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

撒韬 | 悼念他

那些微信的蜡烛符号是不算数的真情假意。 今天,我买一根蜡烛,看它燃烧完。 用这个悼念他。 他是我年轻时的兄长,他是我对于国族希望的最后想象与寄托,之后,再没了,再没什么宏大的愿景值得让我向往。 为这个最后的勇敢的人,今夜心怀悲痛与哀伤,我们丢失的不仅是他的肉身,更是无数人的灵魂。...

阅读更多

【CDTV】六四三十一周年网络纪念会

@文昭谈古论今:今天是#六四31周年。31年过去,当年在天安门广场的学生,一群人变成像胡锡进,孔庆东之流的中共吹鼓手;一群人变成声色犬马,岁月静好的犬儒者;但还有一群人一直还在坚守守当初的理想,其中一...

阅读更多

二湘的十一维空间|杨胜慰:百日祭文亮,天使在人间

百日祭文亮,天使在人间 文/杨胜慰 一、纪念李文亮 百日祭文亮,天使在人间。 天上,因为有神,所以有光芒。地上,因为有特殊的人群,天使纵横在人间,所以有了光芒。 否则,天上人间,有光无芒,没有光芒。 武汉,幸好有李文亮这样特殊的人,仿佛天使下凡在人间,所以,在灾难中让世界看到了武汉这个城市的万丈光芒。 人性的光芒。...

阅读更多

一家观点 | 问责追责是对逝者最好的悼念

武汉封城前后,自媒体尚能看到各种各样呼求哀哭的信息。有的是老人为孩子寻找生机,有的是孩子为父母奔走呼号,有的是医生心力交萃,有的是火葬场人员的咆哮……呼求哀哭的背后,我们看到生命的脆弱,个体的渺小乃至无助无奈无能无力无望。这仅仅只是惨烈瘟疫的冰山一角,还有更多的悲伤哭泣,随着时间和不可描述的力量,我们根本无法听到无法感知。

只有为数不多的逝者被媒体提及,那些确诊或没有确诊的逝者究竟有多少,逝者的名字应该在媒体上一一列出来,以告慰这些逝去的生命。许多人迄今连哭泣悲伤的机会都没有,这段时间许多人前往殡仪馆领取亲人的骨灰盒,人们默默佇立,没有表情,没有哭泣,只有深深的压抑和悲愤。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

404聊天室 | 妇女节特辑

她们为什么站出来进行公民抗争?她们如何建立社群,又面临哪些挑战?来听女性抗争者的故事。

美东时间:3月6日(周六)晚8点
北京时间:3月7日(周日)早9点

房间地址:https://www.joinclubhouse.com/event/Mw2DNJ8Y

CDT 电子报

CDT 招聘

中国数字时代/空间诚招实习编辑、编辑及项目合作者

报名时间:
2021年2月20日至3月20日

报名方式:
请邮寄材料至[email protected],所需材料包括:个人简历、媒体认知、对中国数字时代/空间的了解及建议、工作计划及至少1个可供查阅的本人社交媒体账号。

详细要求请点击此处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