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实名制

微博实名制是微博护照

  北京市发布《北京市微博客发展管理若干规定》,于今天公布并开始实施,要求微博客用户必须进行真实身份信息注册后,才能使用发言功能,即“后台实名、前台自愿”,现有的微博网站应在三个月内实施。   1.监管方为何要推出微博后台实名制?   一些网友担心 微博实名制 后,说真话被跨省,其实跨省是最低能、土鳖的做法,实名制的要害是说话权。   微博早已发展出“很先进”的监控手段,最没技术含量的是删贴和删帐号,我们可称之为“三明治”(删名制)。更高明的是“黑明治”(黑名单制),被列入黑名单的相当于被关小黑屋,有专人审核发言,没有通过审核的微博只能自己看到,其他人看不到。   删名制的问题是会有萧瀚这样的不死“小强”,被删就重新注册一个,满血复活、继续说话,还取名“萧瀚四十九世”这样来宣示决心和存心恶心监管方。(“萧瀚”最终还是被灭)   黑名制的问题是,一旦被监控人发现,他们会公开宣示说被关小黑屋,并会重新注册帐号回避监控。比如: @DW-德国之声:经过打电话向新浪咨询后,德国之声原先帐号解封,但是信息是延迟发布,我们拒绝接受这样的解封,继续在新帐号发布信息。我们只以新闻媒体的规则为标准,那就是报道事实真相,而非管控和附条件的让步。   如今有了实名制:1).监管方就可根据实名,阻止某人注册,除非注册人借用他人身份或伪造身份;2).针对实名关小黑屋,换马甲没用。   总之,实名制虽然提高了注册时的监管难度,但是大大降低了对异见分子的监管难度,或者说要让一个人不能发声更容易了。微博上所谓的“极端”异见分子要说话就难了。   之前微博让“蚂蚁”都有了喇叭,实名制后,如今蚂蚁要排队领喇叭。   2. 微博后台实名制是否会把人赶走?   实名制是微博护照,没有护照就不能在微博说话,不能说话就等同于在微博不存在。微博已是中国的神经中枢,第二大舆情源,是公共话语空间。   办护照是为了出国,上微博是为了说话。想说话的人一定还会来! 已经加V认证的不会走,他们已经实名。 渴望名声、渴望被仰望、渴望被大家认识了解的人不会走。 走投无路,微博上访的人一定会来,他们要倾诉冤屈,这里有记者、有媒体…有“贵人”(比如钟如九遇上邓飞)。 … 清华@李希光:面对北京实行微博实名制,有网民强烈要求人大立法,实行微博匿名制,禁止实名发布微博,以防明星演员、明星富人、明星学者、明星记者、明星官员利用人类逐名弱点,通过名气包装浅薄的思想忽悠网民。在微博环境里,只有在匿名下,平民声音才能获得平等传播。   谁会闭嘴禁声? 担心被跨省的,体制内的深喉匿名曝光的,… 用马甲揭对手隐私的,用马甲攻击谩骂的,…   不过: 小眼昏花:说起实名制,想起查Ip。有些领导干部,在网上出现负面后,特别喜欢动用各种关系查IP。一次,公安朋友说起这么个事,有个领导,动用大量关系查出IP后,发现是身边的人所为。而发贴人暴露后,干脆向纪委实名举报。所谓”难得糊涂",实名制,最怕的肯定不是大众,哼哼哼   某种程度上,如果微博实名的目的是钳制大众言论,现在已经晚了,微博已经“小人成群”了,尤其是“7.23”动车追尾微博总动员后: @Raymond_Ma :有人说,我也不满,但是在微博上说说有屁用,什么都改不了.其实,微博改变的最重要的一个东西是,让中国人发现我们不孤独,我们都有一样的声音,一样的不满,发声可以让我们彼此激励,让我们充满勇气.几千年来,中国人都是一个懦弱的民族,而懦弱是大恶之一.想想当13亿声音彼此回响,我们将震塌高山!   至于有朋友说微博实名后,会给SNS、或BBS等其他互联网服务带来机会;呵呵,中国有其他能发声的地方吗?自我放逐到Twitter?   3.拆众成人,三人成虎   朋友问如何看微博实名制,我说:【拆众成人,三人成虎】从官民博弈看,微博已经“小人成群”,但法不责众;匿名“安全”,真假莫辨。实名注册固然让官方有了“控”的对象,也会逼迫民间自组织,“群智”进化成“友智”,三人成虎!对民,实名注册意味着自担言责,逼迫更多人从群氓成长为公民。新浪乐见其成,实名商业价值巨大!  @连鹏:微博要实名了,就是“后台实名、前台自愿”。不意外,我也不反对网络实名制。因为即使实名了,你调戏张艺谋,调侃女明星走光爆乳,是没人管的。即使匿名,你抨击&%¥#(此处被系统自动屏蔽)还是会被跨省的。实名制会抑制网上沟通,不过也会让大家站在阳光下说真话,鼓励更真实的正义感。…试想一下,再发生重大公共事件,网上充斥海量民意。匿名时可以说是网友意见是虚拟的,可能是水军,可能是造谣。但实名后就意味着,这都是来自实名的中国公民的声音。政府如何处理?继续漠视?是不是等于扇自己脸呢? @华秋在写:看起来很多朋友都在抨击微博实名制,最主要的担心是实名制方便缺乏言论自由意识的政府官员“跨省”。窃以为就算是言论环境再恶劣,发言者也应有为自身言论负责的勇气。言论自由概念下,若缺乏发言人本身的真实和坦诚,便失去价值。这也涉及到个人原则,你要自由,但你必须从面目不清的“群众”中现身。   下来,官民博弈的焦点是实名制的执行或执法,@陈利浩说:“实名后,账号、帖子都是该实名公民的基本权利,不容侵犯”。   你想说话吗?!   来源: 郑治 投稿。 原文链接 。 评论《微博实名制是微博护照》的内容… 相关文章: 北京实行“微博实名制” 新浪微博究竟能走多远 新浪微博不是Twitter 感恩与复活,纪念饭否回归一周年 微博再思考 微博: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月光博客投稿信箱:williamlong.info(at)gmail.com Created by William Long www.williamlong.info

阅读更多

不能把微博妖魔化

不能把微博妖魔化 作者:木然 来源日期:2011-12-16 本站发布时间:2011-12-16 23:10:35 阅读量:104次     用马克思的观点来说,任何事物都要一分为二,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待问题,这些对于分析微博同样适用。现在有一种片面的、僵化的、形而上学的观点来看待微博,把微博当成洪水猛兽,认为微博是传播谣言、制造谣言的地方,要对微博加强管理,这样貌似有理实之无理的想法和做法,都是背离了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把马克思主义实事求是的灵魂抽掉,使得活跃的微博变成千人一面的微博是错误的。   微博发展时间不长,但其成效有目共睹。这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得到实实在在的证明。   第一,微博是社会预警新机制。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前事就是苏联,苏联的解体是突然的,也是必然的。说是突然,就是苏联解体苏联的官员还没有意识到,还在享受特权的时候突然说解体就解体就解体了,如果官员知道解体,他们无论如何得做出些努力去维持自己的特权的,成功与否那是另一回事。说必然,就是因为苏联没有预警机制,新闻媒体在解体之前还在歌功颂德,祖国一派形势大好,让苏联官员处于麻木状态,不知社会的底层已经对苏联共产党彻底失望。中国的体制是从苏联搬过来的,中国的预警机制不健全,权力部门的报纸只说好话不说坏话,或者说批评的话也只是权力打人的棒子,社会底层的生活,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生活的原生态,那些高高在上的官员们不知道,不想知道,不会知道。正是有了微博,官员们才知道原来人们想的官员们宣传的有着本质的区别,才知道官员们宣传的意识形态在国人那里没有起太大的作用,才知道中国社会的危机不仅是公平的危机,而是全面的危机,一个意识形态笼罩的世界是笼而不罩。一个大一统世界的下面是多种价值观互相激荡,一个富裕的世界是一个两极分化的世界,一个市场经济的世界是一个权贵横行的世界,一个为人民服务的世界是贪污犯公然把权力据为己有的社会,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政党竟然把为党服务还是为人民服务相分切割的世界,一个和谐的世界是一个充满着动荡导火索的世界,一个和平的世界是一个互相敌对的世界,一个改革的世界是一个革命元素流动的世界。没有微博,把真实的世界呈现给官员,呈现给世人,呈现给那些麻木的人们,让所有人都知道,撕开了和谐世界的假面孔。微博,让所有人都必须正视问题,都必须解决问题,都不得回避问题。   第二,微博是渲泄机制。人都是有情感的政治动物,生活在政治世界里,产生不满是正常的。人也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动物,前一天还对权力感恩戴德,第二天就有可能会上大街。叶利钦在苏联是个英雄,在要下台前后差一点成了狗熊,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俄国威望足够高,人们总是看他在电视里面转来转去,也产生了审美疲劳,政治的天理就是没天理,人们对于官员的好事容易得健忘症,对于官员的坏事却记得清清楚楚,官员要想不下台,就得让老百姓这股不满意的火发泄出去,去去火,消消气。据说日本人的工厂里就有一个房间,房间里放着管理人员的橡皮像,工人们对管理人不满,就到这个房间里对橡皮像左打右踹,渲泄完了,心情也舒畅了,就去高高兴兴地干活了。对于微博的激烈言论、出格言论、不当言论大可不必惊惶失措,可坦然面对。微博上经常传的一句话是,上微博的多了,上街的就少了,还有一句话就是,在微博上,感觉马上就会革命,可到了大街上,感觉一百年都不会革命,这就是微博的好处,因为微博让所有人的不良情绪,不良感觉都会得到及时地渲泄,上微博的人,用虚拟的名字而不用真实的名字,不希望搞什么实名制,其中原因固然多方面,其中一个方面就是为了渲泄对政治、对领导、对官员、对同事的不满意,由一件不满意的小事上升到政治层面,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在网上骂完人了,骂完政治人物了,第二天还得正常去上班,还得养家糊口,还得供孩子上学,还得养老人,事那么多,让他在微博上骂骂人、骂骂那些无耻的官员,顺顺气,社会想不和谐都不成。   第三,微博是监督机制。人天生就是一个政治动物,你让政治动物不说话,那人得憋死。作为政治动物,孟德斯鸠说,就要获得自由,而自由就是心境平安的状态,要做到心境平安,就得权力分立,权力不分立,人就没有办法获得自由,而自由就是对权力的监督与限制。中国目前的权力有分立,没有制约,言论自由基本上停留在宪法上,在现实中还没有得到切实的保障,而是得到切实的破坏,在这种情况下,人的嘴又不能闲着,正好网络给言论自由提供了一个好的平台,网络自由得到了部分实现,上网议政、评政、骂政、监政就成了部分网民的政治生活,他们在网上很有些路见不平一声吼的味道。在微博上天天骂腐败,天天骂贪官,天天监督权力滥用,让领导穿鞋小心点,不要穿那么贵,让领导抽烟小心点,不要抽九九至尊,让领导干部尽快公布“三公”消费,让领导干部早一点财产申报,让那些反贪机构省点事,让那些公民尽点心,让每一个人都出点力,这样既省了现实监督的成本,又做了不花钱的实事,何乐而不为呢?   第四,微博是谣言的粉碎机。微博具有自我净化能力和自我感知能力。在微博上,谣言进入是低门槛的,谣言的粉碎也是低门槛的,造谣的成本低,粉碎谣言的成本更低,网民素质都比较高,对谣言都有基本的判断力和识别能力。如果因为有谣言就需要权力代理人去判断谣言这自然省了网民的判断负担,可是网民都判断不出的谣言权力代理人就一定能判断出谣言吗?除非他们是上帝、是超人、超越了正常人的判断,而事实并非如此,权力代理人也是人,他们也有判断的局限性,他们的判断力也会如网民一样出现失误,他们的理性也有限,而且他们又不是谣言的直接接触者,他们的判断甚至不如网民的直觉,权力代理人对谣言的判断和追查比网民自我辨别成本更大。而网民自己通过与别人的沟通与交流,更有网民高手的参与,谣言往往在传播的过程中就被粉碎,真相自然就会出现在人们的眼前。必须指出的是,权力代理人由于和相关权力部门密切相关,利益相一致,官官相护不可避免。在利益的驱使下,权力代理人经常会做出背离常识的判断,甚至成为造谣和传谣的推手,让权力代理人介入和管理,只会把一汪清水搅混,让事实远离真相。而此时的网民会通过不同的渠道,对权力代理人的谣言进行理性分析,使得权力责任人官场现形。比如媒体报道:“江苏丰县人民政府12月14日下午晚些时候召开校车侧翻事故以来的第三次新闻发布会,丰县公安部门表示,根据当事司机洪旭最新的交代,事故发生时车上学生有47人,而公安部门能够确认的人数为41人,此前公布的这一数字为29人。”如果没有微博对死亡29人的质问,死亡的具体人数可能还会停留在29人而不是47人。死亡29人就是谣言,死亡47人就是逼近事实真相。   第五,微博是言论自由的试验场。中国有宪法而无宪政,有民主之名而少有民主之实,有言论自由而无实验的平台。传统的媒体都以喉舌自居,少有自由之担当。而在微博中,言论自由成了表演的大舞台。通过微博,人们看到社会存在的主义不是一种,而是多种,社会主义、民族主义、民主主义、民粹主义、自由主义都有了表达的机会,这是网上言论自由的结果,没有网上的言论自由,没有微博的言论自由,人们难识主义的真面目。通过微博,网上的言论和主义在相互激荡、相互碰撞、相互审视、相互包容、取长补短。有人把今年称为微博元年,就是因为微博的言论自由不但使网民更加理性,而且还使现实的政治、现实的政策对微博进行了回应,因为微博改变了事件的性质,还原了事件的真相,使政治体制改革再次提到议事日程。   第六,微博是稳定之基,制衡之源。稳定是多元制衡,一个社会越是多元,社会越是稳定。美国就是一个多元的社会,美国就在多元制衡中保持稳定。利益一元、思想一元、地位一元、权力一统,一个一元的整体社会表面是稳定的,但因为没有制衡的力量,稳定的实质就是不稳定,毛泽东时代的社会从上到下都是一元的,却是从根本上不稳定的。微博把所有的利益诉求展示出来,把所有的文化展示出来,把所有的价值观展示出来,把所有的维权理念展示出来,恰恰制造出人为的制衡结构,使得急速行驶的列车有了制动闸,有了平衡的力量。有人说,非洲的一些国家如埃及、突尼斯、利比亚、叙利亚等国就是因为了有互联网、有了博客、有了推特、有了facebook,有了微博,才有了动乱,这其实是没有道理的,没有这些,民主潮流也会到来,这是任何人也阻挡不住的。苏联当时没有互联网,也照样走上了民主化,而很多人推测的动乱却并没有到来。有了微博才不会有动乱,没有微博才会增加动乱的可能性。   既然微博好处多多,把微博妖魔化,那就是造谣了。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