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极权

【CDT报告汇】全球一半摄像头在中国,香港人权指数暴跌及其言论自由被彻底摧毁

《纽约时报》:记者团队对10万份中国政府招标文件历时一年调查,揭示中国成为监控国家的四个发现;人权评量倡议组织 (HRMI)的最新人权指数,指出香港在 “集会和结社”、“持有和发表意⻅” 和 “参政权” 全部处于 “很差” 的水平,从2019年以来香港政治权利持续下跌;《外交家》杂志刊登的自由之家高级研究员安吉丽-达特 (Angeli Datt)的文章,指香港国安法摧毁香港言论自由。

阅读更多

青椒|散沙社会、数字利维坦与数字化敌托邦

在散沙社会当中,如果规训得当,即便民众可以自由结社,已经将规训内化为服从的人们也会自发组织起来排斥“异见分子”(或者更准确的说是那些不服从规训导致群体低规训得分的“坏分子”),孤立“异见分子”使其成为散兵游勇。

阅读更多

先生制造|欢迎来到中国A镇:保持距离,仰望高塔 | 新世界

从2021年11月26日开始,他一共登记了663个疫情管控的返乡人员数据。这些数据从哪儿来?用他的话来说,层层抓,拿到电话号码,健康码,行程码,疫苗接种情况,核酸检测情况,一一提供。如果不提供,不配合,慢慢教育。再不配合,再啰嗦,就叫公安机关接手。

阅读更多

【404文库】数旗智酷|健康码:数字巫术与色彩政治

健康码的存在本身是一种由政府与公众共同建构的驱散病毒、判断风险的“数字巫术”,而赋码、扫码、亮码、转码等都是这种“数字巫术”的仪式内容。由于防疫形势的不确定、技术缺乏稳定性或者治理系统的参差不齐,无故的变黄码、弹窗以及“统一黄码”等其实已成为一种来自数字世界的惩罚。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