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

疑因谷開來會所受辱 薄熙來大怒下令全市「打黑」

有關薄熙來主政重慶後掀起「打黑」運動的緣起,重慶當地有兩種傳言版本,其中一個版本稱,薄熙來主政重慶未幾,谷開來在一間高級會所的包房會客時,會所經理突然闖入,稱由於一名有勢力人士要用該房,請她另換一間房,谷雖強調事前已預定、且客人已落座,仍不得要領。她回家後將此恥辱告知薄熙來,薄大怒,遂下令全市「打黑」。 官方承認的「打黑」緣起版本是﹕2008年11月3日,重慶主城區近8000輛的士罷駛,幾乎癱瘓了市內交通。 官方稱的士罷駛觸發 薄熙來與的士代表對話時,時任重慶市人大代表的渝強集團董事長黎強站起來打斷薄的話說:「你來重慶的時間很短,不了解重慶的情,我來給你講講。」重慶當局後來被迫答應車主和司機的條件,才平息事件。「打黑」開始後,黎強很快被以領導黑社會組織、擾亂交通秩序,尋釁滋事等7項罪名判監20年。 明報記者 香港 明報

阅读更多

昆明官员艳照门案续:发布照片者被判敲诈勒索罪

网上流传的“艳照”   去年8月备受关注的“昆明市发改委官员艳照门”事件,近日又有新进展,主谋宋某犯敲诈勒索罪,被五华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零10个月。   网站疯传官员淫乱艳照   去年7月31日,一条题为“捡到U盘,疑似昆明发改委官员艳照视频,请纪委收货”的帖子,在昆明信息港彩龙论坛以及国内各大网站疯传。发帖者爆料称,自己无意获得昆明某发改委官员的“艳照”,并随帖子附带了3张照片,照片中多名男女赤身裸体。   随后,艳照主角、昆明市发改委收费管理处副处长成建军浮出水面。又经过警方侦破,艳照门主谋宋某被抓获。   1968年出生的宋某是河南孟津人,2011年8月9日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刑拘,同年9月9日被逮捕。   案件侦破后,五华区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宋某涉嫌敲诈勒索罪,向五华区法院提起公诉。五华区法院2012年2月23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   设套拍淫乱视频敲诈未遂   检察院起诉书显示,宋某敲诈勒索已非首次,并且手段相似。   2009年11月,宋某以将田某某与他人发生性关系的视频发布到网上为要挟,勒索田某某5万元。后因田某某拒绝支付勒索金而未能得逞。2011年7月31日,宋某将此视频发布在互联网上。   2011年4月28日,宋某故伎重施,将偷拍设备交给陈某(女),唆使陈某拍摄其与他人淫乱的录像。当晚8点左右,陈某与他人在昆明市西山区南坝路某房间内聚众淫乱,其中就有昆明市发改委官员成建军。陈某按宋某指示,偷拍了聚众淫乱现场,并将视频交给宋某。随后宋某以他人名义谎称其与陈某是夫妻,还因陈某和成建军发生性关系而患上性病,向成建军勒索医疗费6.3万。   因成建军拒绝支付勒索金,宋某未能得逞。2011年7月31日,宋某将此次聚众淫乱的视频发在互联网“天涯社区”等论坛上。   构成敲诈勒索罪   获刑3年零10个月   2011年8月8日,宋某在河南省洛阳市的住处被警方抓获。公诉机关认为,应以敲诈勒索罪追究宋某的刑事责任。宋某承认了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其辩护人提出案件中受害人确有淫乱事实,具有一定过错;宋某在犯罪中属于动机转化,且未遂,应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法院审理后认为,宋某敲诈私人财物数额达11.3万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2012年3月31日,五华区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二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作出判决:宋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零10个月。   ●新闻助读   曲折迂回的发改委官员艳照门事件   起因:   网帖发布艳照   2011年7月31日,一条题为“捡到U盘,疑似昆明发改委官员艳照视频,请纪委收货”的帖子在百度贴吧、天涯论坛和昆明信息港彩龙论坛等网站上疯传。发帖者称,自己在昆明某洗浴中心包房捡到U盘,发现几段自拍视频,并随帖子附带了3张图片。   图片显示,有2男2女一丝不挂地坐在床上,另外还有一人趴在床上只露出下半个身子。这些人中,仅有一名坐在床上吸烟的男子面庞较为清晰,其他人则低头看不清脸。另外两张照片,则是几个赤裸身体的人抱在一起,画面混乱。发帖人声称,昆明市纪委的官员看到了可以打电话联系他,并留下一个手机号码。   发展:   主角浮出水面   艳照在引起网络热议的同时,也引起了相关人士的反应。当晚11点左右,一男士打电话到昆明信息港,请求论坛管理员删除在彩龙论坛下的艳照帖子。“照片都是PS的,我已经报警。”他自称姓成,是昆明市发改委的一名官员,也是此次“艳照门”中的一员。   2011年8月1日,作为艳照门的疑似男主角,成建军猝不及防地开始了他的公开亮相之旅。不过,公众真正知道他的名字,却颇费周折。   当日众多媒体记者向昆明市发改委求证时,得到的却是否认信息:“第一,我们没有这个人;第二,我们已向昆明市公安局报案了。从网上照片看,无法证明发改委有这么一个人……”   细心的网友开始搜索帖子中的手机号码,发现号码与多个网站上公开的昆明市发改委官员成建军的联系方式一致。有网友甚至把成建军今年3月接受媒体采访时的截图贴到了网上,该截图和艳照中男1号的头像十分相似。   2011年8月2日昆明市发改委确认,陷入多人性爱丑闻的当事人正是昆明市发改委收费管理处副处长成建军,并称已将此人调离原工作岗位。   然而时隔一天,事情发生了戏剧性转变。发改委纪委监察专职干部在 8月3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昆明市发改委中有成建军这个工作人员,但视频中的人是否确系成,还有待公安机关调查。   转折:   艳照系PS?   2011年8月3日晚,云南某网站发布消息称,“从昆明市公安局获悉,经昆明市公安局刑事技术检验部门检验认定,近日在网络上传播的昆明市发改委官员‘艳照门’3张图片均为人工拼接修改后形成”。   随后,昆明市公安局、昆明市委宣传部等单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均称未发布此消息。   昆明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姚志宏在其个人微博上发布:“就图片本身而言,通过警方的图形视频专家鉴定确被加工处理过。鉴定结论8月3日已经向有关单位进行了反馈。”   面对网友的质疑,姚志宏解释道:“不矛盾,结论是没有发布,但结论是已经作出并反馈了的。”   结果:   警方抓获嫌疑人   2011年8月9日晚间,昆明市公安局向媒体通报,昆明市发改委官员成某被人利用艳照敲诈勒索案件破获,抓获4名犯罪嫌疑人。该案系昆明市首例利用互联网色情勾引实施敲诈勒索案件。   通报称, 2011年7月31日,昆明市五华分局月牙塘派出所接到昆明市发改委工作人员成某报案称:7月23日至31日多次收到敲诈勒索短信,对方称掌握其参加淫乱的资料,向其勒索人民币6.3万元。   经过警方调查,成建军既是敲诈勒索案件的受害者,也是聚众淫乱的参与者。事件起因是犯罪嫌疑人通过互联网交友网站寻找到成建军,并于今年4月将成建军引到预先准备好的昆明市内一居民小区住宅内聚众淫乱,并暗中使用摄像机将淫乱场面秘密拍摄成视频,再以视频截图对成进行要挟。   至此“昆明发改委艳照门”真相大白天下。   2011年8月9日昆明市纪委常委会议暨市监察局局长办公会议研究决定,给予成建军开除党籍、行政撤职处分,移交公安机关依法处罚。   (朱家吉)

阅读更多

北京卫戍区原司令员吴忠:我经历的1976年天安门事件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0日 – 08:01 | 36 次阅读 大学生献花圈 后来 江青 、王洪文几个人讲,搞什么水枪,往脸上喷啊,外国警察不是用水龙头对付群众嘛,七嘴八舌。我一去就看华国锋不大高兴,不理睬我,我也不在乎。这天晚上就这样结束了,并没有打死人。打伤人可能有,但我在纪念碑那里没听到打人唧哩哇啦叫,相信拳打脚踢会有的,为什么?公安局老毛病,抓住小偷先揍一顿。 口述:吴忠 (北京卫戍区原司令员), 整理:陈楚三、李大震,选自:《炎黄春秋》 一、事件的诱因是悼念周总理的规格 1976年天安门事件 的诱因被搞得很复杂,到现在好多人不清楚。我比较清楚或者相当清楚,说完全清楚也不是。 天安门事件的诱因是周总理逝世后悼念的规格。 总理逝世的当天早晨,8341部队的一个同志曾风(音)给我打电话,说总理去世了,现在心情非常沉重,要我马上去医院。我赶到北京医院,这时总理遗体并没有放在太平间,而是放在里面的房子里,正给总理理发、刮胡子、刮脸;这时人还很少,主要是医院工作人员。大家光流眼泪,谁也没说什么话,人不多。后来穿衣服,邓颖超同志到了。从遗体告别到火化,总理都是穿过去喜欢穿的旧衣服,这是邓颖超同志的意见。穿好衣服后送到太平间,我就回来了。 筹备总理追悼会的工作。遗体告别在北京医院太平间,我感到不够规格。我问过总理的秘书周家鼎同志,过去国家领导人遗体告别在哪里?他说在太和殿、劳动人民文化宫。我想应该在比较宽敞些的地方,劳动人民文化宫、太和殿啊,或者人民大会堂啊,为什么不可以呢? 后来在追悼总理的问题上,全国各地,大小单位,都想在自己单位设灵堂悼念总理,是群众自发的。但从中央来了一个精神,不让各单位搞,劝阻群众不要在单位设灵堂悼念总理,我们心里不舒服。你在人民大会堂悼念总理,你在北京医院遗体告别,各单位来的人很有限,摊不了几个人,才三四个人,就是几万人也不行啊,北京800多万人哟!你当代表参加了总理追悼会,我呢?群众都想参加总理追悼会,都到北京不可能啊,自己单位设灵堂悼念总理,这不是很好嘛!不晓得是来自中央什么人的指示,很不理解。各单位要设灵堂,可是遭到干涉,干涉来自中央。中央怎么考虑的?为什么在总理逝世的规格上有这个讲究?当时不理解,现在也不理解。毛主席是说了话了还是没说话,说了什么话,根本不知道。对毛主席,我当时有这样一个不理解的地方:总理病重时,我没有听说毛主席去探望总理;但是毛主席把他家的沙发送到总理那儿,这个沙发大,让总理坐得舒服些。但没听说毛主席去看望总理,我的印象中没有,要是有我怎么不知道呢? 总理的遗体告别毛主席没去,追悼会毛主席也没去,我感到很不理解,毛主席应该去。陈毅同志去世,在八宝山开追悼会毛主席去了,影响很好。总理病重,也没听说主席去看望过,当时我就很有想法,这是为什么?是毛主席病重吗?说病重,可是总理逝世以后,毛主席还不断接见外宾呢?是多次接见外宾。既然可以接见外宾,为什么不能参加追悼会?不能参加遗体告别? 规格受到限制,是从哪里来的?反正是从中央来的。群众很不满意,不光是北京市的群众不满意,全国人民都不满意这件事。人民群众这个不满一直受到压抑,一直积压着,酝酿着,等着到清明节。清明节一到,群众是一定要搞大规模的悼念总理活动的。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 Five Filters recommends: Donate to Wikileaks .

阅读更多

美國務院:薄瓜瓜仍在哈佛

重慶前市委書記薄熙來公子薄瓜瓜下落眾說紛紜,以他上周離開了哈佛附近的公寓為基礎,有說他去了紐約、有說他回了大陸。昨美國務院發言人托納( Mark Toner)卻突然宣稱他仍在哈佛大學。話音一出,有已準備好來哈佛後又因確信他已離開而取消行程的英國媒體同行,又要改變計劃了。而在哈佛駐守多天的《蘋果》記者更是心頭一緊,又要打醒十二分精神周圍望四處刮了。過程中發現別樣或可說是更普遍的中國學生在哈佛的生活與大家分享。 留學生做助教補貼開支 「不認識他,只是有在網上看到消息。政治的事我不太清楚,也不好發表意見。」哈佛生物系博士生小何所在的中國人圈子,與薄瓜瓜、習明澤(習近平女兒)、江志成(江澤民長孫)等紅朝太子公主並無交匯。「我們理工科的中國研究生經常一起吃飯,放假常在科學中心這裏學習和討論。」研究和學習非常忙。小何習慣每天從校內的一個流動中國餐車買盒飯回到辦公室吃,晚餐多數在飯堂五塊美金(約 38.8港元)搞定;一個化學系的博士生也說:「主要就是學習,沒有娛樂甚麼的,有空就做做運動。」 他們這種靠自己努力,過五關斬六將才來到哈佛讀博士的中國精英,一邊做研究助理或助教的工作補貼生活開支,不少住在劍橋鎮外,兩層樓公寓月租兩千至三千美金(約 15,520-23,280港元),四人分攤,小何說:「會比學校宿舍便宜些,每天來辦公室騎車 15分鐘左右。」 小何到這裏三年,打算畢業後回國做研究,幸虧有他當嚮導逛哈佛校園最古老的主校區( Harvard Yard),記者才沒有錯過如哈利波特電影中的紀念飯堂( Memorial Hall)、林語堂費正清等名人曾待過的燕京圖書館,以及許多建築物背後的故事和歷史。哈佛學術氛圍很濃,一個車站四個等車的人姿勢一致地讀書,中心鬧市哈佛廣場附近記者看到一檔免費交換書看的書攤,只要簽名就能拿走有興趣的書,有心者下次也捐出舊書「益」別人;也很有運動氣息,環繞校園的查爾斯河裏有划艇隊在練習;跑步的也特別多,身穿運動衫的女生肌肉線條尤其好看;街頭樂手醉心表演,不少華裔臉孔穿梭,也有藏獨人士表達政治訴求,不搭界,卻是另一種和諧。 《蘋果》記者楊倩美國報道 哈佛校園的建築物保留如同電影《哈利波特》中古老飯堂的陳設。 《蘋果》記者攝 哈佛廣場設有免費交換的書攤,只要簽名就能拿走有興趣的書。 《蘋果》記者攝 香港 蘋果日報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S】六四馆

五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主因是什么?主因就是您啊主席!

【网络民议】“今年夏天,你想收到什么礼物?”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