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骚扰案

GLE性法平 | 让法官“毫无迟疑”地确信:性骚扰受害人不应承受之重

2020年最后一个月,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终于开庭。面对证据不足的质疑,弦子再次公开讲述六年前被性骚扰的细节,向全社会做了“笔录”。

2021年的第一周,邓飞诉邹思聪与何谦名誉权纠纷案有了判决结果,法院认为两被告提供的证据不足令人“毫无迟疑”地确信性骚扰事件真实存在,因此要承担侵犯邓飞名誉权的责任。

从向全社会做“笔录”到提供让法官“毫无迟疑”确信的证据,性骚扰的受害人到底要承担什么样的证明责任?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404档案馆】儿童性侵案频发,警察都做了什么?

CDS专页:小粉红

【网络话语馆】行走的五十万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音乐团体:北京酷儿合唱团

微信公众号:新华二代在德国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