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道歉

【微历史】:我是杀人犯

【我是杀人犯】一场红卫兵武斗中,16岁的他挥舞大棒打死了19岁的他。43年,他常在暗夜中醒来,问自己:“我打死人这事儿该怎么算呢?”今天,59岁的王冀豫选择站出来向世人说出自己的罪。“忏悔太虚了,我不...

阅读更多

大家|贾选凝:一句道歉不能令人心安

“道歉”是最近热度很高的词。先前在内地院线饱受争议的《私人订制》迟了一个月才來到香港。我在此无意于去评价这部作品,只想梳理一下那个影片结尾在观影中带给我的错愕。电影的最后一段是“道歉”,导演藉角色之口告诉我们:“我们要道歉,我们每个人都要道歉。”这份“歉意”从身边一草一木开始,于是四位主角向大自然诚挚悔过,仿佛他们才是雾霾、林毁、地陷和水污染的罪魁元凶——而不是监管不力的当地政府部门、不是漠视有害物质荼毒环境的无良工厂——倘若山川河流心下有知,不知会否对这...

阅读更多
  • 1
  • 2
  • 3
  • ……
  • 7

CDT/CDS今日重点

【CDS】六四馆

五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主因是什么?主因就是您啊主席!

【网络民议】“今年夏天,你想收到什么礼物?”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