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常态

美国之音|新华社批“慢就业” 与人民日报打擂台

13日,人民日报刊发了《大学生就业,观念须“松绑”》一文,力挺慢就业这种生活方式,称毕业后不马上就业的大学生并非偷懒或啃老,而是看中工作是否合适、专业是否对口。文章认为慢就业可以防止大学生因仓促就业而“入错行”,并呼吁政府应修改现有的统计方式,不应该划定就业率的硬指标。

而新华社则对这一概念提出批评,认为慢就业一词本质上是“掩耳盗铃”,无助于解决就业难的现实问题。14日出版的新华每日电讯刊登了题为《别用“浪漫造词”遮蔽真问题》的文章,其中写道,慢就业是媒体包装出来的伪概念,妨碍人们认清现实。并警告道:“试想一下,当公众正困扰于就业困难、收入下降之时,还有人在鼓吹什么‘慢’‘待’‘族’甚至称‘情绪稳定’,最终会形成什么样的舆论图景。”

阅读更多

精读党报 | 发展是硬道理?明明是真理好伐!

2015年全国两会前夕,我曾经听过一个内部讲座,由相关部委负责人论述中国经济为何要保证一定的增速。前些年有“保八”,近两年有“保七”,“保6.7”,或者是设定区间,不能低于多少多少。最重要的原因是,转...

阅读更多

新周刊 | 全国人民喜迎工资涨幅世界第一

文/周作鬼 据说当代中国人有四大喜事——离婚、二胎、放假、涨工资,前三个都作不得准,离婚买房结果被净身出户,二胎就是再生一个负担,好不容易放个假,却把时间消耗在赶路和饭局上,没得好好休息。...

阅读更多

博谈网|中国的资金长城刚刚又一次泄露

‌‌‌‌“金融研究所‌‌‌‌”(IIF)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预计2016年中国资金净流出大约为5300亿美元,比去年海量资金净流出的6750亿美元有所下降。

国际金融研究所报告显示,在2016年第一季,中国资金净流出为1750亿美元,比2015年第一季净流出的1650亿美元略有增加,不过2015年8月北京意外让人民币贬值造成了去年随后的大量资金外流。

资金外流不仅仅是因为外国资本撤出。国际金融研究所预计,今年外资撤出中国会有所放缓。报告写道:‌‌‌‌“我们预计外资流入中国会有温和复苏,但是中国居民的资金会持续大量外流。‌‌‌‌”中国的资金外流是造成最近几年新兴市场资金外流的主因。

北京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限制资金外流,而资金外流方式最近再不断创新花样来规避现有的资金管制。中国的最大信用卡网络,国有中国银联,最近将中国大陆可以在香港购买保险产品的每笔交易金额限制在了5000美元。(这种购买保险方式已经成为了规避禁令将资金弄出中国大陆的流行方法)。去年年底,中国监管机构规定,银行应该更严厉地审查大额外汇交易,以确保其不是用来逃避资本管制。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中国2016年经济增长放缓

中国官方媒体《上海证券报》元月四号星期一刊登预测报告称,2016年中国国内实际经济增速略低于7%左右的潜在增长率, 国内生产总值GDP将增长6.5%左右,对外贸易将零增长。虽然中国经济2016年放缓已经不是什么新闻, 但是海内外仍然有机构或媒体乐此不彼做出大同小异的各种预测。要说《上海证券报》的预测有什么新意,那就是将放缓原因归咎于中国迄今已经实施的 “经济政策有一定滞后影响”,还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一旦中国2015年出台的经济政策和措施发挥作用,中国“经济仍将平稳增长”。换句话说, 中国经济此前一直平稳增长。《上海证券报》的预测虽然如此这样说, 但是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姚树洁教授星期一表示,中国经济未来五年的经济增速在6.5% 到7%之间的确是可能的:“中国十三五规划的未来五年里,经济增速平均可能就在6.5%左右, 因为中国经济面临各方面的压力很大, 6.5% 并不是最糟糕的预测。现在, 中国要开放,人民币也变得不像以往那样坚挺,股市问题长期存在,监管不严结果造成中国股市上市公司分红长期低迷,有些公司赚钱, 股民也得不到什么好处。鉴于如此种种情况,大家对中国经济发展前景缺乏信心。”路透社星期一发自上海的消息引述中国官方数据说,虽然中国经济在新的一年将继续放缓,但中国“国内消费需求会保持稳定,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将增长10.5%左右, 2016年低通胀继续延续,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将上涨1.5%左右,生产者物价指数PPI 将下跌3.5%左右”。此外,路透社星期一发自上海的消息还说,中国“隐形失业将显性化, 预计2016年新增就业达到1000万人,但鉴于对外贸易将可能零增长的情况,重化工企业和出口行业的裁员和就业岗位流失在所难免”。在中国经济放缓的严峻情况下,中国官方智库和体制内学者开出的各种药方都没有涉及到政治层面。对此,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星期一认为,中国整个制度中缺乏信誉度才是最根本的问题实质:“因为整个经济的发展和资本的所有人最需要的是对未来的可靠预期, 需要从国家领导层和政府那里得到一个制度性的保障或承诺, 从而在经营决策中规避或减少风险, 将风险转化为赚钱的机会。然而, 中国的体制中目前缺乏这种机制,使中国的投资者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风险,而是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在夏教授看来,这一不确定性是政治体制造成的, 因为中国没有国会和议会机制和民选机制,国家政府对资本的安全性没有承诺,中央银行不独立,结果使财政部变为中共中央的出纳室,人民银行变为财政部的柜台收银员。此外,夏教授强调, 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后的今天,资本仍然不能自由流动。资本账户仍然不开放,外资赚到的利润难以汇出。随着中国改革开放中的各种红利逐渐消失, 夏教授总结以下政治层面上的三点将不可避免地阻碍中国经济的发展:“第一民主的代议机制, 第二独立的中央银行,第三开放的资本账户,三者中国迄今都没有建立。 这样就使中国整个市场变得非常没有确定性,中国经济必然因此受到伤害。”如果阅读中国官方报道,中国经济似乎并没有糟糕到引发星期一全球股市抛售的狂潮。中国股市2016年首个交易日以暴跌7%收市前跌停收盘。例如,连续10个月疲软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数据, 被官方学者解读为“企稳收官”,“2016年有望迎来平稳开局”。不过, 中国和讯网星期一有评论在列举中国经济2016年将要面临的五大风险之后,发人深省地说,中国“如果经济增速一旦低于6.5%,则在连锁效应下,可能引发社会不稳,这就转化成为政治风险”。(记者:闻剑;责编:嘉华)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三亚疫情

【文章总汇】持不同医见者——丁香医生

【文章总汇】佩洛西访台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媒体:香港人日程表、LIHKG 讨论区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