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 长平:扎克伯格遇见孟姜女

成功者更容易得到谅解,尤其是在成功学盛行的中国社会。年少有为的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更是如此,尽管他在刚刚结束的中国之行中讨好权贵让人大跌眼镜,但是网民们仍然亲切地称他“小扎”。即便这样,北京当局仍不放心。据“中国数字时代”(China Digital Times)报道,中共及下属的各宣传部发布禁令要求媒体控制对扎克伯格此行的“恶意评论”,“不继续炒作”。最讽刺的事莫过如此:鼓吹联接与沟通的Facebook被中国政府封禁,他的创始人却被同样的审查机制保驾护航。聪明的扎克伯格当然明白,“恶意评论”被禁并非因为他对专制者的友好态度,而是它们抨击了审查制度本身。不过,我仍然愿意“遵从”北京当局的要求,以最大的善意来讨论这个事件。我相信,扎克伯格学中文的动机是真的热爱中国文化,而不是讨好北京当局;他对言论审查者示好,不仅仅是为了中国庞大的市场,更是为了实践促进沟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理念。他学习习近平著作、拜访主管言论审查的刘云山,让人想起《圣经》中的名言:“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孟姜女还在哭长城为了一个伟大的目标而忍辱负重,委曲求全,不能被芸芸众生所理解,并因此而生出更多的道德感,更大的忍耐力。我只能用这种逻辑解释扎克伯格对于公众批评的态度。显然,他有意作为Facebook的活跃用户,并时不时和读者互动沟通。令人遗憾的是,对于众多批评的声音,他选择视而不见。扎克伯格理当知道,大人物忍辱负重的故事太过古老。互联网社交媒体的发迹,正是基于对这种经典故事的背叛——为普通人提供及时发声的平台。每一个声音都应该被平等对待,每一个人的权利都应该及时兑现,而不是强调一些人比另外一些具有更多的道德责任感,因而可以要求普通民众处于沉默与无知状态。扎克伯格在Facebook总结北京之行说,他参加了中国发展论坛,会见了中国政府和商界领导人,还在百忙之中参观了长城和天坛。我不得不说,这则小结传递的信息与反对阶层固化的互联网精神背道而驰。长城的雄伟,天坛的壮观,只是基于统治者立场的国家主义叙事——把包括Facebook在内的国外网站阻拦在外,让普通中国民众无法自由沟通的元凶,正是以长城命名的“中国防火长城(Great Firewall of China,简称GFW)”。在中国民间流传甚广的孟姜女哭长城,才是“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扎克伯格明明遇见了哀恸中的孟姜女,却笑嘻嘻地绕道而过,对人炫耀他与秦始皇的交往。审查制度不会因为讨好而改变我也知道怎样为扎克伯格辩解:与敌人对话,本身也是促进沟通的要务。扎克伯格百般示好,恰好证明Facebook不肯屈就中国市场——否则,像别的互联网公司一样,创建一个中国特色版本,接受中国政府审查,根本不用这样“任人打脸”。想必扎克伯格清楚:接受政治审查的社交媒体,中国并不缺乏,而且比外国人做得更好——一方面更方便官方审查,另一方面也更方便民众“抢红包”。不甘心满足于“抢红包”度日的无数中国人,渴望用上Facebook,是因为Facebook没有政治审查。真是如此的话,我想告诉扎克伯格,中国政府不会因为逢迎讨好而放弃审查,否则成千上万下跪上访者早就被接见了。审查制度的存在,并非源自和批评者斗气,而是维护专制的根本需求。在《圣经》故事中,“任人打脸”的耶稣坚持信仰,决不妥协,而且只与普通民众沟通,拒绝与权贵交好,所以才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柏林墙倒塌,不是因为几个西方精英对东德领导人友善,而是东德民众坚持抗议的结果。如果东德专制者被西方精英肯定说,“柏林墙对世界作出了巨大贡献”,显然是对这些民众的冒犯,也与推墙的目标背道而驰。作为互联网先锋,扎克伯格应该示好的,是这些苦苦挣扎的普通民众。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 | 习近平的“供给侧改革”究竟是啥?

兰州拉面成为“供给侧改革”样板?自从习近平去年年底正式提出“供给侧改革”之后,这一经济学术语便成为中国社会的“热词”。但究竟什么是“供给侧改革”?对于这一问题,却似乎有着诸多不同的回答。一年一度的中国两会虽然被外界视为“橡皮图章”,并不具有实质决策权力,但在两会期间得到讨论的热门话题还是能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中国目前所面临的问题和挑战。路透社认为,本年度两会迄今为止的“热词”之一是“供给侧改革”。不过,对这一改革的涵意却有着各种不同解读。中央地方不同调分析人士认为,“供给端改革”表示减少政府对于商业行为的干预,允许市场扮演更为具有主导性的力量。比如对国有企业进行重组便是措施之一。但在数千名中国人大代表的口中,“供给侧改革”却出现了各种内容不一的版本。比如,“供给侧改革”在甘肃省就有一个“兰州拉面版”。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上周曾刊发报道称,作为全国知名小吃,兰州拉面的大部分面馆经营环境都比较差,产品和服务单一。而近些年来,“一批批装修雅致、价格低廉、文化气息浓厚的牛肉面馆悄然涌现,并快速向全国推进。从破解‘蹲着吃面’带来的改革命题开始,诸多市场要素参与,拉开了牛肉面的‘供给侧改革’序幕。”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这是中国长久以来存在的一个问题:“这个国家如此之大,政府层级那么多。要让讯息一直传达地方,并保障正确贯彻,这确实是一大挑战。”路透社引述另一些中国人大代表的言论称,“供给侧改革”的另一个版本是:中国制造商应该尝试生产出高端智能马桶盖。此前,许多前往日本旅游的中国游客曾经疯狂抢购当地的此类产品。此外,也有专家认为,“供给侧改革”为中国企业大举进行海外并购打开了大门。中国西南财经大学的一位杨姓教授在今年1月该校的一次校友活动上表示,“供给侧改革是什么?目前全球经济低迷,许多欧洲品牌都陷入困境,我们为什么不把它们买下来呢?如果中国人买下这些品牌,它们就成为了中国品牌。香奈儿、LV、阿迪达斯、耐克-把它们全买下来。”中国“小米手机之父”雷军则在上周对媒体表示,供给侧改革意味着中国企业将可以提供足以与进口商品媲美的产品。而按照江西省卫生及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人大代表李利的说法,抑制药品价格过快增长是“供给侧改革”的一个典型例子。“这些其实并不是中央领导层在关键报告中所提到的供给侧改革,”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对路透社表示。“供给经济学”曾风行于上世纪80年代的部分西方国家,时任美国总统里根是其倡导者之一。一般认为,这在政策层面上意味着减少政府管制和降低税负。北京面临两难局面中国的全国两会往往是中央政府释放政策讯息的一个平台,但从以往情况来看,中央有关对经济改革和产业升级的动议却并未阻止地方政府继续过度投资。而在此过程中,中国政府自身也往往面临着两难局面。一方面,北京希望能够消除过剩产能,保障新兴产业能够得到发展状大所需要的资金,同时保障市场力量发挥更大的作用。但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又希望避免出现大规模裁员,继续控制国有企业,并继续保持温和的货币政策。路透社此前曾报道称,中国计划在今后两三年内裁员500万到600万名国企员工,以减少产能、遏制污染。但在人大期间,却没有人愿意将“夕阳产业”所面临的裁员潮与“供给侧改革”联系在一起。而中央政府对于“供给侧改革”的模糊表态同时又给了一些地方官员以机会,按照自己意愿用这一名词大作文章。但是,这也许也不能全怪这些地方官员,瑞信集团驻香港经济学家陶冬对此表示。“没有人对其做出定义。如果我们不知道‘供给经济学’究竟指什么,那你又怎么能说地方年政府的定义是错的呢?”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Bobs最新动态

一个由各国知名互联网专家组成的国际评审团从今天开始将评估2016年Bobs新媒体大赛的推荐作品。Bobs是德国之声的网络行动派大奖。来自全球14个国家的评委充满激情,将选出此次大赛的最终候选作品。今年是德国之声DW第12次奖励那些努力促进言论自由和公民社会建设的个人。德国之声还将颁布言论自由奖。...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 | 长平观察:奥斯卡礼赞真相

我在新浪微博搜索栏输入“凛冬烈火”四个字,看到提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凛冬烈火’搜索结果未予显示。”这是记录2013年底至2014年初乌克兰独立广场革命的电影的名字,入围本届奥斯卡奖。在遗憾的同时,我也多少感到一些欣慰:专制者仍然对世界的真相感到害怕。...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S词条】梅大高速塌方事故

【文章总汇】哥大学生抗议风波

四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香飘飘不是爱国,是爱钱”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