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监控

BBC | 逃离“老大哥”:中国艺术家如何躲避北京的监控摄像头

35岁的邓玉峰为这个项目已准备近半年。几个月来,他多次往返于这条街道,用尺仔细测量道路长宽,记录路边摄像头的品牌和参数,并绘制出这些摄像头的分布和范围示意图。上月,他从网上招募了第一批志愿者,进行了一场实验。

他想看看这些人能否成功地“消失”在这段长约1.1公里的道路上。

但作为世界上监控摄像头最密集的地区之一,在北京躲避监控摄像头,邓玉峰发现困难重重。即便这些志愿者最终耗费两个多小时才走完1000多米,邓玉峰表示最多只能做到不被摄像头捕捉到面部数据,要想从监控视野中完全消失“几乎不可能”。

幸福大街只是监控摄像头在中国快速增长的缩影。2018年,中国有约2亿个监控摄像头,而这个数字在2021年预计将达到5.6亿,即约每2.4个公民对应一个摄像头。仅中国的摄像头就将占到全世界的一半。

阅读更多

【立此存照】民众翻墙上维基查资料,遭警方登门逮捕并行政处罚

中国官方”浙江政务服务网”发布”舟定公(解)行罚决字[2020]01692号”行政处罚决定公告,主旨为”张韬擅自建立、使用非法定信道进行国际联网”,已决本月24日做出裁罚,被处罚的民众就叫做”张韬”,案件由”浙江省舟山市公安局定海区分局解放路派出所”侦办。

中方指出,张韬的违法事实是:2019年上半年至2020年10月期间,透过百度搜索到翻牆软体”LANTERN”并进行下载,多次利用”LANTERN”翻牆软体非法访问维基百科网站查询资料,2020年10月24日,张韬在位于”定海区环南街道名竹苑”的建筑物内被警方查获,带回侦讯。

中国警方表示,张韬为了查询有关资料,擅自非法使用手机翻牆软体访问国际网路,行为已构成”擅自建立、使用非法定信道进行国际联网”,依法给予行政处罚,对张韬施以”当场训诫”的”警告”,并责令当场停止非法连接国际网路。

阅读更多

澎湃新闻 | 法学教授的一次维权

人脸识别的侵入性强,并且具有非接触性。像指纹、身份证信息,我们也经常在其他地方录入,但仅根据指纹无法快速地追踪到个人,人脸识别却可以。如果每天需要数百次地录入指纹,我们肯定会反感,但人脸信息可能在我们根本不知情的情况下,每天被捕捉、识别达数百次。

如果别人用你的人脸数据,开通相关账户用于违法犯罪,比如洗钱、涉黑、恐怖主义,你可能会因此而卷入刑事诉讼之中。像利用换脸技术,将你的人脸信息用于淫秽色情等视频中,由此造成的恶劣影响,根本不是抓到相关的违法犯罪分子就可以消除的。

我们每个人都是公众中的一部分。我们的人身或财产权利受到侵害,本身就意味着公共安全受到了威胁。所以,不能简单将人脸识别技术所涉及的法律问题,归结为个人隐私保护与公共安全之间的紧张。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2020 年终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