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网|非韩:屠夫刑拘 杀猪模式终获加冕

吴淦被刑拘不让人意外5月20日因在江西省高院抗议而被行政拘留的超级低俗屠夫吴淦在5月27日被转为刑拘,面临着诽谤和寻衅滋事两项刑事指控。而他被刑拘的第二天,几大中央级媒体就集体对其进行轰炸,人民日报、央视、新华社等都以揭开超级低俗屠夫真面目为主题对其进行了报道,而且时间线一直追溯到吴淦参加维权行动之前,这透露的信号显然是要和吴淦算总账。吴淦被刑拘并不让人意外,这几年他活跃在维权抗争第一线,而且形成独特的抗争方式,有人总结为网上网下互动、公募公用、跨区围观、正面抗争,吴淦自己将之戏称为杀猪。这套模式在东师古探访陈光诚、福建三网民案等等众多的抗争事件中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杀猪模式能够成型当然也离不开长期的积累和社会条件的整体变化,网络的流行,维权群体长期存在导致隐形的网络化已经具备,各地都有一些活跃的维权人士,彼此联结成跨地区的信任网络和熟人社会,在加上社会矛盾一直尖锐,不断有新的抗争者加入,杀猪模式在信息传播、人群聚集、获取财政支持等方面都具备了成熟的基础。过往的一些案例中,吴淦以外的很多人都能熟练的运用杀猪模式。这套模式成功组织了多次抗争,对于体制来说当然是眼中钉肉中刺。实际上在中国参与维权抗争身边总是少不了警察的监控,抗争之路是与警察一路躲猫猫的游戏,而终有一天,体制会与抗争者算总账。吴淦案中从行政拘留到刑事拘留的无缝对接,从司法手段到宣传机器联合开动,都说明体制早有准备,这一天迟早要来。吴淦虽被刑拘,但杀猪模式已经扩散,不可能一夜之间被扼杀。而对吴淦处理的规格之高足以说明他的杀猪模式在体制心中的分量之重。杀猪模式另一个值得称道的地方是它完全是草根自创。在中国的精英或自诩的精英还在纠结于虚幻的素质、法治、改良、市场化等议题时,底层的苦难在这些宏大叙事中丝毫找不到出路,而底层的抗争长期以个体、上访等形式进行,影响极小,甚至知道的人都很少,大量的苦难在受难者听天由命放弃甚至死亡之后湮没的无影无踪,邪恶的事、受苦的人好像从未存在过一样。杀猪模式则是底层问题进入公众视野最有效的方式。此外,比起精英的宏大议题,杀猪模式还隐含着社会转型的一个关键因素,即参与扩大。这一趋势虽然目前言之尚早(毕竟杀猪模式当下还处于具体案件的抗争之中),但填补了各项假设中的一个关键空白:草根怎么办。吴淦被刑拘以及宣传机器对他的狂轰滥炸是对他肯定,更是对杀猪模式的加冕。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