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区群众

王枪枪 | 一本正经地不正经

今天下午,我一直沉浸在悲痛中无法自拔,听了三遍《血染的风采》情绪才有所缓和,“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谨以此曲献给真正的爱国者:中国散户。谁是爱国者?肯定不是侯聚森这...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北京数万大妈侦稽队刺探民情

中国首都北京历来活跃着一支由老年妇女为主的业余治安队。中国媒体说,她们为维护北京社会治安做出了贡献。不过也有批评者认为,这种职业告密群体是专制统治的产物。北京的大妈们,不仅会跳广场舞,热衷炒卖黄金地产,还是北京警方的重要工具。《北京青年报》7月23号报道说,近年来住在北京的多名网络大V、明星艺人嫖娼和吸毒因群众举报而被警方抓获,举报有功的北京“朝阳群众”被戏称为世界第五大王牌情报队。而在北京中心的西城区,以大妈为主的“业余情报组织”也战功赫赫。北京西城大妈“治安员”有七万多人,其中登记注册的有五万多人。她们日夜活跃在大街小巷和交通要道,不放过任何可疑情况。官方媒体的相关报道说,这些以红袖标、红帽子或者红马甲为标志的大妈治安员,仅在今年前4个月,就因为举报犯罪线索获得了56万人民币的“奖金”。她们去年全年所得奖金总数则达209万元。大妈治安员每人都携带治安综合办公室配发的手册,其中列出“七种可疑人员、三种可疑物品、三种可疑事件”,并附有处置办法及报警电话等。在美国的中国问题评论人士李洪宽表示,中国大陆这种官方组织的民间告密网络是典型的中国特色,“没事就刺探别人的隐私,盼着出点事儿,好去举报。这是从文革以来中共发明的一种告密举报制度,是一种中国特色。”中国网络作者刘先生则表示,北京大妈大娘治安志愿者其实就是以前被称为北京“小脚侦缉队”的升级版,“五六十年代就开始了,所谓群众监督,那时候叫小脚侦缉队,现在不裹小脚了,所以大家称他们是大妈侦缉队。”刘先生介绍说, 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北京公安局动员了三百多万所谓志愿人员,包括北京城区的退休人员。奥运会之后,这个机制被保存,逐渐形成了目前的民间治安制度。中国公安部曾想在全国推广北京的做法,但不太成功,“官方想推广成全国范围,实际上就是北京和个别大城市,其他很难搞起来。尤其是在北京市中心的西城和朝阳,这些地方干部多,大概政治觉悟高吧,所以才喜欢监视别人。”刘先生认为,北京除了西城区和朝阳区之外,其他郊县区,因为流动人口多,所以治安志愿者制度远不如中心区域有效。以金钱奖励举报犯罪线索古今中外都不罕见,甚至是很国家警方破案的一个重要方式。但李洪宽认为,北京大妈侦缉队模式不仅举报刑事犯罪,更多的是针对当局所谓的不稳定因素,她们甚至会刺探普通访民以及当局不喜欢的公众人物的个人隐私,在法律层面存在很多问题,“在严格的法治社会,这种事情可能很难获得法律的批准,他们举报十个案件可能有八九个是错的,这可能没什么,但却给别人带来很多不便。”有网民表示,北京的这种万民监督刺探别人的机制折射出当年文革的影子。一个民众互相监视的社会,付出的代价是人与人之间丧失起码的信任。中国的刘先生认为,政府鼓励告密,奖励相互监视,是专制制度的产物,北京市有18个区县,如果每个区县都有五万业余的监视告密队伍,则将有近百万自愿告密者,每20个人中就有一个。他认为,住在这样的地方,不可能有真正自由和幸福。记者石山(责编:嘉华)

阅读更多

【异闻观止】北京青年报|西城大妈今年发现72条涉恐信息

随着多名网络大V、明星艺人嫖娼、吸毒因群众举报而被警方抓获,神秘的“朝阳群众”也被戏称为“世界第五大王牌情报组织”。事实上,在首都数以万计的群防群治力量中,“朝阳群众”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在北京的每个区县都活跃着这样的志愿者队伍。 近 日,北京青年报记者探访了群防群治力量样板辖区西城区,在西城区7万余群防群治力量中,独特之处在于超过七成的成员都是大妈。随着城市功能的疏解,很多老...

阅读更多

奇闻录 | 朝阳群众威武

5月11日,据京华时报,在《群众举报涉恐涉暴线索奖励办法》颁布后北京警方已收到群众举报涉恐涉暴相关线索800余条,共计发放奖金近40万元。例如,北京一百货店店主发现两名顾客购买多把消防斧,随即向北京警...

阅读更多

【网络民议】顺我者昌,逆我者嫖娼

据中新网报道,长沙市公安局称3月26日晚在接到“群众举报”后,抓捕了几名涉嫌嫖娼人士,其中一人是以举报公车私用为众人所知、现年62岁的@广州区伯: 警方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相关规定,对4名违法人员分别处以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 @广州区伯 原本应在中国北京时间周一(3月30日)出席他控告广州市纪委监察局信息公开行政不作为一案。许多网民认为这次事件并非巧合,而是当局为了阻止并报复区伯的恶劣手段。 @广州区伯:【公告】:@广州区伯...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