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选举

自由亚洲 | 台湾九合一选举国民党惨败 王丹:北京政府现在要跟谁去连接?

台湾九合一选举国民党惨败,中国民运人士王丹揣测北京政府现在肯定是为找不到新的两岸平台“买办人”惊慌失措。台湾九合一选举落幕,国民党溃败,学者分析与太阳花学运及反中力量酦酵有关,台湾的选举结果对中国、香港、澳门也具有启示作用,中国六四民运人士王丹更揣测北京政府现在应该在为寻找新的两岸平台“买办人”发愁!华人民主书院举办“从台湾选举看两岸四地民主发展”二零一四选后记者会,王丹表示:“北京政府现在一定是惊慌失措,他们应该找不到一个跟台湾的连接点,他们原来有国民党作为国共合作平台,现在国民党在台湾的民意这么低,但他们要试图跟民进党去连接,民进党在跟北京的连接上是非常小心的,如果连接过多又变成另一个国民党,那么,现在的北京政府到底要跟谁去连接?可能要到月球找,或找我连接也有可能,我都替他们发愁。”台湾二十二县市首长,国民党原有十五席,这次失掉九席,只剩六席,六大都会仅一都险胜。民进党则狂夺十三县市,为创党二十八年来最好成绩。首都台北市长,则由无党籍医师柯文哲大赢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之子连胜文。这次当选最年轻的县市长只有三十九岁、最年轻市议员只有二十五岁,都是首次参选就胜选。中华大学行政管理系副教授曾建元强调,这次民进党版图能翻盘,是搭上新公民运动的风潮,票投民进党的,未必完全认同、支持民进党,网路上就有人说,这次是民进党的“不当得利”,民进党也不知道这些选票是从那里来?华人民主书院董事顾忠华以“海啸”和“蝴蝶效应”形容台湾人民这次用选票狠狠教训马英九政府。顾忠华说,台湾的政党政治现在必须重新做个盘点改革,包括民进党内部的改革也会受到很大的冲击,因为年轻人出头了,政党如何去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国民党这次把年轻人的选票一个一个赶走,中产阶级的选票他也不要,他只要权贵选票吗?那剩多少?马政府执政完全不倾听人民声音,他的施政不只让民众无感,最后让民众反感,最后用选票全部倾泄出来。顾忠华认为,今年三月台湾太阳花运动,学生占领立法院像死守“四行仓库”,而香港学生的占中行动,则更具有占领时间的意义,未来公民社会如何涉入政治影响国家政策是新的议题,非常关键,顾忠华还建议香港特首梁振英应该打个电话给马英九好好聊聊。在台留学也参与太阳花的澳门学生、「澳门良心」成员表示,「一个政府拒绝与民众沟通,也用暴力对付要求改变的民众,在运作良好的民主里面,其实民众不需要用暴力去回应,可以用选举的选票来惩罚他,在太阳花的时候,我们的诉求没有得到政府的回应,也得到暴力的对待,但是我们没有用暴力革命推翻这个政权,我们不需要,因为选举允许我们在半年之后,就用和平的办法把我们不喜欢的人拉下来,对于一些人说民主会导致社会动荡,这是一个最好的回应,也是令港澳人民羡慕的事情。」前台湾驻港代表、作家平路说,香港、澳门、台湾两岸三地的联手,是北京政府最担心的,用“台湾化”形容,或者说香港从台湾这边得到太多的启示,是北京非常担心的,香港目前的抗争,对民主的诉求、及公民运动之间的所有策略,都会从台湾得到许多的养分跟启示。(记者:夏小华 责编:胡汉强)

阅读更多

东网|长平:专制下的民主自治

在一个专制的大环境中进行小范围的民主选举,面临重重障碍,走入死胡同势所必然。就专制与民主而言,这些地方进行的就是“一国两制”试验,均以失败收场。专制政体下是否能够实行真正的民主自治?这是一个必须回答的问题。遗憾的是,整个世界都在故意回避。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