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军

【404文库】回声Huisheng | 弦子和她的朋友们,1202海淀法院声援纪实

在进入法院前的最后一刻,弦子对着大家说:“不管今天的结果是什么,希望大家不要因为我个人官司的输赢而气馁。”听到这句话现场很多人都哭了。

 

但是感人的气氛很快被打破,两个中年男人开始向一位拿着摄像机的外国记者发难,周围的人感到莫名其妙,有一些人在喊:“不要这样对他!”“如果是景茶请亮出身份。”但是中年男人没有回应,粗暴地将记者架走了。

在弦子她们进入法院后的30分钟里,依然有人举着口号,当穿制服的景茶过来威胁说“举牌是寻衅滋事”时,ta们也依然没有放下,我不由得担心起来,但同时又很为ta们感到骄傲。

阅读更多

江湖有个小五 | 弦子诉朱军案明日开庭:她说想过可能败诉,但结果对自己很重要

过去两年间,弦子为了开庭做了很多准备。为了寻找尽可能完备的证据,她不得不一遍又一遍重新「回到」2014年,那是弦子去派出所报警的时间节点。她在脑中一遍遍回忆当时,并尽可能多与该事件有联系的人发生关联,以期从中找寻可能存在的蛛丝马迹。

 

她也曾数次徘徊在法院门口,一遍遍要求法院尽快开庭。两年后,她终于等来了这一刻。

很长一段时间里,她见不到关键的卷宗,2018年的第一次庭前会议,朱军的代理律师否认了那间化妆室里发生的一切,甚至声称弦子有妄想症。后来,她去北医六院做精神鉴定,查出抑郁焦虑的状态但明确排除了妄想症。

阅读更多

【微博】弦子:这几天常被问到:18年发声后你经历了什么?

CDT编者按:弦子自2018年10月25日向法院控告朱军性骚扰之后,此案于2020年12月4日开庭,此为当事人弦子在开庭前夕在微博上的发帖。   这几天常被问到:18年发声后你经历了什么? 有很困难的时候,就好像当18年第一次庭前会议被对方律师质疑为妄想症时,不得不去医院做精神鉴定:我不再有任何隐私与尊严,无论对方提出什么指控,都要用尽全力自证。 可也有很好很好的时候,因为站出来,我被那么多有相似经历的女孩们找到,也找到了那么多女孩...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

CDT 电子报

CDT 本周推荐

维权媒体: 中国劳工通讯
推荐理由:至少在五一假期这一周,你要读读中国劳工通讯。更何况,在纪念争取八小时工作天的节日里,我们在中国目睹历史的倒退。

微信公众号: 秦川雁塔
推荐理由:秦晖教授和金雁教授的文章发布平台。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中国一代学人中,鲜有出其右者。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