中国实际情况而建立的综合性律师事务所,主要处理国内和中外经济、文化往来中涉及到的各种法律业务。 中国百度百科介绍:谷开来,曾用名谷开莱。生于1960年。薄熙来的夫人,原总政治部副主任、新疆区委第二书记谷景生将军之女。薄熙来的第二任妻子,北京开来律师事务所主任,1995年开来律师事务所由大连迁往北京。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后读国际政治学硕士学位,为职业律师。 *王立军进领馆同谷开来有关系?* 姜维平还问道:“难道王立军跑到美领馆与谷开来案没有关系吗?”据海外流传的“王立军自白”,由于谷开来的这些背景优势,薄熙来认为,“谷开来北京熟,人缘广,懂法律,主要负责沟通中南海与重庆官场的信息和关系。” 不过,在姜维平推荐刊登在开放杂志上的这篇“王立军自白”并没有谈到他到美领馆和谷开来有什么关系。 *薄熙来设计了姜维平冤狱?* 姜维平还说,10年前的两会(2002年3月9日)上,薄熙来说,他和姜维平所陷的文字狱没有什么关系。而姜维平说,2000年12月5日(薄熙来是大连市委书记、市长),大连国安局抄了姜维平的家,留下一份扣押物品清单,包括一份《薄熙来当选大连市长目击记》手稿。姜维平认为,这是薄熙来整他的绝好物证。 *薄熙来:重庆打黑无刑讯逼供* 今年3月9日,薄熙来在两会期间还对记者谈到了重庆打黑中的刑讯逼供问题。记者张楠这样报道:“重庆有个叫李俊的亿万富翁逃到国外。他最近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称,他在打黑运动中受到刑讯逼供。美国之音记者问,刑讯逼供这类事在重庆是否只是个别现象,谁该对此负责? 薄熙来回答说:“第一,你说的这个亿万富翁是谁我并不知道。第二,重庆在打黑除恶中,我了解的情况,负责任地讲,没有刑讯逼供。重庆的确在打黑除恶过程中涉及的面比较宽,但是我们是依法办案。……如果有什么确切的根据,你们可以提出来。但是我希望不要传谣。” 薄熙来说他不认识李俊,重庆办案中“也没有刑讯逼供。”但是,“王立军自白”中说,“四是李俊案。实话说吧,这是牵扯成都军区的大事,他和军区合作了20多年,购买了几块土地发了大财,财产45个亿啊,光银行现金存款就两个多亿啊。张海洋当政委时看好了一块,想叫李俊交出一点,给他小侄女搞房地产,她也想赚点钱呗,但李老板不给面子,张政委很生气。而且,张还想利用这事整肃政敌,就找薄熙来帮忙。” “薄告诉我说,这事得办呀,军队没小事,必得办好,这是感情投资的佳机,再说,他(张海洋)与我从小穿开裆裤一起长大,也不能不给面子。于是,我找人伪造了匿名信,假装收到群众的举报信才查他,把李俊抓起来了。关了不长时间,他给了部队4000多万摆平了,但答应给个人的钱没兑现,薄熙来又下令抓他。这小子命大,他跑路了,我们就抓了他们家30多口人,都判了刑,李俊的哥哥李修武判了18年。薄熙来说,让他死在监狱里,谁叫李俊在海外大声喊冤呢!” 在中国两会期间,李俊在海外接受了华盛顿邮报和金融时报的采访,他说,当时办他案子的人给他上老虎凳几天几夜,让他生不如死。他说,2009年12月4日,他被警察抓住、蒙面、上铐、带走审讯。 金融时报援引李俊的话说,“在接下来的三个月,他遭受了长时间的肉体和精神折磨,通过刑讯逼供,他们试图让他承认,他是一个从事贿赂、贩枪、拉皮条、高利贷和支持非法宗教组织的黑社会老大。在审讯的多数时候,他的手脚都被绑在“老虎凳”上,后背是带钢条的铁凳而不是椅子,他经常被打、被踢、被电棍击中。” “头一个月,他被关押在重庆市的一个拘留中心,有数十名其他商人也被指控为犯罪团伙,他说,所有的人都被严刑逼供。” “他有非常详细的包括姓名、日期、地点和手机号码的记述,证实了一些商人的辩护律师所说的,打黑运动中广泛使用了酷刑。” *李庄案震动法律界* 还是在2010年的两会上,薄熙来谈到了重庆著名的李庄案。中新社(3/6)报道,李庄案庭审程序非常合理,完全符合法律程序。他说,李庄“这个事情,他的刑期也就是两年半,跟那些黑恶分子的刑期相比要短得多。” 48岁的北京律师李庄是北京康达律师所的合伙人。而中共元老彭真的儿子傅洋也是该所的主要负责人。 2009年12月12日,李庄被重庆警方刑拘。李庄被控涉嫌辩护人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警方称其教唆嫌疑人龚刚模编造曾被刑讯逼供。重庆警方说,作为涉黑被告人龚刚模的辩护律师,李庄被龚刚模检举。李庄涉嫌教唆龚刚模编造被公安机关刑讯逼供,教唆“翻供”。重庆检察院随后以诉讼代理人毁灭证据、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等罪名对其提起公诉。 重庆司法当局的做法,涉及到了法治、司法独立和程序正义、律师职业道德和人身权利、金钱利益和腐败、媒体“通稿”及更多内幕的争议,在社会上,特别是中国法律界引起了诸多讨论。中国知名律师张思之、贺卫方、陈有西等人对重庆的做法提出了强烈质疑和反对。 2009年末2010年初重庆法庭对李庄案进行了一审和二审,李庄二审被判处一年六个月徒刑。2011年4月李庄就要刑满出狱时,重庆司法当局准备再度审理李庄“遗漏罪行”,但最后由于种种压力和原因,检方撤诉。李庄于2011年6月11日刑满出狱。 在开放杂志刊登的“王立军自白”说,“特别是律师李庄,这事使薄熙来很劳神。薄熙来说,彭真的儿子与他做对,不整倒李庄,脸往哪放?于是,我们又伪造了证据,情节是编的,证词是假的,判决是‘走过场’,尤其是那张李庄洗桑拿浴的照片,是电脑技术合成的。” “我下令公安局把假材料给了中青报。说来也巧,正好1999年中青报还批过我呢,如今被我们利用了,真是‘风水轮流转’啊!但这事整大了,也整漏了,第一季,我们赢了,把律师吓破了胆;第二季却尴尬地输了,薄熙来不在乎。” *李庄助手马晓军说出真相* 这篇“王立军自白”说:“但我觉得我们的处境有点不妙。于是,我派兄弟们监控了他的助手马晓军,也恐吓了律师朱明勇等人,但效果似乎不太好。我向薄熙来汇报,他说,一不做,二不休,无‘毒’不丈夫,下手不狠,怎么能成事业。” 就在王立军进入美国领馆之后,今年两会开会之前,李庄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了前助手马晓军的文章,谈马晓军自己当年为何在李庄案庭审时不出庭作证的原因。马晓军说,是警方强迫他“失踪”“自愿”不出庭的。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中国新一轮镇压:中国2011年新闻自由

世界上最大的记者组织国际新闻工作者联合会(国际记联)亚太区分部一月二十一号对外发表了一份标题为“中国新一轮镇压:中国2011年新闻自由”的监察新闻自由的年度报告。报告揭示,随着2011年二月份中东茉莉花革命的浪潮传送到中国之后,中国国内外的记者在中国的采访环境更加恶劣,不少记者被辞退或者被迫离职。互联网仍然是中国政府镇压的目标。而外国记者的签证被拖延更成为官方向记者进行威胁使其就范的手段。 *中国的新闻自由在2011年遭受重大的挫折* 国际记联在年报指出去年二月份中东和北非地区茉莉花革命浪潮迅速传到中国国内之后,激起了中国境内呼吁发动“中国茉莉花革命”的抗议活动,国际记者联合会监测到多名新闻记者、因特网博客作家、艺术家及维权律师被中国公安部的国内安全保卫警察及其代理短期非法拘留、滋扰及虐待,这些人最终获得释放。但是它们仍然受到家居监视或被起诉。该年报说,中国的新闻自由在2011年遭受重大的挫折。 国际记联的发言人胡丽芸在该年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过去一年有十六名记者被迫离开工作岗位只是冰山的一角,她相信有更多的记者被迫离职,但是目前得知究竟有多少记者被迫离职。 法新社报导说,因为在2012年晚些时候中共十八大将选举产生新一代领导人。随着中共当局在十八大召开之前试图压制反对派的声音,这种情况可能会进一步恶化。该社引述胡丽芸的话说:“ 每当领导层换届的时候,中共当局有责任确保社会稳定。他们不会容许任何形式所谓的‘不稳定’。” 香港资深的媒体工作者,香港开放杂志的总编辑金钟在接受美国之音中文部专访的时候表示这份报告说明了记者在中国所面临的恶劣环境,尤其在是在中东和北非地区爆发茉莉花革命之后。他说中国很多年轻人和许多网民在中东和北非地区爆发茉莉花革命之后,非常的激动而举行了三次集会,立即被中共当局镇压下去。 金钟说:“因为他们非常的紧张,在茉莉花革命被镇压之后,他们又抓了很多人,跟着就有艾未未事件,跟着毛派死灰复燃。在这个大背景下,他们对新闻传播的控制就非常的敏感。就把这些动态的事件压制在大家都不知道的状况下。” 金钟表示,中国政府对外国记者的政策是“画地为牢”。 这个政策始终是没有改变的。他们圈了一个范围,这些记者只能在这个范围活动,出了一步都不行。比方说阻止CNN记者陪同好莱坞影星贝尔访问山东临沂的维权人士陈光诚。 金钟说:“从陈光诚这个案子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对消息和新闻的封锁简直到了铜墙铁壁的地步,完全把他孤立地禁闭在家中” *互联网是中国政府镇压的主要目标之一* 国际记联在这份2011年年度报告中指出互联网是中国政府镇压的主要目标之一。在加紧控制因特网方面,中国国务院成立了一个专门监察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自该部门成立后,超过六千个网站被指 关闭。而对外国媒体报导的规章也突然收紧,同时为了避免外界的审议,中共中央中宣部及省宣部于2011年起开始更变对媒体禁令传递得做法,不用文字改用口头传递,并着媒体不能用文字记录。该年报结论说,这种做法引证,中宣部或者相关的部门明了有关的禁令或者指令都违反新闻自由。 *中国网民千方百计突破网络封锁* 香港开放杂志的总编辑金钟指出中国网罗了许多外国归来的高科技网络人才利用他们的技术来构筑一个天罗地网来控制中国的网络。尽管如此,他们对互联网的使用却无法彻底的控制。很多网民用许多方法翻墙去突破网络的封锁去浏览官方不让浏览的网址,获取国外大量的信息。 金钟说:“所以这个情况就处于一种斗智的状态。” 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在华盛顿短暂停留的期间,这个星期三接受美国全国公共电台访问的时候也指出尽管中国设法监控网民通过因特网社交网址来讨论中国的时事和政治社会问题,可是网民们总是领先一步,通过各种代码来讨论西藏问题、基本自由、以及中国的政策、政治制度和经济等问题。 * 加强因特网有效运作* 因此金钟认为在二十一世纪因特网,手机等多媒体的时代突破中国新闻封锁管制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加强互联网和其他手机传媒有效的运作,使得上亿的网民得以获得国外的信息。他说他把一些抢手的文章放在网上,比方说去年开放杂志十月份杂志的一篇关于毛泽东情人的文章,据说中国大陆已经有上百万的网民通过不同网站的下载而阅读了这篇文章。他说像这种事实说明我们不能把工作只放在 传统的媒体上。 他说:“我们还必需在互联网上多用些工夫去把它做的更好。这样的话我想未来我们的传播空间还是有希望的。” RSSリーダーで読むために変換しています まるごとRSS

阅读更多

法广 | 国际纵横: 中俄两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

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表示,俄罗斯不会允许以联合国安理会的名义对某些国家实施单方面制裁,以便颠覆其政权。安理会的决议草案没有考虑到俄方的关切,也没有写入外部势力不得武力干预叙利亚局势的相关内容,这意味着西方国家不排除对叙利亚使用武力,不排除他们在叙利亚重演其在利比亚的做法。他说,抵制部分国家以武力手段达到自身目的的企图是联合国安理会的职责,联合国安理会今后不应再让那些可能使某些国家以武力手段达到自身目的的决议获得通过。俄罗斯曾警告称,将在联合国反对任何谴责阿萨德政权的决议。路透社指出,在3月放弃否决权并允许北约空袭利比亚之後,叙利亚已经成为俄罗斯紧守的红线。 不过,面对叙利亚政权对国内民众运动的残酷镇压,北京与莫斯科的态度与基调还略有不同。中国以不干涉内政为理由,没有向叙利亚施加压力,要求它进行政治改革。而莫斯科则做出了另一种表态。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表示,叙利亚领导层应该在国内进行改革,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的话,那么就将被迫下台。梅德韦杰夫说,俄罗斯和其它国家一样希望叙利亚停止流血,并且将这一立场传达给叙利亚领导层。梅德韦杰夫在俄罗斯安全会议上说:“我们通过自己的渠道积极与叙利亚领导层交往,我们要求叙利亚领导层进行必要改革。”他强调:“如果叙利亚领导层不能进行这种改革,那么它将不得不下台,但是作出这种决定的不应该是北约和个别欧洲国家,而应该是叙利亚人民和领导层。” 另外,俄罗斯还积极参与促成叙利亚国内各派之间的谈判与对话。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米哈伊尔•波格丹诺夫表示,莫斯科可能成为叙利亚当局与反对派的谈判场地。其中一支反对派代表“叙利亚境内反对派”将于10日抵达莫斯科,11日访问俄罗斯外交部。 波格丹诺夫8日在希腊罗得岛出席“文明对话”第九届世界公众论坛框架下的“阿拉伯世界的最新变化”圆桌会议后表示:“应俄罗斯组织‘俄罗斯亚非人民团结与合作协会’的邀请,由5-6人组成的叙利亚反对派代表团将于10日晚飞抵莫斯科。代表团应该会在协会举行会谈,可能还会与我们的议员举行会谈,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他们将于11日访问外交部。”另一叙利亚主要反对派代表团“叙境外反对派”预计也将于10月到访莫斯科。 俄罗斯外交部准备与叙利亚反对派领导人就叙利亚局势交换意见和看法,阐述俄方立场,听取叙方的评价和预测。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专办最近指出,叙利亚安全部队以及要求民主的抗议者之间的暴力冲突导致的死亡人数又有所增加,目前已超过2900人。叙利亚从今年3月开始出现大规模民众抗议活动,并引发示威者与安全部队之间的流血冲突。人权事务高专办发言人科尔维尔称,最新的死亡人数是根据人权高专办目前收到的一个个具体的死者名单来统计的。联合国方面一直对叙利亚局势表示高度关切。潘基文秘书长已多次强调叙利亚的暴力必须立即停止,人权理事会也已要求成立专门的委员会,对该国严重侵犯人权事件开展调查。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负责普遍定期审议工作组审查叙利亚会议10月7日在瑞士日内瓦举行,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代表何亚非表示,中方注意到叙在促进和保护人权问题上面临严峻挑战,希望叙政府采取有效措施,保护民众的各项人权,早日实现经济社会的稳定发展和人权事业的全面进步。中国媒体报道说,何亚非指出,中方高度关注叙利亚局势的发展,认为解决叙利亚问题应遵循以下原则:第一,叙利亚各方保持最大限度克制,避免一切形式的暴力行为和更多流血冲突,推动叙利亚局势尽快走向缓和;第二,积极推进由叙利亚主导的、具有包容性的政治进程,以化解叙利亚当前危机;第三,叙利亚政府尽快落实改革承诺,叙利亚各方建设性地参与政治进程,使叙利亚局势早日恢复稳定;第四,国际社会的帮助应是建设性的,应有助于缓和叙利亚紧张局势,有助于推动政治对话化解分歧,有助于维护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更要符合《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特别是不干涉内政原则。 在国际舞台上,面对西方国家,中国与俄罗斯近来似乎正逐渐靠拢。俄罗斯总理普京即将赴中国访问,这是普京宣布参选下届总统之后首次出国访问,北京成为他的首选,这无疑显示出普京对中国的重视,据报道,普京将于11日至12日访华,将与温家宝总理和胡锦涛主席举行会谈。前不久,在利比亚问题上,中国与俄罗斯的立场也比较相似,北京与莫斯科虽然没有在安理会上阻止通过空中军事干预利比亚的决议,但事后又认为法英美等国以及北约的行动超过了安理会决议的范围。章文先生最近在开放杂志发表文章,论述了中国在利比亚的外交失败 。文章说,自年初利比亚战事肇始,中国政府一直就秉持著“不主动”的外交立场。中方从未向利比亚反对派表达过口头上的支持,更未提供实际上的援助。冷眼卡扎菲屠杀反对他的民众,旁观利比亚国内血流成河。直到反对派攻佔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赶走卡扎菲后,中国政府以前对利比亚反对派的“冷脸”才开始挤出一丝笑容,8月24日,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表示,“中国一贯重视利比亚“国家过渡委员会”在解决利问题上发挥的重要作用,与其保持著联繫。希望未来新政权採取有效措施,凝聚各派力量,儘快恢复正常社会秩序,并致力于开展政治经济重建,使利人民早日过上安定、幸福的生活”。比之前令人听了耳朵起茧的“尊重利比亚人民的选择”之类的空话,马朝旭的新表述显然更具实际意义,如同一根伸向利比亚反对派的橄榄枝。不仅如此,现在中方又向前进一大步,派员参与了此前一直拒绝参与的“利比亚之友”国际会议。“利比亚之友”组织源自利比亚问题联络小组,该小组于今年3月29日在英国伦敦召开的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上成立,目的在于对利比亚採取的国际行动进行政治协调,并与利比亚各派建立联繫。但中国为避免给外界造成支持利比亚反对派的印象,一直拒绝参与这些会议。好比一个人在社会上,国家在国际事务中也是很忌讳言行不一的。在对待利比亚反对派的问题上,相比法英等国的态度鲜明始终如一,中国随事态变化而改变自己态度的做法令人观感非常不好。很显然,中方态度的转变是利益使然。此前网传利比亚反对派表示“将用石油惩罚中国、俄罗斯的不支持”。现在看来并非无穴之风。不用考虑欧美因素,仅从利比亚反对派的角度出发,按照简单的人情世故,在石油合作上优待支援自己的国家而冷落甚至惩罚不支持者,是很自然和正常的。早些时候,利比亚反对派就打出横幅向中方传达了他们的意思:我们未来的关系取决于我们当下的关系。这已经说的很清楚了,难道那些旁观者还奢望获得同等待遇么?文章表示,回顾这大半年来政府在利比亚问题上的表现,真是令人对中国的外交感到失望。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胡耀邦之子领头批党内民主不如30年前

联络我们 | 繁體 | 简体 2011年 8月 28日 飓风“艾琳”横扫美国东海岸七人丧生 反恐有成:911十周年,美国更安全 港大集会捍卫言论自由,内地人士超感动 赖幸媛:九二共识是协商基础应被尊重 胡耀邦之子领头批党内民主不如30年前 选择语言 Afan Oromo Albanian Amharic Armenian Azerbaijani Azeri Bangla Bosnian Burmese Cantonese Chinese Creole Croatian Dari English Worldwide French Georgian Greek Hausa Indonesian Khmer Khmer (English) Kinyarwanda Kirundi Korean Kurdi Kurdish Lao Learning English Macedonian Mandarin Ndebele Pashto Pashto – Deewa Persian Portuguese Russian Serbian Shona Somali Spanish Swahili Thai Tibetan Tibetan (English) Tigrigna Turkish Ukrainian Urdu Uzbek Vietnamese Zimbabwe – English 中文主页 节目介绍 视频点播 英语教学 粤语 藏语 关于我们 现场广播 点击收听 中文主页 新闻快讯 美国 中国 台湾 政治 经济与金融 人权 法律 更多主题 亚太 中东 欧洲 美洲 非洲 社会问题 教育 宗教 科学技术 劳工 军事与战争 灾害和事故 环境 健康 体育 生活方式 文化艺术娱乐 港澳 专题栏目 国会报道 对比新闻 媒体看中国 信息往来 政府声明 专题报道 图片汇集 互动空间 Facebook YouTube Twitter 读者评论区 网上服务 订阅新闻 掌上快讯 播客 聚合新闻 中文主页 中文主页 更新时间 2011年 8月 28日 星期天 10:12 AM 格林威治标准时间 聚合新闻  2011年 8月 28日 胡耀邦之子领头批党内民主不如30年前 记者: 黎堡 | 香港 中国体制内几十位改革派精英聚集一堂,呼吁中国共产党解放思想、加强党内民主。评论人士说,这次批判性很强的座谈会对推动党内民主具有重要意义,但会议未能突破一党统治的禁区。 星期六,来自中国体制内几十位很有影响力的专家、学者和媒体主管聚集在北京一家宾馆开会,纪念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发表三十周年,并借题讨论当今中国的政治现状。 *体制内多路精英聚会 批党内民主退步* VOA 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 与会者包括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的儿子、全国政协常委胡德平,中央党校党建部主任王长江、前中国政法大学校长江平、前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张维迎和多家官方媒体的总编。会议的主办方是胡耀邦史料信息网、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杂志社、南方周末和滕讯网。 会议一天后,几个主办机构都没有公开发布任何相关消息和报道,但是根据与会的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宪法人权委员会副主任陈有西律师以及中国社科院研究员于建嵘在多个博客上发表的信息,与会者纷纷表示,三十年前,中共党内正在进行一场思想解放运动,对文化大革命和毛泽东提出了尖锐的批评,当时的党内民主得到了弘扬和发展。但是三十年后的今天,中国共产党党内思想受到禁锢,党内民主已今非昔比。 据何兵和其它几位与会者的转述,中央党校蔡霞教授在会上表示,目前中共对文革反思不够,党内政治生活若干准则被抛弃,导致了许多问题。而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在座谈会上质问,为什么在党的民主集中制中,民主总是处于弱势,而集中总是处于强势?著名法学家郭道晖在发言中说,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到了最危险时刻,要再次解放思想,进行大讨论。 陈有西律师在自己的博客中说,他在发言中表示,中国现在需要新的思想解放运动,改变执政理念,改变维稳模式。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于建嵘也在发言中说,现在一些人连保障公民基本权利、民主政治、司法权威和言论自由这些普世价值也要批评,比三十年前起草决议的那些人差很远。 *金钟:座谈会值得肯定 取得突破* 香港开放杂志总编金钟说,在中共中央发表《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三十周年后的今天,党内民主和思想解放程度都比不上三十年前。正因为如此,他认为体制内的精英能公开举行这次座谈会实属罕见,值得肯定。 金钟说:“当然我们肯定,昨天这个会议是相当有意义的。这个不是党内的政治会议。光从这点来说,它有一定的突破性。能够开起这么一个会来,党外能讨论现在中国的政治状态,这是一个很难得的进步。” 有评论人士说,在中共召开十八大之前,党内不同派别正激烈争夺控制权,而体制内一些精英举办这次座谈会可能是为了帮助改革派增强实力。 *座谈会未突破一党统治禁区 作用有限* 参与这次座谈会的专家、学者和媒体主管在发言中多次提到中国需要政治改革,司法改革,但没有人提出需要在中国实行多党制。相反,据与会者的转述,资深媒体人张木生在发言中说,大家有一个共识,就是应当坚持共产党的领导,但也必须改善党的领导。 而胡德平在总结座谈会时表示,大家聚集一堂讨论问题、表达遗憾和希望,是为了党更好更快地进步。 对此,金钟表示,实行多党制是中国实行政治改革的关键,但也是最敏感的话题,这次的座谈会回避了这个问题,体现了座谈会的局限性,同时也再次证明在当今的中国,政治思想遭到严厉禁锢。 金钟说:“他们这次会议强调这个东西,强调维护党、改善党,而不是说要改变这个一党制,说明了这个会议的保守性。它还是反映了不敢讲话,还是有框框,有一个鸟笼,(他们)在笼子里说一点意见。” 今年三月,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在年度人大会议上明确表示,中国不搞多党制,要继续走共产党领导下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提交评论 * 必须填写 名字 (任意) 国家 (任意) 发送人留言 字数限制在500 * 提交 提交对本文发表的评论表示您同意以下条款: 如果评论中出现与所评论文章无关的内容,或者评论中出现中伤、诽谤或粗俗词语,美国之音保留不发表您的评论的权利。由于篇幅或时间等限制,不是所有提交的评论都会被发表。 提交本评论表示您授权美国之音可以在任何美国之音媒体上使用您的评论 免责声明 收听: 黎堡香港报道: 胡耀邦之子领头批党内民主不如30年前 MP3 新闻快讯 更多»   美国之音中文部正式推出iPhone中文新闻应用程序: 应用程序让您通过易于操作的界面,阅读简繁体版新闻报道…… 网上问卷 过去半年来,中东地区的民主运动风起云涌,势不可挡-从突尼斯到埃及,从利比亚到叙利亚,从和平请愿到抗议示威,从武装起义到国际干预,各国人民选择不同的方式来取得民主和自由。您认为改变政治体制的最佳途径什么?  内部改良  和平请愿  抗议示威  武装起义  国际干预  不知道 投票 检视结果 » 星期一以来最受关注文章 世界媒体看中国:卡扎菲与中国 央视公开报导解放军攻击海外异议网站 中国再传食品安全事故 学者呼唤NGO 美国会考虑禁止践踏人权的中国官员入境 中国调整利比亚政策 速度之快令人意外 女神卡卡歌曲中国遭禁为哪般 拜登直指美中人权分歧 川大校友反应各异 西藏一把手易职 预示政策重大改变? 中文博客 加载… 欢迎来到美国之音中文网! 如果您对我们的网站有任何建议或意见,欢迎来函。 来函请寄: [email protected]。   节目表与点播 » 节目预告 » 现场广播 » 现场电视 » 下载广播电视节目 » 档案资料 温故知新,检索历史,欢迎您光临VOA文库查看美国之音自2004年以来数以万计的中文稿… » 专题报道导航 欢迎使用专题库存,透过我们导航信息,让您回顾千变万化的世界,也为您留住历史的热点… » 听众热线电话 在中国大陆请直接拨400-120-0551,在台湾请拨00801-148-940。 我们期待您的来电。 VOA中文手机网 简体版地址: cn.voa.mobi 繁体版地址: tw.voa.mobi 上网办法 » 登陆美国之音网站还可以通过下列路径,请您试试看:lutian.info 美国之音美语教学强档 网站 goEnglish.me » 美国之音新闻 中文主页 节目介绍 视频点播 英语教学 粤语 藏语 关于我们 存档 网站服务 订阅新闻 掌上快讯 播客 聚合新闻 关于美国之音网站 VOA简介 中文部简介 常问问题 免责声明 广播理事会 自由亚洲 友谊联网 关于美国之音 RSSリーダーで見るために変換しています まるごとRSS

阅读更多

中美战略对话料再提艾未未 港区人大被要求公开表态

继中美人权对话后,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即将在华盛顿举行,艾未未再次成为关注焦点。中国社会学家王容芬呼吁国际社会向北京当局施压释放艾未未,香港泛民主派近日写信,要求与港区人大代表会面,要他们公开向港人就艾未未事件表态。 北京艺术家艾未未上月3日被当局从机场强行带走,而后称,因涉嫌经济犯罪接受调查,香港《大公报》报导来自公安部消息称,艾未未已经开始“交待”问题,各界原以为此消息意味当局很快会交待其下落,但过了一个多月仍音讯杳然,不少人认为,这已经严重违反法律程序,但北京维权律师刘晓原告诉记者,目前无法从法律上判断艾未未是处于甚么状态:“因为你现在搞不清楚是什么状态,如果是行政拘留,在30天之内要批准逮捕,不批准逮捕就要变更强制措施,要么取保候审,要么监视居住。现在没有人知道被带走后是一种什么状态,继续等待看吧,从法律上来说肯定是不行,具体是什么状况也不清楚,律师介入也不合适,去哪个地方查,他们家属已经查过,也不知道关在什么地方,是否采取强制措施,采取强制措施是在什么地方。”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即将在华盛顿举行,美国助理国务卿坎贝尔星期四说,美国将敦促中国解释在未经法律程序或者法律手续不当的情况下进行逮捕的具体案件。虽然美国政府提出会向中国当局提出艾未未失踪的相关问题,但是很多中国网友并不乐观。上个月底,中美人权对话在北京举行,美方在此前多次表示,将就艾未未失踪一事向中国政府提问,但最后美方表示没有获得满意答复。 香港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向本台表示:“艾未未这个事情既然已经抓了,他们不会随便放的,一定要有一个处理,要有一个法律的起诉,做一个判决,像刘晓波这样,这是最近的先例,所以我想这一步还是会做,只不过用什么方法,尽快把他赶出国,一定会赶出国,跟刘晓波不同,刘晓波实际上跟国外是没有多少关联的,但是艾未未不同,所以世界上的反应才会那么大,所以,他才会想办法把他驱逐出去,不管使用什么办法,哪怕是强制性的。” 长期担任德国歌德学院北京分院院长的卡恩•阿克曼表示,中国政府如果决定通过逮捕某人的方式来树立样板,就不会因为任何事情或任何人而受到影响。德国方面的抗议仅能从某种程度上起到安抚良心的作用。但是还有一些重要的问题,只能通过政治层面进行协商。 旅居德国的着名社会学家王容芬说,中国政府在逮捕艾未未的事件中居然完全乱了方寸,法律混乱,行政混乱。她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人类社会的秩序,合法、合理、合情地保障艾未未的安全。 香港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向本台透露,目前他们已寄信给多位港区人大代表,希望他们公开表态:“既然是人大,他们就不可说不关他们的事,因为这个是国家的事,无论他们是什么立场,他们也应该让民众知道,当然香港人民没有权去选他们,但是他们也要接受香港人民的监察,他们也要表示他们的态度,让我们看看他们的面目。”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阅读更多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