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平等

纽约时报 | 用“快闪”争取女权的中国新女性

中国来信 DIDI KIRSTEN TATLOW 报道 2012年12月07日 北京——这群人数日益增多的中国年轻人把自己称为“志愿者”,她们为了争取更多的女性权利,上演搞怪而有针对性的公开抗议活动。 她们穿着大号“内裤”,在大街上又跳又唱,抗议录用女性公务员时进行侵犯隐私的妇科检查;她们穿着涂满红色颜料的新娘礼服在商场里穿行,反对家庭暴力;她们还把自己的头发剃光,抗议高校在录取女生时采用的标准偏高。 虽然她们的做法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要比俄罗斯的女权主义朋克乐队Pussy Riot更加温和,但是在这样一个政务不公开,而且主政者都是身着清一色深色套装男性的国家,这些行为仍然鲜明地表达了她们的立场。这些“志愿者”的“快闪行动”与那种隐秘性和一致性针锋相对,形成了一道明快的色彩。 “我们之所以选择这种疯狂而有趣的方式,是因为如果又跳又唱的话,就能引起人们注意,”其中一名“志愿者”说。她要求使用自己的网名“朱西西”,因为在这个国家,当局很快会对公开的抗议活动进行镇压,她们的举动风险很高。 “我们想表现得热情和正面,效果很好,”打算攻读研究生的朱西西说,“我们想证明,我们不是受害者。如果我们表现得太严肃,就会把人们吓跑。” 这些女性志愿者(也有少数男性),大多数都受过良好教育,年龄大多在20到25岁之间。朱西西说,她也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名“志愿者”,但是每个大城市都有她们的成员。 “我想中国每个地区的人都在看,”她说,“我认为运动的规模会扩大。” 至少有几十人,也许有几百人。朱西西说,这些人大多数都是法律或社会学专业的学生。她们的组织并不是特别严密,只是靠社交媒体和口头宣传来组织活动。 其中几位成员在过去几个月的采访中表示,她们对根深蒂固性别歧视感到愤怒,而且长期以来,性别歧视在政治以及其他领域的表现也较为明显。 中国的性别歧视已经变得越来越严重。上个月,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任命了新一届的中国领导人,位居高层的女性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 根据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报道,在包括205名成员的新一届中央委员会中,女性委员从13人降到了10人,仅占委员总数的4.9%。 在中央委员会之上的新一届中央政治局,25名成员中共有两名女性,比之前多了一位。唯一有希望进入中国权力最高层(由七名成员组成的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女性刘延东,最终也未能入选。 刘延东留在了政治局,中国33个省级行政区里唯一的女性党委书记、被任命为天津市委书记的孙春兰,也进入了政治局。 一位在中央政府机构任职,和刘延东有工作和私下联系的人士表示,虽然刘延东的资格过硬,但她永远不可能进入权力核心。因为害怕影响自己的仕途,这名人士要求不具名。 他说,“女性能担任的最高职务也就是政治局委员。” 志愿者说,中国女性的情况和美国女性在上个月的美国大选中取得的成就反差之大,让她们震惊。美国国会里的女性比以前更多,在参议院,100名议员里有20位是女性,而在众议院,435名议员里有78位是女性。 因此,2013年可能会有更多奇装异服、载歌载舞的抗议活动。 朱西西参加了在武汉举办的一个抗议活动,抗议政府对申请公务员职位的女性提出严格的妇科检查要求,以及要求申请者详细回答与月经周期有关的询问。几天之后,其它五个城市也举行了另外一组抗议。 12月2日,在东莞、广州、西安、广州和上海,女性志愿者重启了今年2月在北京举行的“受伤的新娘”抗议活动,抗议者身穿撒有“鲜血”的新娘礼服,高举着写有“爱不是暴力的借口”的标语牌。此轮抗议是一项为反对家庭暴力法呼吁的运动的一部分。反家暴法已经被讨论了多年,但没有取得明显的进展。 今年早些时候,志愿者在广州和其它城市的公共厕所举行的抗议活动也吸引了媒体的广泛注意。抗议者说,女性需要更多的厕位。 今年8月,志愿者在北京一家法院门前边跳边唱着自己写的歌曲《伤不起》。美国公民李金(Kim Lee)向法院提出诉讼,要求与其中国丈夫离婚。她的中国丈夫承认对她进行了身体上的侵害。志愿者递交了一封有1000人签名的请愿书,呼吁为李金伸张正义。志愿者演唱的歌词不属于Pussy Riot的朋克风格,不过,她们带有儒家色彩的道德呼吁在中国引起了共鸣: 疯狂暴力响彻神州大地,公开道歉其实毫无诚意。一再伤害,逼得Kim要离开。家庭暴力法律应该制裁。 你是爸爸,居然殴打妈妈。暴力伤害她,这样真的好吗?妈妈受伤,我们很害怕。小孩也只是想要温馨的家。 翻译:陈柳、张薇

阅读更多

法广 | 上海: 上海地铁请女性着装自重引抗议 我可以骚你不能扰

网友“大江Joe舅”则认为,如果法律或者地铁的营运法规都没有规定她不能这么穿,那么就没有权力指责,“按照你的理论,游泳池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要对女人动手动脚了么?”网友“雪天放晴”更是直言,“你们是负责维护乘客人身安全的,不要借此推脱责任,更别想给罪犯开脱”!不过,也有支持“上海地铁二运”的声音认为,“公共场所的穿着应该注意场合,这是一个起码的常识和公德!连这点常识都要质疑吗?简直滑稽!而地铁二运作为官方微博,进行善意的提醒,完全应该,没有必要为此道歉”。 网友“@机场站王必磊服务团队”亦表态: 现在的年轻男女,低胸衫、超短裙、透视装等包罗万象, 才使得一些人有了想入非非的感觉,“更有甚者走上了性骚扰的道路。所以我们在批判犯事者之余,是否也要为自己的身体语言所反省一下呢?”报道又说,随着这场论战的持续,6月24号上午,两名年轻女子在上海地铁二号线,身着黑袍,蒙着面,手持彩板,上面写着“我可以骚,你不能扰”、“要清凉不要色狼”,以此向上海地铁表达抗议。 这两位女志愿者的行为艺术随即引来舆论关注。《女声报》官方微博“女权之声”对此进行了支持,并呼吁女性应拥有身体自主权并反对性骚扰。网友“一Buddy一”在看到这次行为艺术后对此表示非常认可,他觉得,假如放任某些人所说的“女人穿的少,就是诱惑男性犯罪”的言论,最终的结果就是,每位女性都要穿着厚实的衣物才能被允许出门。要知道,在正常的社会,一个人即使是裸体走在大街上,你可以报警,但你却不可以侵犯她,这是一个基本的常识。 网友“@我是你认识的王小能”也表态称,应正视女性在社会和历史中的位置,争取应当得到的权益,自尊自立,不被男权思想打压和自我禁锢,这就是女权,“在‘女人’和‘男人’之前,你必须先是个独立的人。”这两名志愿者的行为艺术引来了诸多议论,双方论战也依旧持续,不少网友还是指出,“上海地铁二运”发布的那条引发热议的微博,虽然的确是为减少一些性骚扰事件而提出的建议,但言辞也确实欠妥。至于网友们对此事的争议,亦在情理之中,但也请体谅地铁方面的用心,“希望双方都能有一个好的态度来妥善处理此争议。” 北京周西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专稿  

阅读更多

《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规定:女公务员录用须查性病报告月经史

中国《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规定,女性公务员体检须检查淋病、梅毒等性病,并搜集体检者的月经史。部分体检者对此表示不满,认为隐私被侵犯,质疑检查意义。北京一家公益机构致信政府,建议取消该项检查,称检查性病损害女性人格尊严,造成间接歧视。

阅读更多

张鸣 | “女德”不如女权

2012年03月12日 08:10:09                                                       “女德”不如女权                                                                           张鸣 近来,民众的道德问题,越来越成为一个议题。小悦悦的死,让人揪心,当然也说明了社会道德的滑坡。但是,还没有人把女德,即女子道德单列出来,要求女子强化女德。但是,这个世界上的事,总得有人破例,广东中山有位颇有成就的女校长,就提出了这个问题。在她看来,现在道德的滑坡,女子嫌贫爱富,趋炎附势,也要负一份责任,要求加强女德教育,甚至可以成立女德讲师团,到处宣讲。 女子对自己人要求高,从古以来就有传统,编辑“女诫”的班昭,就说过,天下道德实际上系于女子一身。古人不让女人从政,不给她们政治权利,却认为道德的好坏,全靠女子。所以,古代对女子的道德要求非常严格,一方面三从四德,一方面树牌坊加以表彰,制造了无数的节烈女,让女子用自己血淋淋的牺牲,为男权社会支撑起道德的幻像。更不可思议的是,很多领域,明明女子没份,但男人把事儿弄砸了,却非要赖在女子头上。君主荒淫无道,却说是受了女子的诱惑,女色误国的论调,从夏商周一直唱到清末。 其实,多少年来,这个社会的道德也好,秩序也罢,基本上是男人主导的。即使在今天,女性的地位,看似很高,实际上资源掌控,权力掌握甚至就业方面,都是男人占优,而且女子连反抗的能力和欲望都不大。傍大款和傍大权的女子,就算道德堕落,也是男人主导的,主要责任,也该男人负。这些道理,其实人人都明白,但偏偏就是有人出来反着说。五四以来,作为“封建道德”的女德,已经被批得体无完肤了,但偏偏 21 实际的今天,还会有人提议大讲女德。讲什么呢?三从四德,还是女四书? 由此可见,随着这些年随着传统文化复兴而出现的沉渣泛起,还真是有点声势。但是,我劝那位女校长,还是收收吧,三八节,还是多为女子争点权益为好。在众多女子连自己的权利都不知道如何争取的时候,女权比女德更要紧。        

阅读更多

女权者:“强奸文化”迎合父系霸权

译者 菜鸭王 There’s been a lot of talk recently about rape culture.  For instance, we’ve got the NYPD catastrophe, DSK and Jamie Leigh Jones all circulating at the same time.  In each of these cases, the woman’s character and credibility are being called into question.  The problem is that women bare the burden of living in a society that expects men to act violently and to exert their power sexually.  Women are responsible to take “proper” precautions to avoid this “natural” danger.  Women cannot drink, because if they become intoxicated and are raped, no one will believe either that it happened at all or wasn’t consensual.  They better watch what they wear, because high heels and a skirt above the knee would certainly send a message to sexually violent men that rape is welcome.  Don’t be alone with a man, even if you’re simply cleaning his hotel room.  That’s clearly an invitation.  And for goodness sake, women should definitely not go into the military or work for a private defense company!  Simply being there is akin to accepting unwanted sex.  In fact, you sign a contract stating that you cannot go to court if a sexual assault happens.   最近有好多人在议论强奸文化。比如IMF前总裁卡恩(DSK)性侵门(译者注:【1】 迪亚洛在索菲特酒店套房为卡恩打扫房间时,卡恩对她说“你很漂亮”,随后不顾她的挣扎强行将她拖进卧室,整个过程中她一直在说:“请停下,我不想失去工作。”), Jamie Leigh Jones案件等 (译者注:【2】Jones女士2005年在伊拉克,当时7名美国哈利波顿公司(Halliburton)KBR分公司的员工给她下药,残酷的集体强奸了她。当时她受伤非常严重,惨不忍睹,隆胸填充物也出现破裂,胸部肌肉被撕裂。KBR的反应就是把她锁在了一个只有一张床的运输集装箱中,并拒绝给她食物,水和医药治疗。她恢复意识后搜集取得的证据也神秘的不翼而飞。)这些案子里,女性受害者的人格和信誉都被人质疑。问题是女性生活在一个要求她们准备好男人会施暴会强奸她们的社会。女性被“理所当然”要求小心一点来避免这些“自然存在的”威胁。女人不应该喝酒,因为如果喝醉后被强奸的话,没人相信你被强奸了或者你根本就是自愿的。女人最好不要随便穿衣服,因为高跟鞋和高过膝盖的短裙一定会暗示那些蠢蠢欲动的男人我可以被强奸。不要和男人独处,即使你只是在帮他清理房间,要不然就是你自找的。天啊,女人更不应该去当兵,或者在什么私人国防公司工作!你在那儿就说明你想有一夜情。事实上你已经签了“就算你被强奸了,也不能去诉诸法律”的协议!      It is embedded in our minds that women invite rape.  If a woman has the audacity to charge her rapist, she must prove that she did nothing to invoke it.  And in this day and age, that ain’t easy.  If you’ve got a sexual history, if you had a drink, if you got dressed up to go out, you might have just been looking for that rape.  And somehow, even though we “know” that men are dangerous, sexual predators, we seem to doubt that the individual man on the stand actually is.  So again, the finger is pointed at the woman.   女性欢迎被强奸的想法已经深入人心。如果你有胆子去告发性侵者,你必须证明你没有做任何一件可能挑逗到男人的事情。这年头,要证明这个,谈何容易。只要你有过性爱史,喝过酒,出门时打扮了一下,有可能你正想被强奸呢。很奇怪有的时候就算我们“知道”男人很危险,很饥渴,到了法庭上我们又会怀疑,男人真的是这样吗? 终究都是女人的错。 So what in the world do we do about the fact that women are in such danger, and have little legal recourse?  Stay inside?  Always be with a male protector?  Don’t have a career of our choosing?  Perhaps this is what it’s really all about.  If it’s too dangerous to have women out there on their own in the world, it would be better for everyone if we simply retreated back into the home, and gave up on the silly notion of equality or independence.  It seems that rape culture is just another patriarchal defense mechanism.  By victim blaming we create an environment where women’s choice to be out in the world, acting or behaving in a way that does not conform to or support the patriarchal order is given as the reason for their alleged misfortune.  The goal (conscious or not) is to shame and scare women into “proper” behavior.   冒着被性侵的危险却几乎没有法律援助的女人们到底该怎么办呢?呆在家里不出来?一直和保护自己的男人在一起?没有自己喜欢的工作?也许这才说到问题的关键所在。如果女人单独在外面太危险了的话,那么就应该蜷在家里,要什么狗屁独立平等,这样对大家更好。看来“强奸文化”不过是又一个父系霸权的守护者。现在有一种氛围说女人遭受不幸是因为她们选择不呆在家里,行为处事不按照或者违背父权准则的结果。有意无意想要让女人表现”好点“,要不然就等着担心受怕被羞辱吧。 Here’s some food for thought.  What would happen if a woman was in her home, baking cookies for her kids and an intruder came in and raped her.  What then?  I’m assuming public outrage and a conviction.  The reason?  The rapist was the one disrupting the patriarchal order.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T连载】Oozgur新疆漫画

敏感词周报

【网络话语馆】红色键盘侠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youtube频道: guanguan

微信公众号:它基金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