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学

布谷在歌唱 | 刘瑜:政治的”可能”与”不可能”——比较政治学30讲·结语

你好,我是刘瑜,我们的比较政治学30讲,到上期为止就做完了。今天,我来和大家做个总结和告别。 在这里,首先,我要和听众朋友们道个歉,就是我在节目的过程中,没有和听众朋友们在留言区进行一对一的互动,主要是我实在是太忙了。在开始做这个节目的时候,疫情还比较严重,北京的学校都没有开学,所以我要花很多时间在家带孩子;节目做到后面,北京开学了,孩子倒是送走了,但是我自己也开学了,学校的工作也不能耽误,所以确实没有时间和大家做一对一的互动,还请你们谅解。...

阅读更多

【旧闻】南方都市报 | 民国土匪征收过路费的“改革”

为了克服日益严重的“财政困难”,几拨平日里很少来往的土匪竟破天荒凑在一起,开了个“经济工作联席会议”。会上,通过对各种提案进行充分的讨论协商,最后终于达成一个协议:把这条路大体平均地分成几段,在每段的入口处各设一个“收费站”,向来往行人收取保险费,收入就归占据这段道路的土匪。收费标准明文规定,一挑盐收保险费5毛,徒手或包袱客一块钱,布贩、丝帮则看货议费,多者百元,少者几元、几十元不等。行人商旅只要按规定交了费,即可持他们发的路票通行,不受限制。土匪之间还约...

阅读更多

万有引力之虫 | 虚假的对话

中大民主墙的风波里,除了国内平台一边倒的欢呼,高登论坛一如既往的支那辱骂,双方各打五十大板的评论再次成了大陆知识人中流传的范文。当年帝吧出征的时候,我已经说过这不是交流和启蒙可以解决的问题,不过显然“...

阅读更多

王枪枪 | 一本正经地不正经

今天下午,我一直沉浸在悲痛中无法自拔,听了三遍《血染的风采》情绪才有所缓和,“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谨以此曲献给真正的爱国者:中国散户。谁是爱国者?肯定不是侯聚森这...

阅读更多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