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日记

C计划|2020年朋友圈撕裂报告

作者:蓝方 写在前面 2020年,瘟疫是所有人最为深刻的记忆。 灾难面前,我们是更加团结,还是越发撕裂?在这一年的结尾,我们照例为你呈上朋友圈撕裂报告(向后台发送“撕裂报告”,获取2017至2019年报告)。 我们或许早已习惯价值观与立场的分歧,习惯公共舆论场上的暴戾,甚至习惯了在某些场合回避冲突的沉默或悄然”拉黑“的操作。但我们或许还不习惯承认自己也可能是错的,还不习惯理解不同观点背后的逻辑,更不习惯与不同立场者心平气和地沟通。...

阅读更多

BBC |作家方方专访:“我的记录中,无非同情了个体,批评了政府”

武汉自4月起已没有本地新增病例出现。和许多武汉人一样,方方的日常生活也逐步恢复。回看这场疫情给她生活带来的巨大改变,她称目前无论是她的新作品还是旧作新版在中国都无法出版,她也无法在国内纸媒上发表任何文字,但她并不后悔。

“我的记录中,无非同情了个体,批评了政府,也记下了抗疫的各种措施。当然我也强烈地呼吁追责,如此而已。我没有义务去承担这些辱骂和恐吓,”

这位今年在中国经历了争议、压力和关注之后的女性讲述了她对新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以来的经历与思考。“整个人类都应该吸取教训,而不只是中国。病毒是全人类的敌人,人类的无知与傲慢,让病毒得以肆虐得如此之久如此之广。

阅读更多

喵说喵侃 | 方方:关于

很多朋友都劝我什么都不要再写了,让时间来证明。明白你的人,终归是明白的。但是,我是洞悉人性的。就算时间过去了,那些泼在我身上的污垢,其实还是留在这世上,留在不明真相者的疑惑中。而那几个仇恨我的人,依然会用各种卑劣的方式发泄他们的仇恨。所以我想,这世上如果没有我自己的一份详细说明,或许那些肮脏的东西,就会成为永远的痕迹。

我不愿意这块污垢贴在自己身上。所以,无论人们听,或是不听,我能说明的,我尽可能在此明说。正是有了这样的想法,我从前天起,将微博评论只留给我关注的人。我要减少那些喧嚣,安静地再做一次记录。这份记录的名字,叫《关于》。关于这本日记所引发的读者的疑惑、质问以及其他附带事项。当然,也有关于极左的问题。

阅读更多

哲学社|什么是左翼:从方方的反对者们说起

立场是重要的:「少谈些主义、多研究些问题」的谬误在于恰恰是「主义」定义了什么是问题、要研究哪些问题、对问题要做些什么;但立场又时常为某种癔症提供了温床,让一句「屁股歪了」便可以抹杀一切讨论。在今天重新发表此文,正是因为这样一种幼稚病依然大行其道;方方的热点已经过去了并不会使本文失去价值,或许读者反而能因已经脱离了那时的舆论环境而更能冷静地反思刚刚经历的过去半年。必须要重申:我们无法逃避政治(虽然我们短时间内也无法解决深层的社会割裂)。本文或许并未给标题中的问题作出明确的回答,也绝非为某个立场提供了一篇檄文,关键在于分析社会争议及其舆论反应的这一过程:在公共领域和意识形态仍然充满倒错、而人们却不自知时,分析就是批判。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2020 年终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