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辉

自曲新闻 | 因网络发言遭刑拘的学生被释放

甘肃,中国——甘肃天水市张家川县一名初中男生,因为在网络上发表对一起案件的观点,被指控“造谣”,于9月17日以寻衅滋事罪名遭到当地警方的刑拘。这是“两高”出台网络犯罪的司法解释后又一起备受关注的因言获罪事件。面对强大的社会舆论,甘肃警方又改口称撤销刑事案件,改为行政拘留。22日晚,这少年离开了看守所与亲人团聚。 根据警方的通报,9月12日清晨张家川县一家KTV发生一起坠楼死亡事件,由于亲属对警方的调查有异议,且坊间对这起事件多有传闻,9月14日,KTV附近聚集了大量群众,并游行到县政府讨要说法。当地的初中生杨某由于对这一事件发表观点,批评警方不作为并称KTV是法人代表是张家川县人民法院的副院长苏建,遭到了警方刑拘。 这一事件被通报后,网友对于当地警方的做法以及“两高”司法解释进行了猛烈的批评,人们声援年仅16岁的当事人,认为只是在网络发言就遭到刑拘,量刑过重。随后张家川县的主要领导遭到“人肉搜索”,县委书记被指开会场景如同皇帝上朝,现任的县公安局长还被指曾行贿,该国家级贫困县豪华的政府大楼更引发腐败的猜测。网友对这一事件的讨论甚至热过薄熙来案的宣判。 党媒《光明网》也发表评论,认为“’两高’解释出台后,地方如借法律维稳,将会在事实上扩大法律适用的边界,给同类罪名被滥用留下空间。甘肃初中生造谣被拘,就展现了此事进入执法层面后可能产生的争议和变形。更值得警惕的是,目前劳教制度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一些地方的劳教惯性很容易借尸还魂。” 强大的舆论压力下,9月22日甘肃警方称,“鉴于杨某系未成年人以及归案后的悔罪表现,决定撤销刑事案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对其行政拘留7日。”由于杨辉是未成年人,按照规定行政拘留可以不执行。 不过家人认为杨辉并没有违反法律规定,认为他是无罪的。22日晚,大量媒体记者、多位律师和杨辉的父亲来到张家川看守所要求释放杨辉。但看守所警方不仅玩失踪,且没有按照甘肃警方的通报执行相应手续。媒体人何三畏说,“新华网中国网事都挂出对初中生改为行政拘留了,却不告诉此刻还守在看守所请求会见的律师们!”他还呼吁“不过只是初步的)胜利!应该无条件释放,还要追究捕头责任。” 直到23日凌晨,被刑拘的少年杨辉得以走出看守所,与父亲团聚。新华社消息称,杨父表示“将视孩子状态决定是否采取下一步法律措施。”南都消息称,事件中还有一名18岁男子被行政拘留,仍在羁押中。 FMN

阅读更多

法广 | 初中生发帖被刑拘引发的蝴蝶效应

甘肃省公安厅为这种决定提供的理由是,经甘肃警方联合工作组对张家川县杨某涉嫌寻衅滋事案调查核实,鉴于杨某系未成年人以及归案后的悔罪表现,决定撤销刑事案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对其行政拘留7日。 事件经过 甘肃省天水市张家川县公安局9月18日晚间对外公布称, 9月12日该县一名男子从楼上坠下死亡,事发后有人利用网络平台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公安机关对此进行治安处罚,其中行政拘留一人,罚款五人,并对”情节严重,发帖转载500次以上的一名犯罪嫌疑人”予以刑事拘留。 这名性质最严重的犯罪嫌疑人,却是被处罚的六人中身份最特殊的一位——16岁的初三学生杨某。因为质疑这起高空坠亡事件另有隐情,杨某在9月14日中午发微博,称9•12命案发生后警方不作为,且多次与群众发生争执、甚至殴打死者家属。当晚,他再发微博,称警方强行拘留死者家属,与群众发生冲突。9月15日晚,杨某又发微博称,案发地”钻石国际KTV”的法人代表是当地法院”副院长苏建”。 “初三学生微博质疑命案被刑拘” 的消息传出后,舆论哗然,在严打网络”谣言”和最高法院新司法解释出台的背景下,这成为第一起根据”500次转发”而被惩处的案例。不过公众很快发现一个明显的漏洞,在司法解释中,”500次转发”是诽谤罪的入罪条件,而张家川公安却张冠李戴,用在寻衅滋事罪之上,而后者标准是”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 即便在”500次”这个标准上,也存在很多疑点。根据《京华时报》记者统计,由于杨某链接至QQ空间”说说”的帖子均被删除,无法得知其帖子总转发次数,但该报记者所见的三条与案件相关的微博转发量均未超过500次。 蝴蝶效应 尽管张家川公安机关发现了自己的疏漏,并进行了改正,事后不再提及”500次转发”,而上级单位甘肃省司法厅也宁愿息事宁人,以刑事拘留改成行政拘留告终。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而网络上围绕这一定性仍然存有争议,杨某父亲和微博上的多数声音坚持认为,刑事拘留固然荒谬,行政拘留也不能接受,因为当事人是在行使自己的言论权利,即使和事实真相有一定距离,也不构成违法。 更有观察者发现,这次初三学生被刑拘事件和此前的吴虹飞事件有惊人相似。和微博上兴高采烈庆功言论相反,学者王晓渔发出了不同声音:这”谈不上什么网民的胜利,不但没有胜利,几乎一败涂地。言论问题,从吴虹飞开始逐渐成为一种模式,先是刑拘,没有网友关注,严打到底;举国关注,考虑”悔罪表现”,改为行政拘留。这种”退两步,进一步”,不是进步,只是更高超的退步。” 尽管对行政拘留的正当性仍然存疑,但”500次转发”标准被误用并遭到失败的结局,还是构成了对新司法解释公信力的一个打击,也给此前因为”打击网络谣言”和”敲打大V”而情绪低迷的微博舆论打了一阵强心剂。专栏作家徐达内在媒体观察札记《少年说》中点明了这层背景:”放眼望去,那些活跃的自由派意见领袖像是倾巢出动,要为这位少年讨个公道,认定张家川官方所为是打击网络谣言行动扩大化的最有力证据——经历了薛蛮子、王功权乃至花总的系列风波后,这些知识分子太需要一个可以宣泄情感的出口了。” 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有评论总结这件事是”对大大(习近平)负责,从娃娃抓起”。而张家川当地公安因为过分热心地”从娃娃抓起”,反而因此惹火烧身。继”初三学生发微博被刑拘”之后后,这个国家级贫困县耗巨资修建的行政中心大楼被曝光,政府机关的富丽堂皇和下乡调研反映出的穷困破败形成了鲜明反差,而县公安局长此前向上级行贿五万元的旧文也被再度提及。 著名网友”假装在纽约”一针见血地指出,在张家川这个国家级贫困县,”政府大楼气派挺拔堪比白宫,县政府会议室富丽堂皇如人民大会堂,县长县委书记端坐其中气宇轩昂如同皇帝,乡镇官员肥头大耳油光满面如同土豪,公安局长被证实行贿却继续位居高位……一个孩子却因为发了几个帖子而被治罪。张家川县,其实正是这个国家的缩影。” 在铺天盖地的”张家川事件”评论中,当局甚至已经很难精确控制话题的走向。在新司法解释成为当仁不让的矛头之后,更有评论警告,目前劳教制度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但一些地方的劳教惯性很容易通过新司法解释而借尸还魂。 更有甚者,在大V潘石屹憨厚的话语下,张家川一个少年被刑拘,也揭开了这个国家最血淋淋的历史旧账。他提到”曾经有一段时期,张家川与清水合为一个县。我父亲是在清水错划右派的。一些右派送夹边沟了,大部分整死了。父亲很幸运,送回老家了。”拜学者杨显惠《夹边沟纪事》一书所赐,今天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了解夹边沟这场惨剧的历史。这也提醒人们,从惨绝人寰的夹边沟农场,到今天的初中生发帖被刑拘,中间的距离也并不如想象的那样大。 这种”蝴蝶效应”,恐怕是当初张家川公安部门一拍脑门做决定时始料未及的。 相关日志 2013/09/23 — 张家川公安局长行贿一事,要说清 2013/09/23 — 南周深度:甘肃少年发帖被拘事件调查 2013/09/23 — 真是肠子也要悔青了,甘肃省纪委对张家川书记刘长江进行经济责任审计 2013/09/23 — 《华尔街日报》中国打击网络谣言提高微信影响力 2013/09/23 — 甘肃张家川造谣初中生今晨已获释 2013/09/22 — 被刑拘的少年 2013/09/22 — 抓个中学生被挖出来行贿历史,这买卖干的,甘肃张家川县公安局长白勇强估计肠子悔青了 2013/09/22 — 揭开大V鲁迅的公知画皮——摹写《北平日报》评论员文章 2013/09/22 — 武汉资金困局:市政府每天都要偿还1亿元债务 2013/09/22 — 反腐风下月饼大闸蟹销售滑铁卢

阅读更多
  • 1
  • 2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2020 年终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