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

午夜美术馆|高氏兄弟:夜访大兴新建村记

昨日下午近三时,友人孟煌君来电相约同走大兴新建村,并言明去之理由:为己言说获得合法性。其言甚合我意,当即邀来东启小弟三人共聚同行。由798出门,乘出租车至将台路转乘14号线至南站,继转6号线至西红门,...

阅读更多

开始吧|今日肖全:时代更迭,总有些面孔让我们念念不忘

在拍过三毛、顾城、北岛、崔健、窦唯、杨丽萍、张艺谋、姜文……之后,这一次我想把镜头对准中国千千万万的普通人。 “中国最好的人像摄影师” “顾城、北岛、崔健、窦唯…… 他拍谁就是谁一生中最好的照片” 摄于窦唯家,1993年 北京 其实呢,我知道 我只是一个喜欢拍照片的人 我的镜头就是我的眼睛 我的自述 他对我说,拍过这些照片,你已经可以死了 1. 2014年冬,成都当代美术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肖像摄影展。...

阅读更多

吕楠:被遗忘的人——中国精神病人生存状况

医院外面才是精神病院,而真正的精神病院里面倒像教堂、寺庙、修道院,极为宁静。——吕楠 ▲ 精神病院 天津 1989 这是一个盲人患者。当他感到有人在他面前时,便会重复说:“他们欺负我。” ▲ 精神病院 天津 1989 ▲ 精神病院 天津 1989 张树华(右), 38岁, 住院两个多月, 由于没人帮她翻身和擦洗,屁股上的褥疮已有拳头般大小。拍照十天后,她死于医院。 ▲ 精神病院 天津 1989 ▲ 精神病院 天津 1989...

阅读更多

【组图】罕见老照片 解放了 — 回忆中国60年

以1949年为界,中国大陆六十年来似乎已习惯了将1949年以前称之为“解放前”,1949年以后称之为“解放后”。但我讨厌“解放”这个词,谁解放谁呀?这都是哪儿对哪儿呀?这个词,即使是针对当时中国广大的穷苦农民乃至工人也一样,纯属精神忽悠。我们不是哭着喊着还要去“解放全世界三分之二的受苦人”么,但八十年代国门一开,才恍然,全世界那三分之二的受苦人,原来全在中国大陆!所以,我们“解放”什么呀,我看最要紧的还是“解放”我们自己吧,先从言论自由开始。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