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拆十字架

All

Latest

自由亚洲 | 河南大量教会被强制合并 教会活动空间日趋缩小

河南各地宗教活动空间,正遇到前所未有的压缩。据河南南阳一位信徒披露,政府要求官方三自教会进行合并,而教会人数被控制在500人以下,余下的教堂则被政府收回。一位从事基督徒权益保护的法律界人士称,近几年,当局除了禁止境外牧师到国内讲道,也不准信徒出国参加宗教活动,国内的宗教形势日趋严峻。

【立此存照】为夏宝龙唱一曲只评不转的赞歌

这意味着绝大多数用户都只愿在评论中唱赞歌,而不是转发至自己的微博。从发表这类评论的认证用户的来看,绝大多数来自浙江各机关事业单位。 为夏宝龙唱赞歌的评论中有不少都将浙江省“三改一拆”运动作为他的政绩。该省近年来以“三改一拆”的名义强拆了至少1200座十字架,引发了大量抗议活动,也发生过数起信徒为守护十字架而遭暴力对待的事件。

纽约时报|中国律师电视认罪后获释,曾帮教会维权

一名律师在为被迫拆除十字架的教堂进行辩护时,在中国东南部遭到羁押。该名律师在其主要的中文社交网络账号上表示,警方已经将他释放。 这名律师叫张凯。他去年8月底被羁押,上月在电视上认罪。他的认罪似乎是受了胁迫。 周三夜里,张凯在社交网络微信的账号上发了一条简短的消息,称自己已经回家。“我已经平安回到内蒙老家,”消息说。“感谢这段时间各位朋友对我的关心,感谢各位朋友对我家人的关照及安慰,感谢温州民警对我这段时间的照顾。” 早前,官方宣布了对张凯的刑事指控。尚不清楚张凯是否属于保释等候审判。记者无法联系到他及其家人置评,但总部设在美国的基督徒权益团体对华援助协会(China Aid)表示,已和张凯的亲属证实了他获释一事。

美国之音|中国抓捕著名牧师顾约瑟 只因反对强拆十字架

中国著名的基督教牧师顾约瑟被当局拘留,他的妻子也被拘留。据信这是当局本星期开始的新的一波镇压基督教会以及所谓“境外势力”的行动之一。 浙江省杭州市宗教局星期五证实了这一消息,称杭州祟一堂主任牧师顾约瑟目前在接受刑事调查。设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星期四公布了顾约瑟牧师失联的消息。 顾约瑟牧师对当局强拆教堂十字架的行动持反对态度,这可能是他遭到拘押的原因。...

新视角 | 维权律师张凯母亲的公开信

今夜又难眠,信难到,人难见,给张凯写封公开信。 儿子:这几天是中秋国庆两大节日,往年你再忙也会想法回家团圆,与家人共欢。而今年你继续投身在维权案件中,却失去了自由。...

浙江各地分享强拆十字架的成功经验

永嘉县 3. 抓重点舆情攻坚助推永嘉科学发展。针对三江宗教违法建筑拆除事件,启动重大舆情一级响应,构建中央、省、市、县、乡五级联动整体作战方式,第一时间行动、第一时间发声,采取联席会议研判、主要领导坐镇指挥、24小时网上网下不间断监控和骨干网评员集中作战、一般网评员分散办公等有力举措,紧紧把握舆论引导的主动权和话语权,为三江违法宗教建筑的平稳、顺利拆除营造了良好的舆论环境。

自由亚洲|张凯涉为境外窃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

张凯的家人收到温州市公安局发出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张凯所在的北京新桥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杨兴权,周四下午在其个人微博发出了温州警方寄出的通知书及信封。通知书写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三条之规定,已于2015年8月27日零时对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为境外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情报罪的张 凯,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内容比早前公安口头通知张凯家属和代理律师的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要具体得多。

博谈网|在中国,严厉打击教堂十字架引发反弹

大约十几名天主教徒在他们教堂外哭着唱赞美诗;而一名男子正爬上他们教堂顶部,用割炬切下了钢铁十字架。该十字架砰的一声倒下。“难道你不对自己所做的感到羞耻吗?”一名含泪的妇女朝100多名保安高喊。这些保安与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员一起,防止低达菲天主教教区居民保护他们信仰的象征。那些卫兵们手持盾牌和警棍在阳光下站了近两小时,神情漠然。“难道政府不是给予了我们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吗?为什么他们没有任何解释就在拆除我们信仰的标志?”当政府工作人员抵达搭建脚手架以便够得着该十字架时,另一名教区居民说。“我们没有违反任何法律。我们不反对政府”,这位因害怕当局报复只称自己姓陈(音)的教友说。“我们一直是守法的好公民。”据信浙江省当局要在两个月的期限内拆除大约4000座教堂顶的十字架。甚至连中国为确保执政的共产党对新教和天主教团体的控制而成立的半官方基督教协会也罕见地声讨这一运动,称其违宪和羞耻。他们警告说这样做可能会把信众们变成该党的敌人。据信这一运动是中国国家主席、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意愿。习近平政府已发动了几十年来对可能挑战中共一党专政的民间力量最严厉的镇压。但美国普度大学研究中国宗教的专家杨凤岗说,中共可能失算了,它可能正在创造出它恰恰正试图避开的那个不稳定性。“镇压让中国的基督徒疏离,他们是守法的公民”,杨说。他说,这场彰显国家权力的运动是中央政府下令的,可能是在浙江做实验,那里的中共省委书记夏宝龙是习近平信赖的盟友。

博谈网 | 保卫十字架 中国基督徒们正在联手抗争

(博谈网记者赵亮编译报道)据《今日基督教》8月3日报道,“中国的耶路撒冷”当地政府在过去两年里已从教堂建筑上拆除了数百个巨型红色十字架。现在,中国的新教徒和天主教徒们正在联合起来,把红色的十字架重新放回公众视线,虽然尺寸要小得多。在一个网上运动中,浙江省的教会领袖们呼吁众基督徒手工制作数百个小型木制十字架,把它们涂成红色,摆在家中或他们的汽车里。“他们每拆一个十字架,我们就会竖起来更多”,一位要求匿名的教会领袖对《卫报》表示。“我们甚至在考虑制作带有十字架图案的旗帜和衣服。我们会让十字架遍及整个中国。”(当局)拆除十字架的运动始于2013年,但去年夏天对基督徒的打击最为严重。数百个十字架被拆除,有时伴随着拆除整座教堂。基督徒们不时坐在他们的教堂前抗议,或在十字架前保护它。世界基督教团结会(CSW)报告说,2014年有100多人因抗议当局拆除十字架而被拘留或逮捕。另外38人在抗议期间遭到殴打或受伤。去年秋天,拆除十字架的行动减少,冬季似乎完全消失了,但今年春天又重新升温。5月份拆除了17个十字架。7月份又拆了10个.同样在5月份,中国政府发布了关于教堂十字架新的指导方针:它们必须是矮的,不得超过建筑立面高度的1/10。它们必须贴在建筑立面上,不得竖立在建筑物顶空。这些规则意味着所剩的大多数教堂十字架必须得拆除,它们通常是红颜色矗立在建筑物顶。浙江省温州市因为有一百万新教徒及大约30万天主教徒而被称作“中国的耶路撒冷”。从温州市天主教领袖们写的一封公开信来看,中国的基督徒们正在对这场运动失去耐心。“我们的教区一直很耐心,合情合理。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展示了宽容,我们祈祷、沟通和观望,希望阴霾能散去”,这些领袖们写道。“但他们没有停止过。相反,他们已升级了这场运动,迅速出击十字架,那是爱与和平的象征。”“浙江省正在进行的这场强拆十字架和拆除教堂的运动已经对浙江省的天主教和新教教会产生了深远的负面影响”,世界基督教团结会首席执行官Mervyn Thomas说。“许多教会领袖耐心地多次尝试与地方当局去谈判和对话,他们领导的这些抗议和请愿是一个迹象,表明政府没有解决他们的问题。”因此,7月4日,一个教会的成员们举行了静坐,他们拿着标语,上面写着“举起十字架”和“保护宗教自由”。7月下旬,大约20名牧师在政府办公室外抗议。他们的横幅写着“维护宗教尊严,反对强行拆除十字架”。与此同时,一群基督徒维权律师已经联手为宗教自由而战,他们自称是“保护十字架的律师”。上周,16名新教徒被以“妨碍公务”及“非法经营罪”逮捕,但他们的律师称他们被捕是因为他们拒绝让当局拆除他们的十字架。天主教神学院教授陈开华神父在微博上要求中国各地的教会加入“安全、合法的非暴力抗命运动”。他写道,“明天你将会看到浙江到处都是十字架。”原文China Sees Red:Christian Protest Puts Hundreds of Crosses Back in Public

法广|亚洲周刊:硬拆十字架成统战硬伤

浙江省强拆十字架越演越烈,而在附近省份乃至邻近香港的广东,基督教也非常发达,但当地非常尊重宗教自由,绝对没有强拆十字架的情形出现。亚洲周刊的社论表示,对十字架的穷追猛打,已引起教徒的不理解与强烈反 弹,也给共产党带来负面影响,更成为统战工作的硬伤。

【河蟹档案】李小琳信了佛,释永信仍坚信党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刘耘博士:一个口含生殖器“爱国”的小混混約架吃了亏,在@共青团中央 以及一众左棍左混的炒作下掀起一波波针对特定人群绑架国家机器的恶浪。作为党的助手,胡赵时期改革开放是主旋律时,共青团就是改开的助推力量; 高层左转开倒车,共青团就堕落为打手和流氓混混的庇护所。所以问题出在共青团,根子还是在上面。相关阅读|《【立此存照】爱国青年侯聚森的粗口教程》 2015年07月27日...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