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评

“颠倒黑白”与“混淆视听”

  近年来,因为写评论的缘故,被人戴了个“时评人”的帽子。其实,我并不喜欢这顶帽子,也一向不把自己看作什么“时评人”。我写的评论,只是因为自己生活于其中的环境实在令人窒息,有时不免要说上两句,让自己透透气。   一切崇高的东西,都令我感到窒息,让我觉得自己生活于其中的世界不是一个“人”的世界,而是神的天堂――但天堂离我辈凡人实在太遥远,我只想安安心心地做一个人。我是一个平凡的人,所以,写文章的时候,也以一个平凡人的视角来看这个世界。一直以来,我写评论时都坚持一个原则,即“有几分事实,说几分话”――依靠事实与逻辑来表达自己就某件事情的看法,绝不说任何超越事实与逻辑的过头话。   作为“时评人”,不可能象记者一样,对事实进行调查,只能将记者所报道的作为事实,并对这种事实进行分析和评论。古人曾说过,“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我从来不把为弱势群体说话当成我的“神圣使命”,因为我厌恶一切崇高和神圣的玩意儿;也从来不认为为强势群体说话有什么不对,如果道理确实在强者一边的话。在我看来,“时评人”不是强者的仆人,同样也不是弱者的仆人,而应该谁有道理,就为谁说话――我尤其讨厌那些打着为弱势群体说话的崇高招牌沽名钓誉的人。   前几天,因看不惯一位叫郑渝川的“时评人”自以为真理在握的“崇高作派”,写了一篇《过分放大学而优与富士康之争有违社会公平》的文章,批评了他对弱者非理性的同情――虽说看不惯,仍然还是就事论事,没有掺杂半点人身攻击――很快便在网上看到了他题为《可以为富士康说话,不能颠倒黑白》的回应。老实说,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题目,一方面暗示了我在“为富士康说话”,一方面又给我戴上了一个“颠倒黑白”的帽子,这种躲躲闪闪的鬼蜮伎俩与某些媒体在报道学而优与富士康之争时使用的诸如“逼迁”与“被退园”之类的充满了暗示性的词汇如出一辙。   给我扣上“为富士康说话”和“颠倒黑白”两顶大帽子将我“污名化”以后,自然,我说的任何话在以弱势群体的代言人自命的郑渝川先生――甚至读者诸君――的眼里都站不住脚了,所以不值得一驳。大约是因为这个原因罢,这位可敬的郑渝川先生并没有立即对我文章中的论点进行正面回应,而是翻出了我以往写的与富士康有关的评论,以证明我一直在“颠倒黑白”,真可谓用心良苦呀!   郑渝川先生首先提到我2007年7月写的一篇文章,同样没有就我该文章中的论点进行任何正面回应,马上又给我加上了一顶“自己可以以通篇的联想、推理来表达评价,却不许别人依据新闻媒体已经将背景介绍得很清楚的事件拿来评论”的帽子――人往往最看不清楚的就是自己,所以古代的哲人才会在德尔菲神庙的墙壁上留下“人哟,认识你自己”的箴言,读到这里,我才知道自己原来一直这么霸道,看来,还真应该感谢这位郑渝川先生,让我一下子认清了自己。   给我送完第三顶帽子以后,郑渝川先生指出,报道富士康与学而优事件的媒体有五家,在列举了五家媒体的名称和报道日期之后,郑渝川先生居然由此推断出了“从这五家媒体的报道来看,基本均衡、恰当的描述了富士康和学而优两方面对事件的定位、评价和诉求,根本谈不上‘ 宕子 ’所言的‘(媒体报道)一方面妖魔化了富士康,给它的单方面提前终止合同的行为贴上了非正义的标签;另一方面又神化了陈定方(学而优创办人、总经理)的抗争,花了大量的版面强调书店的文化意义’”――这种逻辑推理的方式实在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因为它竟然能由任意的论据得出任何推理人想要的结论。我的文章似乎也没有那么难懂,只要有一点新闻学常识甚至生活常识的人,都不难看出“逼迁”与“被退园”之类的词汇与版面的大小意味着什么――不过,既然我已经被郑渝川先生定位为“为富士康说话”和“颠倒黑白”了,自然我所说的肯定都是“黑”的,郑渝川先生所说的肯定都是“白”的。   郑渝川先生认为我“凭空赋予了富士康对租户采取强制措施的权力”,我也没想到自己什么时候竟有这么大的权力了。我在文章中说得很清楚,富士康和学而优之争只是普通的民事纠纷,富士康的单方面终止合同未必就是如郑渝川先生所说的“违背契约精神”和“不讲商业信用”,因为几乎所有的合同上都有合同终止的条款,如果按这些条款来终止合同,恰恰正是对“契约精神”和“商业信用”的尊重――如果郑渝川先生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不妨去请教一下身边的律师朋友。我在文章中也根本没有说过“在学而优没有接受富士康的补偿、其他地方选择的情况下,富士康可以单方面清场”,而是说,这种事情在民事纠纷中很常见,两方因利益而相争,哪里会有双方在所有的时候都能保持理性的,如果学而优因富士康的清场行为而受到了损害,完全可以诉诸法律。至于说到富士康已经“三次发出告知通知”,却并非我“认为”的,而是学而优的经理陈定方自己在《学而优书店与富士康争议始末》一文中提到的,我在文章中引用了相关的段落――白纸黑字地摆在那里,郑渝川先生却象睁眼瞎子般地视而不见,不知这算不算“颠倒黑白”,但至少,应该也算得上是 “混淆视听”吧。   通过上面的推理,郑渝川先生现在得出了结论,即“这是多么令人齿冷的一种解释啊!”接下来,郑渝川先生又故技重施,玩起来了“声东击西”的把戏,又翻出了我的两篇旧文,指出我在《从富士康员工自杀谈“网络暴民”与“替罪羊”》中“通过其独特的推导逻辑认为,死者(自杀员工孙丹勇)生前并未被殴打”,而在《比亚迪PK富士康:偷来的拳头打不死本人》中则“在法院尚未判决、事实尚未完全清楚的情况下,就发表了大篇幅的倾向于富士康、批评比亚迪的感叹”――在此,我不想再反驳,读者诸君只要在网上找出我的原文来看一看,我到底在什么地方说过不尊重事实的过头话也就一目了然了――虽然如此,我仍然不得不佩服郑渝川先生这种指鹿为马,混淆视听的强大的自由联想与逻辑推理的能力。   自2004年来,我写评论的时间已经有7年了,总共大约写过上千篇评论,我不讳言曾经写过几篇以富士康为题材的评论。我相信,全国写过富士康题材的 “时评人”恐怕远不止是我一个罢,难道这些人都是富士康的金元聘请的说客么?郑渝川先生这次也以学而优为题材写了两篇评论,难道就象他自己所说的――收了学而优的金元么?   对于这位可敬的郑渝川先生,我不敢存有任何奢望――只是要求他摆事实,讲道理,对于我每篇文章里的列举的事实与由此而推导出的论点进行正面的回应,指出我哪句话没有事实的支撑,哪句话逻辑混乱,哪些地方站不住脚,而不是象《可以为富士康说话,不能颠倒黑白》这篇文章一样,胡乱地给我贴标签,戴帽子。如果真是这样,平凡如我辈,敢不虚心洗耳恭听郑渝川先生的谆谆教诲!否则,我恐怕也只能不客气地送他三个字:“乱放屁!”   作者: 宕子 中国报道周刊 , 2011-04-25. | 添加评论 | No comment 原文地址 “颠倒黑白”与“混淆视听” 通过Google Buzz关注 中国报道周刊 通过Twitter关注 中国报道周刊 通过RSS 全文订阅 通过电子邮件 全文订阅 文章分类 时事点评 . 欢迎大家投稿, 点这里 发送投稿邮件 相关日志 2008年,我们奉演什么? (0) 麻将并非天生就是赌具 (9) 马肖兄弟,想说爱你不容易! (0) 除了下跪,只有愤怒 (9) 长歌当哭,笑对人生 (0) 酱缸 (0) 道上的一点事情 (1) 车轮下 (0) 负责任先生 (0) 谁为自杀负责? (0) 说说许知远批评韩寒 (2) 该为“盲流”一词羞愧了 (0) 论荆轲 (2) 虐待“歧见”何时休? (0) 草民与将军--祭洛阳大火活生生牺牲掉的309人 (0) 艾未未事件之随想 (0) 老宅变“故居”,何必急于为余秋雨修坟? (7) 罪孽与拯救 (4) 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2)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0) 父亲给我留下一道题 (2) 照片门 (2) 杞人为何忧核? (0) 杂侃“平均” (0) 杀人不偿命,欠债要还钱 (2) 有心解决问题,何须追问网友姓名 (0) 无知者无畏 (0) 教我如何再短信 (0) 敌人可恨吗? (0) 摊派—“贡献”—“自愿捐赠” (3) 按比例抓反面典型愚蠢可笑 (4) 我看文怀沙事件 (0) 我们要做什么样的国民 (0) 我们的低品质生活 (8) 我们为什么不聪明? (0) 成也、败也 (2) 患癌十年被轮岗 唯有残生付强梁 (0) 必须终结擂台的喧嚣和浮躁 (1) 当皇权无法伸到地方 (0) 当幸福可以数字化 (1)

阅读更多

艾未未事件之随想

  对艾未未事件,最初的定性,是“特立独行”。如今,虽已经是名目繁多了。然,繁多的名目,依旧可以归结在“特立独行”的名下。   这,使我想起了希特勒主义。希特勒主义,有一核心,就是大日耳曼主义及与之相伴而生的反犹太主义。   其实,回过头去看看,可以说:希特勒领导下的德国,无论多么强大,终究是要失败的。为什么?大日耳曼主义及反犹太主义,反对的是世界的多样性。这就不仅仅是反人类了,而是在反世界规律,怎么能不败呢?   我们,再来看一看黨之艾未未事件。批判或反对“特立独行”,难道不是与希特勒的大日耳曼主义及反犹太主义是异曲同工的吗?限制或反对“特立独行”,不就是要想方设法取消或消灭多样性的吗?   中國,是世界的一部分;如果中國反对或试图取消多样性,就很难在这个世界上立足了。   这,也许就是黨之艾未未事件,遭那么多人反对的根源。   统治者维护自己的统治,这没有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但,这是小道理。而且,维护统治也至少有两种以上的不同的方法:一种,是顺势而为;另一种,是逆势而为。   顺势而为,就是小道理服从世界规律的大道理,遵从普世之价值观,与世界同步前进。逆势而为,就是用小道理抗衡大道理,做世界的“异见人士”。   然而,小道理终究是无法抗衡大道理的。所以,研究如何顺势而为,比研究如何以小道理抗衡大道理更有意义与出路。   有人给出“專制国家70年大限理论”,其实这是一种机械与教条的思考。   中國,目前正处于上升期之中;而黨,控制着整个中國的一切。猜测黨将在什么时候玩完,不过是算命或是一厢情愿。   然而,黨已经过了全盛期或鼎盛期,这却是不争的事实。当然,不排除会出现中兴。但,中兴的前提,是顺势而为,而不是逆势而为。逆势而为,实际上是拼着玩完。   中國,有中國的运势;黨,有黨的运势。然而,这两个运势,目前是捆绑在一起的。   如果黨玩完,上升期之中的中國,就必然有一次巨幅调整。如果黨中兴,那么,中國就必然继续拉长阳。   没有办法,黨和中國已经绑得太紧了。   我讲的道理,黨未必就不懂、未必就不知道。估计,也是没有办法,只有去寻找红色的源头。   然而,黨却忘了、忽略了,世界已经完全变了――全世界已几乎全都抛弃了馬克思列寧主义。这也不是什么“处于低朝”或“处于高朝”的问题,而是馬克思列寧主义,完成了他们的历史使命――促进资本主义走向民主社会。   即便是想要与资本主义誓死战斗到底,也应该有新的武器、新的主义,而不是馬列主義。馬列主義,早已力不从心了。   如果中國向左转,不是不能实践,而是理论与实际没有办法统一。   唱红歌、讲传统、向左转,只会唤起人们思考革命;而革命,是必须均分财富的。请问:能有多少官员愿意与老百姓均分财富呢?   况且,分完了又怎么办呢?打算停滞不前?不还得走市场经济的路?而市场经济,决定了上层建筑是民主社会。   艾未未,不是什么大人物;艾未未事件,也不是什么重大事件。但,这里反映出来的、是一个中國未来的方向性的大问题。   全世界、尤其是西方世界着急,从本质讲:不完全是关心艾未未的命运,他们更害怕日益强大的中國,“特立独行”,做世界的“异见人士”。   人类社会,吃过次亏。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2011-4-16于南京   作者:顾晓军 中国报道周刊 , 2011-04-17. | 添加评论 | No comment 原文地址 艾未未事件之随想 通过Google Buzz关注 中国报道周刊 通过Twitter关注 中国报道周刊 通过RSS 全文订阅 通过电子邮件 全文订阅 文章分类 时事点评 . 欢迎大家投稿, 点这里 发送投稿邮件 相关日志 2008年,我们奉演什么? (0) 麻将并非天生就是赌具 (9) 马肖兄弟,想说爱你不容易! (0) 除了下跪,只有愤怒 (9) 长歌当哭,笑对人生 (0) 酱缸 (0) 道上的一点事情 (1) 车轮下 (0) 负责任先生 (0) 谁为自杀负责? (0) 说说许知远批评韩寒 (2) 该为“盲流”一词羞愧了 (0) 论荆轲 (2) 虐待“歧见”何时休? (0) 草民与将军--祭洛阳大火活生生牺牲掉的309人 (0) 老宅变“故居”,何必急于为余秋雨修坟? (7) 罪孽与拯救 (4) 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2)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0) 父亲给我留下一道题 (2) 照片门 (2) 杞人为何忧核? (0) 杂侃“平均” (0) 杀人不偿命,欠债要还钱 (2) 有心解决问题,何须追问网友姓名 (0) 无知者无畏 (0) 教我如何再短信 (0) 敌人可恨吗? (0) 摊派—“贡献”—“自愿捐赠” (3) 按比例抓反面典型愚蠢可笑 (4) 我看文怀沙事件 (0) 我们要做什么样的国民 (0) 我们的低品质生活 (8) 我们为什么不聪明? (0) 成也、败也 (2) 患癌十年被轮岗 唯有残生付强梁 (0) 必须终结擂台的喧嚣和浮躁 (1) 当皇权无法伸到地方 (0) 当幸福可以数字化 (1) 废止“糊涂”政令,不能“糊涂”了之 (0)

阅读更多

姜瑜吵架——当删贴成为习惯

  海外的媒体,都在嘲笑“姜瑜吵架”。说为上个星期天的那事,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女士,在90分钟的对外记者会上,与驻华外国记者吵架近1个半小时。于是,我想到这题目:姜瑜吵架——当删贴成为习惯。   有人在我《谴责与制裁是没有国界的》文后匿名跟贴:“老顾,你的博客又有几个被关了,打不开了。已阅已经传阅了所有的大作。”看罢,我的鸡皮疙瘩,由然而起――你看就看呗,博客原本就是给人看的,是不?又何必“传阅”?且这“传阅”,本是官话。将来,会不会也给我弄个什么“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呢?   想想都怕呵!远一点的,有著名思想家梁漱溟与毛澤東的纠结。毛澤東曾直言不讳道:“您要的这个雅量,我大概是不会给的!”近一点的,有刘爱卿上书――吾皇制宪。其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再近一点,有 冉云飞 、江天勇、滕彪……等等。   就我自己而言,不过是说点真话、不愿人云亦云罢了。后果,是一中國知名作家想发表点文章,竟成了痴心妄想;出书,那更是妄想加妄想。最有意思的,是前年、我在新浪博客招惹了韩寒;结果,是被新浪封杀,特务还追到我的搜狐博客,扬言要“喝茶”等等。   前时,我文中提到“顾晓军纪念馆长”王晓阳,有人问:人还活着,咋已有纪念馆了?其实,那时、被逼的连死的心事都有了,啥“顾晓军纪念馆”呵、“提前告别网友”呵、“菜刀”呵……等等,均出自那时,幸亏王晓阳率老郭学徒、废话一筐……等诸多网友鼎力支持,才打败了那特务狗官。   大家说说,我恶搞韩寒,那特务着哪门子急呢?是韩寒的那《独唱团》里,有那特务的股份呢?还是韩寒本身,也是一特务呢?今日之中國,是特务政治、警察统治。警察能满大街都是,特务能不无处不在吗?   博客之类,事虽小,但反映出的是文明程度。当一个执政者,想到要“管理”社会时,那么,他已经把自己凌驾于社会之上了。是不是这样呢?我以为:一个国家也罢、一个执政黨也罢,“当删贴成为习惯”之时,那新闻发言人和与会记者吵架,也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3-3 于南京   作者:顾晓军 中国报道周刊 , 2011-03-04. | 添加评论 | No comment 原文地址 姜瑜吵架——当删贴成为习惯 通过Google Buzz关注 中国报道周刊 通过Twitter关注 中国报道周刊 通过RSS 全文订阅 通过电子邮件 全文订阅 文章分类 时事点评 . 欢迎大家投稿, 点这里 发送投稿邮件 相关日志 2008年,我们奉演什么? (0) 麻将并非天生就是赌具 (9) 马肖兄弟,想说爱你不容易! (0) 除了下跪,只有愤怒 (9) 长歌当哭,笑对人生 (0) 酱缸 (0) 道上的一点事情 (1) 车轮下 (0) 负责任先生 (0) 谁为自杀负责? (0) 说说许知远批评韩寒 (2) 该为“盲流”一词羞愧了 (0) 论荆轲 (2) 虐待“歧见”何时休? (0) 草民与将军--祭洛阳大火活生生牺牲掉的309人 (0) 老宅变“故居”,何必急于为余秋雨修坟? (7) 罪孽与拯救 (4) 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2)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0) 父亲给我留下一道题 (2) 照片门 (2) 杞人为何忧核? (0) 杂侃“平均” (0) 杀人不偿命,欠债要还钱 (2) 有心解决问题,何须追问网友姓名 (0) 无知者无畏 (0) 教我如何再短信 (0) 敌人可恨吗? (0) 摊派—“贡献”—“自愿捐赠” (3) 按比例抓反面典型愚蠢可笑 (4) 我看文怀沙事件 (0) 我们要做什么样的国民 (0) 我们的低品质生活 (8) 我们为什么不聪明? (0) 成也、败也 (2) 患癌十年被轮岗 唯有残生付强梁 (0) 必须终结擂台的喧嚣和浮躁 (1) 当皇权无法伸到地方 (0) 当幸福可以数字化 (1) 废止“糊涂”政令,不能“糊涂”了之 (0)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404档案馆】杀人犯欧金中,为什么那么多人希望他活着?

CDS专页:小粉红

【网络话语馆】行走的五十万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音乐团体:北京酷儿合唱团

微信公众号:新华二代在德国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