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赛公园

中国猛博:冉云飞—一个敢言博客

(本文由 壹报 发行人 翟明磊 授权发布,摘录自《 中国猛博 》) 《中国猛博》封面设计:张发财 一位具冲撞力的博客评论者,坐镇四川,心怀祖国,言论大胆,匪气十足。冉云飞每天清晨即起,写博,每日一博,从不间断。以一人之力,连办三份电子周刊,冉氏新闻周刊、冉氏评论周刊、冉氏掮客周刊,要与新华社比个高下。 2009 年始冉云飞多个国内博客被关或屏蔽。 其 人如匪。其博客名曰:匪话连篇。信箱自号“土匪冉”。 冉云飞得意于出生在四川靠湘西的荒野,那里历代匪民不分,忙时作农民,闲时当土匪。冉云飞在四川作协有一份杂志编辑工作,那是做老实的农民,并不激烈,免累它人。闲时冉云飞在网上做匪,呼啸山林,针贬时政,行侠仗义。 在中国,冉云飞对政府的批评无疑是最为激烈。在毒奶粉事件中,他写下《有这样的政府是我们的国耻》,令人咋舌! 人们常问“冉匪还没进去啊?”更多的人在心中问“冉云飞的言论为何能横空出世?” 冉匪为何凶猛? 早年的冉云飞实在是一个非常固执的人,冲动野性,根本就是个问题少年,干下不少荒唐事。他自言是两个宝贝救了他。一个是他美丽的女儿。“作为父亲,我拥有所有的资源,所有的力量,而女儿只是一个幼嫩的肉球。我完全可以控制她的一切。而我学会平等对她,学会让她自由,这一切源于爱。政府也是如此,我们的政府对于人民是这么强大,所有的资源,武力都在手中!但它必须学会与人民平等自由相处。父女之间是爱,而政府与人民之间应当是契约。这是我不断批评制度的原因。” 另一个宝贝是互联网。“网络的确是上帝送给中国人最好的礼物。” 2002 年冉云飞上网,和所有愤怒青年一样,他到处在网上找人掐架,发泄过剩的雄激素。一路掐过来,他明白:言论自由不是让别人不说话,而是比赛谁说得更好,更有效。“是反对派训练了我。” 现在的冉云飞,任何骂他的贴他都不删,并自称做博客是做一个提供信息,引发思考的义工。冉的野心是把自己博客变成与官方信息源互相较量的地方。在网络上,我们是同台竞争,可以比一比谁的信息真实,谁厉害。他对新华社重庆国内部主任说:“我不怕比较,你们也最好不要用纳税人的钱来办!” 冉氏新闻评论周刊与冉氏掮客周刊电子发行过百期,读者百万。 冉云飞称自己写博客,没想着拯救谁,首先是爱自己,来源于自爱,推已及人,自己需要爱,别人也需要,愤怒与恨只有一时,而爱才能长久。 冉云飞每日一博,清晨即起, 2008 年写了 365 篇博客,从不间断,信奉胡适的“日拱一卒,功不唐捐。”冉云飞在《用你的改变做见证》呼吁网民从小事做起,做不危险的事改变中国。做好事不要有施恩的心态,受打压也不要认为不得了。这样公民努力自己才会有满足感,不会受伤害。 写博客首先是解放我自己!冉匪说:“我要写出自由是什么状态!”更重要的是——“正因为我可能有偏见,我要做一个不为偏见所束缚的动物。我要治疗自己。” 二三年前冉云飞写一篇批评政府的文章时,心里也常打鼓,“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家,人人心中有广电总局,脑子里有中宣部,思想上有检查官,”冉云飞痛恨这种状态,“妈的,总要试一试。”在这种情况下他开始对公共时政的严厉评论。如今他用自己的勇敢见证自由。 “ 没有人要求我做这些事,我不怕别人的指责,我批评是来源于我内心中的不安。” “ 六年写博客,最大的收获是进步,开心。”冉云飞找到了自己的自由心态与创造力。 博客的本质是互动,而这种互动的本质会让博客尝试言论的边界。冉云飞承认:博客写作者对读者是有期待的,博客甚至希望自己的言论会被攻击,甚至在写作时明白某些字句的后果,但这种刺激是他希望带来的,对读者感受的挑衅可以加强对事件的讨论。博客写作就是不断冲破禁忌达到自由的心理过程。 到了一定程度,被屏蔽被封站,冉云飞根本不在乎了:“这对我没有什么损失,因为我从未在博客中有物质收益,现在想找到我文章的人只要搜索也能找到。”牛博中的“匪话连篇”被封。但有志愿者每月为冉云飞做被删博文的文集,通过信箱散发,这个志愿者是深圳的大卡车司机。有海外留学生志愿为其翻译英文版。甚至冉云飞有专门的志愿者校对。每天冉云飞清晨写完一篇博文即上网,一位六十岁的远在柳州的老人家雷打不动为他做校对,全是志愿的。在市民中,支持的人是那些平时根本不起眼的人。匪话连篇被封后,冉云飞就在网上寻求可以容纳他博客的网站。一位成都市民自办的德赛公园就邀请冉云飞落脚,被查也不怕! 三年中,各个媒体集群邮箱、公益组织为冉云飞提供各种新闻线索,冉从来不愁评论资源枯竭。 冉云飞不是一个人!成都市民社会是以茶馆为中心的聚合,一个吃路边排档的人可能是出租车司机也可能是百万富翁。茶馆中,成都人历来都是对时政批评,对腐败开炮,言无禁忌的,“成都的警察都比别人懒散,不愿多出力,宁愿完事后早点去喝茶。”在市民氛围中专制社会的发条最容易松动。 “ 我不能想象,我在上海能写出自己的博客!” 在这样的市民社会中,市民结社是普遍的,冉云飞参与的草堂读书会在茶馆中坚持无组织、无经费、无收入、无结论、读书思想长达六年。在有司十多次干扰中,读书会成员相互支持公民行动。这也是冉云飞的力量源泉。而主持秋雨教会的王怡等独立思想者更是冉云飞的支持者同情者。在一次教会的见证中,我看到微醉的冉云飞听闻“爱你的敌人”而泪流满面。而邻居流沙河先生更是小冉经常讨教的对象。他们共同支持成都右派自印自编回忆录。冉左右逢源。 “ 别人认为我常写批评文章,一定是日常生活在恐惧中,其实完全不是这样。我吃得好,睡得好!因为我尽了自己的努力,所以内心不焦虑。”冉云飞的快乐是别人想象不到的,冉爱喝酒,爱搓麻,更爱淘旧书,冉出了名的大书房在屋顶的一座玻璃房中,四面皆书。冉收集大量的反右史料、日记、书信、档案,乐此不疲,并立志写一本《中国告密史》,而对中国现代政治史的理解是博客的思想源泉,“我有一种求知识的纯然快乐。”在书房中,冉云飞象孩子在花园中一样快乐,与女儿一起玩书法,逗自己大狗白熊,多元的生活,写博只是生活的一小部分。 冉云飞之笔凶猛如匪,却不是莽张飞。他有自己的策略:尊重对手,批评共产党,但不栽赃,有一份证据说一份话,不夸大。做事不超过自己能力,不涸泽而渔、两败俱伤。在自己供职的杂志,他并不登激烈的文章,因为不愿影响同事的安全。自己的批评对象有优先: 1 ,政府, 2 制度, 3 个人,而且对事不对人。 “ 不功利,中国人最大的问题是成王败寇急功近利。”而冉云飞敬服的人如晏阳初,陶行知,没有一个人是急功近利的。“不管我的博文有没有用,我尽力写,每天写。” 冉云飞相信改良,但认为改良者必须有独立立场,而不是政府的依附。在博客上,他的策略是测试,渐进地扩展言论自由的边界,不相信一蹴而就。 既确定自己的责任在言论,冉就明白需将言论与行动分开。他在自己博客上是绝不谈自己参加的公益行动的。 冉没有恐惧。对彭州石化,冉云飞写了一篇《有热血的成都人起来》,国安 5 月 11 日找到冉云飞,这是警察唯一一次上门。冉当天呼吁成都人不要上街,至少在六四前。 “ 恐惧便没有理智,弱者往往会选择先进攻,是出于恐惧与保卫自己,而恐惧是非常可怕的,我们必须在没有恐惧的心态下平和谈事。”冉云飞最痛恨的是不顾亲人与常人体验的职业革命家,为此写过《可怕的职业革命家》一文。 冉云飞认为中国人有一种对未来的恐惧,这个民族对未来没有理性预期,如对医疗、制度设计,都没有信心,而黑砖窑、污染都是涸泽而渔的心态。他自信改良的自由主义能带给人们希望。这种无所恐惧深深吸引了博客的读者。 冉匪为何凶猛,答案却是那么简单:因为他快乐,自然,不害怕,因自由而与人们心意相通。   冉云飞告诉你锦囊妙计 * 这就是中国的言论自由市场 博客就是中国的言论自由市场,是博客们通过想象力与勇敢开拓的与西方世界相同的言论市场,在这个市场中没有权威,平等交换。博客是让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率先用正常的心态尝试言论自由的滋味,这也是我说的博客网络对于中国重要性远远大于英国美国。它让人们看到言论自由并不可怕。当几千万人在网上谈论言论自由时,社会自然进步了。 正象小商小贩个体户开创了中国的市场经济,博客们也是中国言论自由市场开拓者。 其实,我会写文学评论与诗歌,但博客中始终是最猛烈的文字,那是因为在言论市场中,这个才是紧俏货。 * 别小看自己 每一个写博客的朋友们不要小看自己。真正有力量的不是我这种有知名度的博客。我举一个例子小昭,一个普通的姑娘写下了《小昭喝茶头一回》,讲述因为签名被警察问话过程,她的不安、难过、抗争,这样普普通通人的例子更有说服力,人们会想,她能做到我也能做到,她没事,我也没事。而那些有名博客,人家会觉得有名气保护,学不来。 * 自由的穿堂风 在博客,你必须注意链接,你链接的往往是你欣赏的人,通过链接基本上可以知道你的交往圈。博客的结构是很有意思的。每个博客好比是一个人的城市,而链接是城市中的房间。这个城市可以通过一个房间走到另外一个个房间,而且房间是没有门的,到处是自由的电子穿堂风,这就是博客为什么能打破信息封锁。在电子穿堂风中,你打开链接,自由穿行! * 起个怪名字吧 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博客起怪名字的原因,在博客链接中房子不仅没有门,也没有门牌号,而博客的名字就是吸引人的门牌。一个怪怪的名字会让人们注意到你,并尝试点开一看。 所以,起个怪名字吧,象按摩乳、土摩托、我呸,都是蛮好的。 * 每天教会一个人翻墙 一是输入 “自由门”、“无界浏览” ,就可以下载随时更新的软件,我用了多年这两种软件,速度很快。二是输入 “网络代理” ,就会有很多种代理办法让你选择,即使这个被堵死,另外一个也可以越墙而过。三是 选择一些著名博客 来获得自己信息。我博客上的链接里,就有不少思想不错文笔也棒的牛人。四是 依靠一些著名网站 。如牛博国际、“牛博山寨”(这里汇集了许多著名博客和网站每天的更新,信息集中,搜索成本比较低)、斗牛士新闻网(它的口号是专门办给“不明真相的群众”看,我想中国的群众都应该去看,因为我们都不明真相,因为真相是官方的绝秘。) 统 计 冉云飞最早写博客是在 2006 年 6 月 29 日,“匪话连篇”博客在天涯关闭前,累计点击量达 600 万,每天 4 、 5 万的流量。在牛博屏蔽前,也有每天 4 、 5 万的点击数。现在在国内网站的博客大部分被屏蔽。  

阅读更多

新浪博客 | 特适尔 : 德赛公园“三剑客”成都约会小记

原成都地质学院(现成都理工大学)研87级(当年总共招收76名,现在每年招收1000多人)毕业20周年同学会计划于2010年9月30日至10月2日在成都举行。鄙人趁机在9月30日晚与德赛公园编辑冉云飞先生、曾子后先生来一个“三剑客”第一次约会。...

阅读更多

王荔蕻@德赛公园» Blog Archive » •致孙春兰书记的第21封信

对于网络过激言行,政府最好的应对是仁慈与厚道。否则初现端倪的公民言论和网络舆论对政府和官员公权力的微弱制衡,将毁于一旦王涌2010年4月16日,福建网民范燕琼、游精佑、吴华英因诽谤罪获刑。这是一个标志性案件,它令人深思:中国刑法上的诬告陷害和 …

阅读更多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