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军

阑夕|战狼:魔性电影和乌合之众

一张带有嘲讽风格的恶搞电影海报,激起了受狼奶喂养的一群粉丝,他们是中国互联网浮世绘的缩影,亦是摔杯为号的微博卫士。接下来,你们有机会接近这个神奇的物种,一睹他们的实貌。“我曾说过,落后可以迈向文明,但是野蛮永远不能,希望不要一语成谶。”

阅读更多

【图说天朝】故技重施

知名网络漫画家巴丢草(@badiucao)今日突然遭到疑似网络水军发文抹黑和推特骚扰的双重围攻,与作家慕容雪村去年的遭遇颇为相似。...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 | 长平:中国人民志愿“水”军

1950年中共中央派遣军队赴朝鲜参战,尽管完全是成建制的正规部队,为了避免和派出联合国军的各国宣战,“改穿志愿军服装,使用志愿军旗帜”,称之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此之前,中共还计划过“穿朝鲜服装,用朝鲜番号”。战争初期,联合国军真的以为它是一只小规模的志愿者队伍。弄清真相之后,为了避免战争升级,也默认了这一名称。这是半个世纪前一种对外战争中的伪装术,敌方为了自己利益也没有深究。今天,中共正在发动一场对内战争,那就是组织规模庞大的“中国人民志愿水军”。“水军”是网民对有组织的隐藏身份的网络评论员的戏称。有的网络“水军”为商业公司服务,但是更多常规性组织人员来自中共各级宣传部门。宣传部门公开招聘和培训“网络阅评员”,由官方发放薪水。经过培训后,让他们伪装成普通网民,根据组织的指示,在网络上发表评论,抵制批评意见,混淆视听,达到“维稳”目的。研究者曾公布近年来中共维稳经费超过军费,认为其实质是在进行一场规模巨大的内战。据香港《明报》报道,这场战争正在升级。一份据称是共青团中央的文件显示,团中央决定成立“青年网络志愿者”队伍,全国目标超过1050万人,高校是招揽重点,占400万,其中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分校被分配的名额是100人,广州中山大学则高达9000人。这份编号为“中青发(2015)9号”的文件要求,各省、市、县团级团组织参加“青年网络文明志愿者”行动的人数,原则上不少于该地团员总数的20%,且须覆盖到每一个班级团支部。正如“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一个虚假的称呼一样,网络阅评员也不是真正的志愿者。根据这份文件,它是一支以志愿名义强制建立的“军队”。跟朝鲜战争中联合国军谅解并承认名不副实的“志愿军”名称不同,作为“维稳”战争中官方军队的敌方——广大普通网民从来没有承认这些“志愿者”。一份官方文件透露,几年前长沙市委外宣办选聘网评员,底薪600元,每发一帖给五毛钱。因此,这些网评员被网民蔑称为“五毛党”。官方也认为“五毛党”并不光彩。《环球时报》曾发表北京学者张胜军教授的文章《“五毛党”帽子能吓住谁》,认为“五毛党”是人们编造出来的,是西方媒体对中国“爱国网民”的污蔑,网络阅评员并不存在。有一些官方人士认为使用“五毛党”效果不好,比如知名的云南省委宣传部官员伍皓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政府部门应该公开身份直接回应、直接解决问题,比暗中派一批人,用些虚拟网名在网络上发言要好得多。”赴朝鲜对外作战的“志愿军”虽然使用了虚假名称,但是实质上并没有隐瞒身份,没有伪装成平民或者敌军。根据日内瓦协议等国际公约,战争中军队与平民应有明显的区分,不允许军人伪装成平民。这些内作战的网络“水军”,却无视这一战争法则,全部伪装成普通网民。这是一种突破伦理底线的行为。即便不承认这一场战争,从现代政治文明的角度说,或者仅仅按照中国的《政府信息公开法条例》,政府发布任何公开信息,亮明身份都是一个基本的要求。“五毛党”的实质,就是政府雇人造假——而造假的目的,是为了欺骗本国民众。这跟派人到处暗中盯梢、造谣和谋杀一样,没有任何正当性可言,是一种特务政治。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

CDT 电子报

CDT 本周推荐

维权媒体: 中国劳工通讯
推荐理由:至少在五一假期这一周,你要读读中国劳工通讯。更何况,在纪念争取八小时工作天的节日里,我们在中国目睹历史的倒退。

微信公众号: 秦川雁塔
推荐理由:秦晖教授和金雁教授的文章发布平台。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中国一代学人中,鲜有出其右者。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