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

【404文库】一只种花兔|谈谈兵团移民

未来会如何?不管站在任何立场上做设想,从团场到城市都显然是至少一代人的事情。靠土地招揽移民的问题在于,土地和水是有上限的,你本身就是沙漠边缘的绿洲耕地了,2021年相比2017年的总灌溉面积已经多了两百万亩了,到没有多余土地的那一天,要靠什么说服内地的破产农民来南疆而不是去吴粤讨生活呢?

阅读更多

【重温】学者Gene A. Bunin:“我们这个民族被摧毁了”:为何中国的维吾尔族穆斯林生活在恐惧中

还有的人似乎认为,一旦“恐怖主义被打败”,就会恢复正常。 在那些已经失去了大部分员工的中国内地维吾尔餐厅,我被告知员工会“在完成学业后很快回来”。然而时间对这些乐观的声音无疑是残酷的。几个月变成了一年,甚至更久,而被拘禁的人们还被拘禁着,那些餐馆员工和客人仍然在不断流失,情况仍在继续恶化。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