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堕胎

洛杉矶时报 中国的繁荣焦虑

在我最近的十天中国之旅中,我花了大量时间与中国官员们交谈。但让我印象深刻的不是政府的情况介绍,而是与中国老百姓交谈中了解到的,他们对日常生活的担忧。 令人惊讶的是,中国老百姓对新近的经济繁荣表现出十分的焦虑。他们担心经济增长无法为数百万大学毕业生提供好工作。新婚夫妇担心不断增长的房价:北京一间不太大的房子至少要300万,而这个城镇居民个人平均所得仅为区区两万元。他们担心是否已经有了房地产泡沫。(“你认为现在住房是不是供大于求了?”一位焦虑的年轻官员这样问我,他刚买了自己的第一套房。但他错误地假设一个美国人肯定一眼就能看出房地产是否有泡沫。)他们对暴发户的炫富性消费抱怨连连,并很想知道这些人的钱到底是怎么来的。 让我们先从消费谈起。至少在大城市,炫富屡见不鲜。奔驰和宝马的SUV在这里的销售异常火爆,而就在不久前,中国人的上下班工具还是自行车。而在Club88等高档夜总会里,穿着考究的年轻白领们彻夜不眠,喝着700元一瓶的伏特加。在新开的Gucci旗舰店内,一只鳄鱼皮包就要六万元,还是在西南省会成都,而不是国际型都市上海或北京。“我记得以前六千块就算很多钱了,”一名销售人员告诉我的同事,“现在六万块都不算什么了。” 毫不奇怪,这些新贵总是让不曾拥有这么多财富的十三亿同胞感到愤愤不平,而这种反感不仅是出于妒忌。 “中国人怀疑所有富起来的人,“一名北京商人告诉我,”他们认为致富的唯一方式就是靠关系、潜规则。” 腐败是中国共产主义制度普遍存在的问题,泛滥到政府需要不时公布反腐新措施。今年七月,北京下令官员要开始公开自己的收入和投资,配偶和子女的也不例外。事实证明他们中的许多人,在签订政府合同时为家庭成员收受”礼物“、薪水或股份。经济学家王小鲁估计,政府官员去年未申报(未缴税)的“灰色收入”达到了惊人的5.4万亿元。根据党报《人民日报》的说法,这还是在大力开展了打击反腐之后。 收入不均是另一大问题。各大城市都提高了最低法定工资。以广州为例,现在每月的最低工资是1,100元,比1993年增加了四倍。但富人、新兴中产阶级和普通老百姓之间的收入差距仍然引起了政府和普通居民的忧虑 一些经济学家提出要引入两项资本主义发明:物业税和房产税,以此补充个人所得税,在中国偷逃个人所得税的现象很普遍。但这些想法已经引发党内辩论,和西方的一样,高税收可能会阻碍创业。 对某些人来说还有一种焦虑,就是不断增长的代沟。 中国的“80后”一代还不到三十岁,是在中国的经济改革和繁荣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一项研究发现,其中的很多年轻工人正在放弃中华传统文化中的“和谐”目标,而转而追求个人目标和“个性化”。 “我们是个人主义的、有创造力和追求独立的一代”,一名30岁的官僚说这番话时脸上略带自嘲的微笑。“现在有了90后,”他补充说。“他们完全西化了。” 这些新崛起一代的观念让父母有些担心。“‘80后’被宠坏了,”心理医生黎中余向《中国日报》抱怨。“他们不知道什么是责任。”这一观点时有耳闻,“80后”对社会要求太多,因为计划生育政策的实行,他们都是独生子女,都被宠坏了。 中国经济需要年轻一代的充分参与。由于计划生育政策,20-29岁的劳动力在过去十年缩水近15%。而中国人口老龄化速度正在加快。经济学家表示到2035年,每个工人需要负担两个退休老人。在中国人口是13亿,如果计划生育政策继续执行,人口将在15亿时达到顶峰,然后开始下降。 中国年轻人抱怨政策限制了个人自由(怀上第二胎的妇女会被强制堕胎),有钱有权的人却经常获得豁免,或只需交纳高额罚款(根据收入会有不同,一般是二十万元)。 “能生两个孩子的人很幸运,”一名年轻女子告诉我,眼神中充满渴望。政府表示正在尝试实行更为宽松的政策,夫妻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家庭可以生两个孩子,但也只限于某些地区。 那么中国的下一代更象我们美国人吗?不完全是。他们大多数人忍受的事情美国年轻人根本接受不了。他们不能随便谈论政治,不能抱怨一党统治,不能抗议互联网上的审查制度——至少不会对我这个外国专栏作家这么说。他们可以自由出入星巴克和麦当劳,但这没有将他们变成民主党(或共和党)。看起来他们要追赶着为家族积累财富和声望,这是传统中国人的追求,但要去质疑现有的社会秩序则很鲜见。 中国“80后”一代正在逐步当权,似乎改革也会随之到来。但是不要忘了中国的最神奇之处:事实证明无论改变有多大,中国的威权层级制度都能适应。 相关阅读 纽约时报 林培瑞 势不可挡的声音 博客:中国来鸿:我的悲惨“相亲”经历 福布斯:中国的20万美元哈佛预备班 洛杉矶时报:分割中国的制度 纽约时报:周六人物:偶像博主韩寒挑战中国领导 商业周刊:与中国80后共事 AsiaOne: 中国富裕阶层持续涌现 洛杉矶时报:蚁族 香港 亚洲周刊 反高铁究竟反什么 墙内看《译者》 https://yyii.org 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订阅《译者》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 订阅《译者》; 译者精华杂志版下载大全 参与《译者》的多种方式。 版权声明: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 CC协议2.5 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阅读更多

广州规划局的别墅定义很合理,问题在规划法

作者: 杨支柱  |  评论(0)  | 标签: 计划生育 , 规划 据2010年9月12日新华网《保利地产85栋别墅由违法变“合法”事件追踪》一文报道,保利地产2010年初却在没有规划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在广州市白云区建起了85栋“并联式别墅”,这85栋“并联式别墅”在被广州市规划局处以167万元的罚款后变成了合法建筑。 这则新闻引起舆论对广州市规划局和保利地产的强烈批评,许多人认为广州政府强拆二沙岛违规改建的别墅而放过保利地产是欺软怕硬,助长了开发商的违法行为。 而广州市规划局认为,“并联式别墅”不是别墅,保利西海岸的部分“低层住宅”在容积率和中小户型比例等方面都符合规划要求,仅仅是部分楼房升高、另一部分楼房降低的修改规划行为未经规划审批,属于程序违规,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以下简称“规划法”)第六十四条处以建设工程造价百分之五的罚款并无不妥。(《广州市规划局:保利西海岸不是别墅没违规》,大洋网9月14日) 我个人倒是非常欣赏广州市规划局对保利西海岸的处理方式。我认为这一处理决定既没有违反现行法律,又采用了对社会财富破坏最小、对行政行为相对人损害最小的处罚措施,最大限度地避免了过于苛酷的法律给社会造成的损害。处以建设工程造价百分之五的罚款对于程序违规来说已经太重,而不是太轻。世界各国对于程序违规的处理通常是责令补办手续并处以象征性罚款。 尽管我认为二沙岛那些私自改建的别墅也不应该拆除(理由详见《拆不完的“违章建筑”说明了什么?》,新快报2010年9月11日),但是依据现行规划法,保利西海岸的“低层住宅”跟二沙岛那些私自改建的别墅确实是有区别的。规划法通过“修建性详细规划”的审批制度,彻底剥夺了城市住房消费者对于自己住宅的设计权利,但是却没有剥夺开发商对于自己产品的设计权利,而只是施加了一重规划局的审批限制。所以开发商修改后的“修建性详细规划”如果获得规划局的事后认可,那就只是审批和建造的时间先后出了问题,所以是程序违规。而消费者根本就被剥夺了重新设计自己住宅的权利,所以永远不可能获得修改建筑设计的规划审批。 不同意保利西海岸的“低层住宅”属于程序违规的人的理由在于,保利西海岸的“低层住宅”其实就是中央政府早已明令不再供应土地、不再批准规划的别墅。不过把别墅解释为“独栋别墅”似乎更符合国际标准,也更有利于固定别墅的含义。其实所谓“双拼别墅”、“连排别墅”、“叠拼别墅”就其形态而言也跟普通集合住宅一样,存在复杂的共有和相邻关系,需要运用建筑物区分所有权制度来解决层出不穷的纠纷,无非是楼层低一点、房子大一点。如果总楼层三层的“低层住宅”算别墅,那么为什么四层的就不应该算?二十八跟四的区别不是比四跟三的区别更大吗?如果二百平米算别墅,那么买两套一百二十平米的打通算不算别墅? 我的印象中,没有任何一部法律禁止盖别墅,事实上许多农民的房屋就其物理形态和法律形态来说倒是典型的别墅。禁止盖别墅的政策、规章之所以有法律效力,其实是通过政府的规划审批权来实现的,因此规划部门有权力也有义务明确别墅的含义。我建议国家住建部把广州市规划局对别墅的定义推广到全国。 禁止开发别墅本身的合理性其实也是大可怀疑的。直接的利害关系和竞争的压力都使得开发商,而不是政府,更了解市场的需要。开发商不想提高土地利用效率吗?如果别墅卖不出去,开发商会开发别墅吗?日本、韩国和我国台湾、香港的人口密度都比我国大陆大得多,人家禁止开发别墅了吗?作为土地所有权人代表的政府,似乎更应该关注的是土地使用权人过度利用土地,而不是不充分利用土地;因为前者损害所有权人利益,而后者可能损害的是土地使用权人自己的利益。如果考虑到中国的家庭结构和受其影响形成的严峻人口形势,大量独生子女只有依靠父母的帮带才能养两个孩子,小户型必须占多大比例之类的限制就更是鼠目寸光。 舆论之所以对于广州市规划局此次决定大哗,其实是因为处理结果跟他们的预期不符,而民众的预期很大程度上是媒体塑造的。在我看来,广州市规划局此次决定在现行法律限制下具有最大的合理性,倒是规划法本身的问题很大。除了把本应属于产权人的“修建性详细规划”(第二条、第二十一条、第四十条、第五十条、第六十条)制定权、审批权和规划修改审批权纳入政府手中之外,规划法也赋予了政府规划部门以太大的自由裁量权。例如规划法第六十四条规定,“……无法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影响的,限期拆除,不能拆除的,没收实物或者违法收入,可以并处建设工程造价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拆除与不拆除之间,没收实物(包括了成本)与没收违法收入(不包括成本)、百分之五和百分之十之间,有太大的上下其手空间,这给了行政相对人太大的行贿动力。 即使保利地产贿赂广州市规划局选择性地解释别墅的含义(认定这一点需要证据),而不是从今以后一律以独栋为认定别墅的标准,广州市规划局放过保利西海岸仍然值得肯定。 无论有没有“准生证”,房子盖好了,盖在自己拥有土地使用权的土地上,又没有严重威胁到他人合法权益,那就是社会财富的一部分,无论是罚款还是没收都比拆除的破坏性更小。 何况设计自己产品的权利本来就应该属于财产权人——不管是开发商还是个人,而不应该属于政府。“修建性详细规划”实际上就是产品设计,只要不与“控制性详细规划”相冲突,报政府备案就可以了;审批是“你的财产我做主”,是没有道理的。(参见杨支柱:《强势的规划和弱势的产权》,新快报2010年8月14日)如果企业或个人不得不用贿赂的办法获得自己本应享有的权利,这不是他们的过错,而是政府的过错,法律的过错。 执法者也许不得不执行错误的法律,但舆论不应该简单地以错误的法律作为评论标准;否则错误的法律永远得不到修正。舆论对保利地产此次违法行为简单粗暴的谴责,暴露了不自由的中国大陆舆论自身的不成熟。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所谓富人“超生”的问题上,尤其是发生在使用不正当手段获得从轻处罚的“超生”富人身上。一个“超生”富人用贿赂和开假证明的办法,“证明”自己的第一个孩子有非遗传性残疾,从而使自己生育第二个孩子的行为变成可以办理但没有办理准生证的程序“违法行为”,被从轻征收5万元社会抚养费。通常这个“超生”富人都会受到舆论强烈谴责,许多人认为有钱就能多生孩子损害了社会公平。但是我们真的应该谴责这个“超生”富人吗?不,谁愿意诅咒自己的大孩子是残疾?谁又愿意平白无故地送出去5万元?应该谴责的是计划生育法律和政策。受贿当然应当受到法律的追究和舆论的谴责,但受贿后给胎儿放生的计生官员,也比不受贿坚持强制堕胎的官员较有人性,后者应当受到更严厉的谴责。 新快报2010年9月15日,发表时有删节 附录: 杨支柱谈“卖身交罚款”(视频) /来自中华网社区 club.china.com/ http://client.joy.cn/flvplayer/1892466_1_0_1.swf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0 个评论 杨支柱的最新更新: “二胎教授”杨支柱卖身交罚款?(zt) / 2010-09-11 23:05 / 评论数( 4 ) 拆不完的“违章建筑”说明了什么? / 2010-09-11 12:10 / 评论数( 3 ) 对海淀计生委向我征收社会抚养费的申辩 / 2010-09-07 11:04 / 评论数( 4 ) 征收房产持有税能降低房价吗? / 2010-09-03 23:45 / 评论数( 1 ) 这事肯定不是计生委干的 / 2010-09-01 10:09 / 评论数( 3 )

阅读更多

纽约时报:盲人律师陈光诚将被释放

核心提示 : 周三,中国警方准备从狱中释放失明人权律师陈光诚 原文: Blind Activist Lawyer Set to Be Released in China – NYTimes.com 来源:美联社 发表时间:2010年9月8日 10:29 a.m. ET 译者:@_ReeLy_ 校对:@xiaomi2020 美联社,北京——周三,中国警方准备从狱中释放失明人权律师陈光诚。他的法律知识依靠自学得来。释放准备工作与四年前监禁他时如出一辙:监控他的家人,在他的中国东部的山东农村老家安插便衣安保人员。 陈光诚是争取民权的律师中有着强烈人格魅力的的领袖人物。在中国,民权被写在宪法里,却经常被威权政府和警察公然践踏。陈在拍摄乡民被强制堕胎的情形后的被骚扰与被监禁,标志着2006年政府对律师活动家新一轮打压的开始。 39岁的陈光诚将于周三从临沂市监狱释放,他的妻子说。她本人将带着他们两名年幼的孩子和她的兄弟去迎接。监狱方面的信息缺乏,家里四周又遍布安保,使她感到接丈夫回家都无比艰难。 “如果我们没有人身自由,就根本没法做什么打算。我们只能看看他身体是不是还好,只能这样。”袁伟静在一段简短的电话采访里说到,她在电话中的谈话全都被监听着。 “现在我的院子里到处都是人 ”,她说,“早上我出去买东西,有一打人跟着我,有警察、汽车和摩托”。 尽管有每月允许一次探监的规定,陈光诚在四年三个月的监禁中却极少见到他的妻子。他的妻子说,他有慢性腹泻的毛病,还被同监犯殴打。 因为小时候一次高烧而失明的陈光诚,后来进入南京中医药大学学习指压,这是为数不多的中国盲人谋生手段之一。但是他渐渐对法律产生兴趣,并最终成为一名为残疾乡民的权益奋战的律师,逼迫政府遵守法律并减轻税负。 在听到邻村农民的控诉后,陈扩大了他的活动:那里,计划生育官员们强制进行晚期堕胎和绝育手术,来执行一胎政策。 尽管这些行动不合法,地方官员仍然诉诸激烈手段以求达到政府的生育指标——北京才不管你是否枉法滥刑。陈的详细记录激怒了临沂官员,他们开始了骚扰行动。 他被控攻击政府官员并纠结人群破坏交通,这些罪名在他的支持看来纯属捏造。警察在审判他的前夜拘捕了三个他的律师,禁止另一名检查证据,最后一名律师则被不明身份者袭击。 人权律师江天勇评价说,陈提高了普通人的民权意识。江和其他人权专家认为,陈的受审,开始了当局采用强硬手段阻止意志坚定的人权律师接手敏感案件的那一段时期 江说,自那以后,政府逐渐减少了用严厉手段限制律师。“现在的骚扰方法越来越高明了,当局让法律人士难以有效为维权案件辩护”,江说,他是2009年6月因为接手政治敏感案件而失去律师证的的53名律师之一。 “他们现在不敢让我们消失,或者绑架我们了,但他们会取消我们的律师资格,然后搞非法审判。”他说。 美联社记者 Isolda Morillo和研究人员Yu Bing对此文有贡献 延伸阅读: 陈光诚的妻子写给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2007) 政府丑闻:政治犯出狱时间  自曲新闻:中国的“良心犯”汇总表 相关阅读: 华尔街日报:陆思礼:公民权利和警察行为 金融时报:中国劳资关系的转折点 金融时报:“中国梦”的阴暗面 纽约时报社论:高智晟、胡佳、刘晓波 美联社高智晟专访:中国维权律师放弃维权活动 陆思礼:中国司法发展中的不确定性 第一部分:对维权人士和律师的威胁 中国民主党与1980年代到1990年代的抗议政治(全文) 南德意志报:美国法律在中国 卫报:艾未未:“我必须为恐惧的人们代言” 纽约时报:中国的地震遇难者活动家因邮件而判刑 墙内看《译者》 https://yyii.org 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订阅《译者》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 订阅《译者》; 译者精华杂志版下载大全 参与《译者》的多种方式。 版权声明: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 CC协议2.5 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我们都跪着,凭什么你要站起来?

CDT 电子报

CDT招聘

招聘岗位: 播客主持人、Clubhouse主持人及社交媒体编辑

报名时间: 2021年4月7日至5月7日

报名方式……

CDT 本周推荐

问答网站: 品葱
推荐理由:网站介绍摘录:新品葱不是我们数字生活的全部,它只是被别人割掉的那一块。但请记住他们为什么要割掉这一块,因为他们要让你害怕、服从、并且相信他们的谎言,用我们自己的时间和劳动为他们的理想牺牲,为他们的便利与错误买单。

推特账号:Xi Jinping Looking At Things 习近平在看东西@zaikandongxi
推荐理由:政治讽刺社交媒体。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