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者

中央社6月1日:威尼斯雙年展 呼籲釋放艾未未

威尼斯雙年展 呼籲釋放艾未未 2011-06-01 【中央社】  威尼斯藝術雙年展今天舉辦開幕儀式國際記者會,雙年展主席巴拉塔(Paolo Baratta)在會中公開呼籲中國政府釋放維權藝術家艾未未,全場響起如雷掌聲。  巴拉塔表示,他已寫一封正式信函給中國駐義大利大使館,希望中國政府釋放艾未未。會後,義大利媒體詢問中國大使館是否已給予答覆,巴拉塔說,尚未收到任何回音,但他期待的不是口頭答覆,而是釋放艾未未的具體行動。  艾未未是中國知名藝術家,他今年四月因參與撻伐政府的「茉莉花革命」而遭到拘禁,迄今已兩個月。此事件引發國際藝術家群起抗議,如今全世界最具指標性的威尼斯藝術雙年展,也加入了聲援行列。  巴拉塔致詞時表示,他很感謝許多國家踴躍參與雙年展,尤其是一些正遭遇天災、戰亂等災難的國家,像海地、埃及、智利等。  他話鋒一轉表示,在眾多「國家展館」中也有中國展館,他很感謝中國藝術家長期為雙年展帶來非常豐富的創作,因此他特地寫了一封信給中國駐義大利大使館,表達在此時此刻,全世界藝術家齊聚一堂的盛會中,他渴望能聽到中國政府宣布釋放艾未未的好消息。  威尼斯藝術雙年展每兩年舉辦一次,今年是第54屆,有高達89國參加,其中今年首次參加的有安道爾、孟加拉、海地、沙烏地阿拉伯,另有缺席超過15年的幾個國家重新露臉,例如印度、剛果、伊拉克、辛巴威、南非、哥斯大黎加、古巴等。  今年藝術雙年展大會主題訂為「啟蒙」(Illuminations),多國藝術家不約而同表達了對當代政治的嘲諷,以及對環境汙染與過度科技化的反思,訴求返璞歸真和尊重人權,台灣館今年也以「聽見,以及那些未被聽見的」為題,傳遞社會弱勢團體的聲音。 链接:http://goo.gl/LSRgi

Read More

严力:说说艾未未(之二) (2011.5)

严 力:说说艾未未(之二) 来源: 中国人权双周刊 2011年5月 http://goo.gl/JpvmT 近来网上查询到的各类采访中,艾未未表达了不少论点,但是我记得在纽约时期,他对艺术等方面的思考已落实在文字上。在1987年12月出版的《一行》第3期上,他发表了名为“十五段”的文字,全文如下: 1、艺术有自己独特的语言,这个语言可能是非美学的、非理性的、但却是艺术的。 2、对非理性的意思的表达和理解需要更成熟的感性和理性。 3、艺术是反自然的,是对真实的歪曲,是人的心理上的诚实。 4、任何对艺术的理解都是误解,误解至少和理解一样重要。 5、我们习惯于问“为什么?”,在艺术中我们应该问“为什么不?”,这是理性的挑战。 6、一部分人在做一切可能的努力,而另一部分人只作必要的努力,后者是有所选择的。 7、选择有两种方式----挑出你需要的,或排除你不需要的。 8、一个消极的行为必包含着积极的意义。 9、当我们评价一个有才能的人时,我们常说“他做了许多有意义的事”,将来有一天我们会这样来赞美一个有才能的人“他什么也不曾做”。 10、规律是——我们企图严肃时常常是可笑的,我们显得可笑时,可能是严肃的。 11、你可能是无聊的,但你的命运不是无聊的。 12、当一个人进入现代艺术馆而没羞耻之心时,这个人不是感觉器官功能不健全,就是没有道德。 13、现代艺术馆中充满了偏见、势利和虚荣。 14、以功利为目的的艺术不是艺术,妓女不是女人,妓女的行为是类似于女人的。 15、如果信上帝的话,我的上帝不是你的。 1987年11月于纽约 其中第12和13讲到对现代艺术馆的看法,有人可能会说现在他已经是那里的常客了,但我认为这不矛盾。他的这种说法是对其中一些作品或者操作规则的看法。我的想法是,现代艺术馆就像一本杂志,每一期里面的内容不可能全是一流或者高质量的,他的这种看法确实很多人都会有。比如就有人对我所办的《一行》提出质疑:里面作者水平层次相差很大。但是,你如果评价某个人的作品有一个闪光点,为了鼓励他就刊登了这个作品。这种鼓励性质的刊登是一种冒险,如果那个人后来没有发展出来不就是白白鼓励了吗?但是编辑有这个冒险的权力。现代艺术馆的策展人或支持人有时候也会有这种冒险,当然另外的暗箱操作全世界都有,人性的阴暗面会在所有的领域里呈现,何止艺术馆。艾未未的“十五段”发表在24年前,如果让他今天再来表达的话,我想他在措词上会有所不同,但是整体的思考倾向应该没有什么改变。而事实上,这些年来世界各地现代艺术中的观念艺术确实有很大的讨论空间。 他在2005年前后就说过:对于艺术家“我无法知道艺术家一定要是什么样子的,激动也许是他个性化的表现形式之一。他容易激动也不要紧,反正他也没有生杀大权,反正这样的人在社会上也不是很多,只要看他们提供的作品是不是有意思就行了。如果没有艺术家的存在,即使社会再富强,也是一个无聊平庸的社会。文化问题就是美学问题,美学和建筑不可分割。所谓美学不是漂亮不漂亮,美学是它的效率、使用的可能性。至于为什么而做、是不是做得过分、是不是做得合理、怎么让一件事情得体,这实际上是伦理学,伦理学是包含着美学的。死亡是人类生活中最大的问题。没有比死亡更大的困惑了。无论我们怎么谈论死亡都不过分。我们的终点就是死亡,生和死就是事物的两个方面。任何哲学都是生和死的哲学,不能面对这个主题或者说是粉饰这个主题的哲学都不是好的哲学。”与他在“十五段”中的言说相比,这段文字显然是更宏观了。这就是言说者在时间过程中调整表达方式的过程,但主要的观念并不会有太大的改变。他在这里讲到了死亡,后来在被采访中也发表了如此的想法:如果要在我的墓碑上刻一行字,应该写“一个经典的人格分裂者,代表了那个时代所有的缺陷。” 纽约时期艾未未有过的一些故事在网上看到不少,因为他在近几年每天都要面对各种采访,这些发表出来的文字能让人了解很多情况了。 而我作为诗人,很早就敏感地意识到他有诗人那种反一切权威的骨气,所以他对那些以写诗成为权威并标榜权威的人很不屑,认为这不是真诗人的作为。他曾在某个采访中说:“当你过于强调一个现实——无论它是诗的现实,或者说文化的现实,或者是政治的诉求也好——如果太脱离我们现在的处境,我觉得他就不是一个真实的状态,他就是虚假的状态。比如说过于强调所谓的文学性或者诗性,实际上你是在崇尚某种价值,你认为这个价值别人是不具有的。你实际上是一种傲慢和一种莫名其妙的自我崇拜,从这点来说,是虚伪的,这是没有的一件事情。我们作为人只有我们今天的现实,阳光照到脸上了,影子投到稿纸上了,没有比这个更多的现实。所以我觉得玩弄文字,或者说想希望制造某种崇拜,甚至追求某种经典,都有很虚伪的成分。” 他对诗歌其实一直是关注并投入热忱的。大约在1992年初,他突然找我说有一个诗人的作品我应该看看,合适就选登。我一看作者是俞心焦,我不认识,有些诗确实很不错的,就选了几首分两期在《一行》上刊登了。 后来艾未未在1994年至1997年之间在北京主持编辑当代艺术《黑皮书》、《白皮书》、《灰皮书》的时候,也找我要过诗歌,并刊发了它们。显然诗歌也是他那个刊物的一个内容部分,是与当代艺术连在一起的。 从不少角度讲,诗歌与未未关系很多也很深。虽然我并不知道他对我的诗是什么看法,但是我在1991年出版的一本诗集中,他很高兴地送我一套(10张)他作品的照片作为里面的配图——其中我最喜欢的是“刷子”上放一个蛋,这在上一篇中已经介绍过;现在我选另外三张,是他在1988至1990年创作的“鞋系列”。 照片说明: 1、鞋系列(之一)装置,艾未未1988-1990纽约 2、鞋系列(之二)装置,艾未未1988-1990纽约 3、鞋系列(之三)装置,艾未未1988-1990纽约 4、严力诗集封面 5、严力诗集内页之一

Read More

BBC大家谈中国:罗织艾未未罪名的谎言政权

桑普 中国网友 更新时间 2011年5月31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3:00 五月三十日,艾未未先生被中共秘密囚禁已达五十八天。十日前,新华社终于引述北京市公安机关表示:「初步查明」由艾未未实际控制的北京发课文化发展有限! 公司,涉嫌逃避缴纳税款、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等经济犯罪行为,但却没有具体指出究竟是什么样的犯罪行为和证据。 同时,北京市公安机关更强调:艾未未已被「依法」监视住居,已被「依法」保障了其会见共同居住人的权利;但却没有说明为何所谓「依法」的监视住居,竟会包括「被失踪」这种流氓手段,竟会包括全面禁锢艾未未先生的人身自由和通信自由。翻遍法条,也无法合法解释这种「被失踪」的行为属于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监视住居措施。这种先秘密抓捕、后罗织罪名、再乱套法律的行径已经激起众人怒火。 香港支联会也在五月二十九日举办平反六四大游行,接近两千人参加,强烈要求中共释放艾未未。回想起艾未未先生曾经说过: 「如果绝望、麻木、放弃、不在意了,你变为了你的对手希望你成为的那部份」,「如果我们放弃注视和关心周围的人,永远没有公平和正义的一天,谁也不会自由」,「我之所以勇敢,是因为我知道危险就在那里,如果我不行动,危险会越来越强大」。港人的义举,再次印证了这些话语,不断为艾未未先生及其家人打气加油。星火不灭,正气长存。 一直以来,艾未未「逃税」的罪证何在,未见有人摆事实讲道理。况且,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姜瑜竟然抛开事实和法律,悍然呼吁大家看清楚某人的动机,叫他不要拿法律充当挡箭牌。此番狂言,实在莫名其妙,罔顾法治本质。众所周知,法律正是人人捍卫自己权利的挡箭牌和护身符,动机在所不问,这是最基本的法律常识,可见中共官员根本没有法律常识,更谈不上法治意识。毕竟,中共国保人员及其指挥者违反法定程序,以「经济犯罪」为借口,非法让艾未未「被失踪」,如查属实,已经触犯非法拘禁罪、刑讯逼供罪、虐待被监管人罪、报复陷害罪或诬告陷害罪等刑法明文规定的罪名,不能置若罔闻,应当坚决追究,否则类似暴行只会不断重演。 非法遭禁锢 值得澄清的是,中共当局让艾未未「被失踪」,绝不符合《刑事诉讼法》意义下的监视住居。《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七条规定了被监视住居人的义务:未经执行机关批准不得离开市、县、住处;未经执行机关批准不得会见他人;在传讯的时候及时到案;不得以任何形式干扰证人作证;不得毁灭或伪造证据或者串供。这是一张穷尽式列举的限制权利清单,但从来没有包括有如艾未未目前所遭受的「被失踪」手段(包括剥夺其通信自由和人身自由)。按照这条规定,艾未未既然已经「被离开」了住处,那也至少应容许他在市、县内自由走动,联系亲友,而不得把他非法禁锢在一个秘密地点。 有了这种认识,足见中共当局无法无天,玩法弄法。即使退万步而言,艾未未真的被依法监视住居(最长可达六个月),那么按照《六机关规定》第二十四条的规定,「被监视住居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会见其聘请的律师不需要经过批准」。试问:艾未未先生目前有可能聘请到律师吗? 真教人不胜愤慨!最近数月以来,中共的专政爪牙伸向过百位刚直勇毅的维权律师和文化人士,秘密搜捕,非法拘禁,制造红色恐怖。在艺术家群体中,除了艾未未以外,还有在北京宋庄参加《敏感地带行为艺术展》遭刑拘的三位艺术家黄香、成力和追魂。公安拒绝响应,形同黑帮绑架。这一系列暴行,让每一位有良知的中国人悲痛不已。 回首古代历史,即使文祸迭起,也罕见类似有如中共暴行之决绝。古有「崔杼弒其君」的记载。春秋时代,齐国臣子杀死齐庄公,控制国政。当时齐国的太史「南史氏」坚持真理,不畏强权,直书不讳,在史书上记载「崔杼弒其君」,崔杼闻讯大怒,派人把太史抓来杀死。二弟闻兄死讯,毫不畏惧,仍写「崔杼弒其君」,崔杼杀之。三弟闻讯,威武不屈,仍写「崔杼弒其君」,崔杼再杀之。四弟大义凛然,仍写「崔杼弒其君」。到了这回,崔杼终于被四弟震慑而退缩,没有勇气再杀四弟,开始领悟到他害人越多,不但无法掩饰罪行,反而加重其罪恶。 如今中共对付刘晓波、谭作人、高智晟、赵连海、冉云飞、艾未未,以及众多知识人的恐怖行径,虽未至于谋杀,实已非法禁锢,而且越抓越狂,尚未知耻知止,未如崔杼般发扬良知而放下屠刀,罪孽深重而犹不知耻,竟然喊出「法律不是挡箭牌」,简直丧心病狂,天理不容。 回想当年,一度向毛泽东提出「周期率难题」的黄炎培先生写有一首小诗:「天地不灭,文化不灭。人类不绝,文化不绝。或钳之口,或夺之笔。人夺其名,我葆其实。文化真美,群丑忌之。文化真善,伪善畏之。日月经天,谁能蔽之?万古江河,谁能废之?」如今读来,深彻肺腑,感慨万千。 美国前总统罗斯福的夫人伊莲诺·罗斯福(Eleanor Roosevelt)曾经说过:「未来属于那些坚信自己梦想的人。」笔者期盼更多拥有良知和勇气的中国公民挺身而出,反对红色恐怖,谴责政治失踪,抗击犯罪诬蔑,共同团结抗争。正如艾未未所说,「公开化是公民面对专制的利器,仅有的利器」,所言非虚。从全国各地市民无惧逮捕的茉莉花集会,到安徽省公民自发创作艾未未画像涂鸦城市,点滴播种,默默耕耘,组织动员、团结抗争终将遍地开花。苟能趁此良机,通过网络力量,把抗争理念具体化,把抗争运动组织化,把抗争实力凝聚化,那么在可见未来,推翻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必定指日可待。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注:《大家谈中国》的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 欢迎大家投稿,请把文章发送到:按键 [email protected] 来源:http://www.bbc.co.uk/zhongwen/simp/comments_on_china/2011/05/110531_coc_aiweiwei.shtml

Read More

CNN 5月27日视频 :谁怕艾未未?

CNN 5月27日视频 :谁怕艾未未? 视频地址:http://goo.gl/aBJzp 附:CNN 香港怕艾未未吗?http://goo.gl/JWny2 May 26, 2011 Is Hong Kong afraid of Ai Weiwei? Posted: 1211 GMT I'm at Art HK, Asia's leading art fair, and the one-finger salute is from the 2007 sculpture "Marble Arm" by outspoken artist-activist Ai Weiwei. As we all should know by now, Ai was detained by Beijing authorities almost two months ago in an ongoing campaign against Chinese activists. Ai has since been accused of tax evasion. "Marble Arm" is linked to a series of provocative snapshots featuring Ai raising his middle finger to various symbols of power from the White House to Tiananmen Square. On reserve, it has a prospective buyer who is willing to pay $280,000 for the work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