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得利益

刘尔目:政治犯不是罪犯

前天被寻衅滋事传唤一事,在朋友们多方声援下,现在已经安全。有朋友让我把过程写一下,其实过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殊性,各地国宝警察也有自己的特殊性,我先谈一下过程,然后重点谈一下政治犯的自我定位问题,政治...

阅读更多

斯伟江:做公民的代价

一、什么都在改变! 如果说,我们生活的年代,是相对平稳的年代,和我们的父辈不同,我们的父辈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算室我的父亲来说,也参与了土地改革,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包产到户,到后来农村工业化。...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