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经济

萝卜网 | 中关村创业大街热闹的表象下正吹着寒风

三个月的时间里,资本环境急转直下,股市震荡以来,一级市场资本缩紧,投资人花钱日趋谨慎。已经有无数投资人向舒全表示,“如今只要是O2O的项目看都不 会看”,一位基金副总裁坦言,他们现在基本属于“只看不投”。如今,只要看到O2O的字样,舒全都忍不住摇头。只有根植于大街的人才知道,中关村创业大街 热闹的表象下,正吹着寒风。 资本寒冬对创业大街的冲击显而易见,但这里仍然是全国创业者的“延安”。对创业者而言,他们是没有退路的。在这条220米的大街上,生与死交替上演,梦想与现实揉捏出一个时代的面貌。 1. 冷清 只有根植于大街的人才知道,表象的热闹下,创业大街上正吹着寒风。 一夜之间,创业大街就冷清下来。早上10:00,创业大街迎来一天里的第一股浪潮。沿街的机构全部苏醒,卖肉夹馍的西少爷完成了第一个售卖高峰,咖啡店磨出第一批咖啡,创业者们在孵化器或咖啡店落座就绪,开始一天的工作。 远道而来的观光团涌入这条大街,他们从标志着单位名称的大巴车上依次走下来,由胸前挂着工作牌的导游带着,挨个参观两侧的机构,他们的兴奋和好奇、观望和讨论,给创业大街带去热闹的气氛。 表面看上去,资本寒冬下的创业大街,和三个月以前并没有太大不同。只有根植于大街的人知道,创业大街热闹的表象下,正吹着寒风。 舒全记得,8月他初到 3W 孵化器入职时,中关村呈现给他的还是一片繁荣。“满大街都是 O2O 项目在发传单,走两步就会被拖住求扫码”,路边送的小物件推在他的办公桌上,成了一座象征着移动互联网创业领域欣欣向荣的小山。 三个月的时间里,资本环境急转直下,股市震荡以来,一级市场资本缩紧,投资人花钱日趋谨慎。已经有无数投资人向他表示,“如今只要是O2O的项目看都不会看”,一位基金副总裁坦言,他们现在基本属于“只看不投”。如今,只要看到O2O的字样,舒全都忍不住摇头。 在大街上,派发传单的情况急剧减少,扫码送礼的几乎绝迹。大家都感觉到,日子不好过了。 Lagou了解到,创业大街上现在有包括3W、天使汇、氪空间、联想之星这样的创业服务机构37家,截止今年6月12日,累计入孵的创业团队有600个,其中350个团队获得融资。3W 孵化器里目前孵化着 10 个创业团队,7月份是9个,资本寒冬并未让孵化器里的团队数减少。 在3W孵化器里驻扎着的10个团队中,有4个团队正在四处融资,其中2个团队负责人曾向舒全诉苦“钱不好拿”。不久前,他把其中一个做生鲜O2O的负责人联系方式给了一名上门找素材的记者,就在刚才,舒全收到记者的反馈,说对方声称自己做的是B2B,不愿意曝光自己的产品。他吃了一惊,赶忙翻出入驻协议书,这份签署于两个礼拜前的协议书上,赫然写着“生鲜O2O”的字样。 舒全紧一紧衣服,感受到了凉意。 O2O阵亡名单(部分) 做一款移动电商 APP 的张星体会到的寒意更为彻骨,在收到投资人的一条短信之后,创业大街在他眼中变得近乎萧索。他一动不动的手握着手机,上面显示着一句话——“不好意思啊,我们不打算投了”。就在两周前,他已经与这位投资人签了term,此后再无动静,询问时,得到的却是这样的回复。 他从玻璃窗望出去,看到一个男人正架着三脚架拍摄路上的行人,街上的人来来往往,晃得他头晕。 张星清楚地记得,他和不同的投资人接触了近两个月,才谈下这笔并不算大的投资,再没有资金输入,他的项目就要做不下去了。谈下投资的那天晚上,他和几个合伙人到一家通宵营业的烧烤店吃了一顿,喝了整一箱啤酒。重生的兴奋让他的团队这段时间干劲十足。可这一切,忽地就成了泡影。 张星是2014年10月份来到创业大街的。他经历了创业大街资本最火热的时期。那时候钱非常好拿,只需一个想法的雏形,就可以轻松拉到投资。他曾亲眼目睹一位到创业大街仅三天的年轻人,和投资人聊了两个小时的姜子牙,就得到了500万投资。 几个月后,这种疯狂的景象消失了。 焦虑的情绪在创业大街不动声色地蔓延,所有人都嗅到了“忧患”的气味。在局外人眼里,创业者的身上打满了“激情”“奋斗”“梦想”“成就”的标签,只有身在其中的人知道,这些标签意味着什么。 章坚已经创业10年了。从2005年开始,直到2014年穷途末路搬到免费的氪空间办公,他才融到第一笔资金。此前的几年里,一直致力于健康领域的章坚夫妇已经自掏腰包投入了五百万。最困难的时候,他和妻子兜里所有钱加起来只有几千块,而第二天将要给员工发几万的工资,在此窘境下,偏又逢上妻子怀孕,长辈双双生病,把章坚逼至绝境。 钱不够是永远的主题。从创业大街搬出的章坚这次又回到这里,准备找氪空间的负责人商议APP的推广计划。这已经是章坚做过的第6款APP,经济状况欠佳的背景下,他认为具有反周期性质的健康领域很有可能反而受到欢迎。为此,他正积极地准备企划书,准备再次融资。 一米八几的章坚坐在咖啡店略显局促的木质座椅上,阳光从旁边窗户投进他的桌边,没能照亮他脸上不小心外露的忧虑。长年回报甚微的创业让章坚面部呈现“苦”相。创业就像长跑,一旦开始就没有喘息的机会,“确实很辛苦,压力得不到排解”。 创业进入瓶颈,让他变得焦躁、易怒,就在前几天的全员大会上,他因为员工犯的低级错误大发雷霆,“压力太大,很多时候控制不住情绪”。最糟糕的是,他跟自己两岁多的孩子呆在一起超过五分钟就会焦躁不安,心烦意乱,脑子里想的全是悬而未决的工作难题,觉得跟孩子相处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时间浪费,“我真的太着急了”。 这条时而被观光者围得水泄不通的大街,跟章坚一年前记忆里的清静沉寂截然不同。唯一相同的是,总有数不清的创业者,怀着与他同样的心情,痛苦又不愿放弃地,寻找梦想的出路。 “还是该多花些时间陪陪孩子。”章坚对Lagou叹气道。 鲜活的成功案例散发强大的磁场,吸引着后来者前赴后继的欣羡和模仿,期冀以此改变命运。他们对创业有近乎原始的狂热冲动,在眼里只装得下顶峰的荣光时,往往选择性地忽视身边那遍野哀鸿。 2. 观望者 尽管资本寒冬对创业大街的冲击显而易见,但这里仍然是全国创业者的“延安”。 在2015年,整个中国都向往着北京,整个北京都向往着创业大街,就像向往着一片乐土。总理来过这条大街两次,喝过一次 3W 咖啡。这里还经常可以见到外国的考察团,充满好奇地打量着完全不同的中国式的激情。 把这条街参观一遍,可以在半小时内完成,结束后,观光团会涌进3W咖啡,点上50杯总理同款咖啡,兴高采烈地在“创业大街”的牌匾下合影,大家热烈地讨论一番感想,心满意足地被车载着离开了。仿佛这样一来,“成功”秘方就已成功纳入囊中,只要拿出来吞食,就可以实现改变人生的美梦。 独自到创业大街来“探秘”的游客,初入这条其貌不扬的大街时显得茫然。逮到有解说的导游,他们就如获至宝地凑过去,专心致志听上一会儿,外向的会抓住机会向导游提问题。 创业大街的一切都显得神秘而传奇。 11月29日,在澳洲工作了5年的陈鹏拖着行李箱,出现在了创业大街——他刚下飞机,还没来得及放行李。他早就耳闻到中国创业大潮的蓬勃,这条神奇的大街是所有激情的汇集地,他迫不及待地来到这里,一睹全中国最具斗志和活力的这群追梦人。 他从大街北走到南,又从南走到北,进入每一家咖啡店坐上半个小时,静静地听旁边人的谈话。“我觉得很有意思,咖啡店里几乎每个人都在谈创业,谈项目,谈想法,他们很大声,有时甚至会吵起来,他们看起来真心地热爱工作。我从来不知道咖啡店还可以是这种景象。” 连续一周,陈鹏每天都到创业大街来观察别的人聊天,从早上十点一直到晚上7点。他神情兴奋又带着思虑,琢磨着自己是不是也可以搞点什么。 长相帅气的造型师古威在网上看了一篇河狸家的报道,立马被吸引了。“小小的美甲都能做成这种规模,造型为什么不能?”古威对Lagou说,互联网创业热潮烧得他心中躁动,他跃跃欲试。10月16日,他特意通过朋友到一家剪发O2O的地推活动中兼职,“打探一下内情,如果靠谱的话自己也搞一个”。 古威同每一位来他摊位剪发的顾客攀谈,旁边一位女士给理发师提建议,“我觉得做造型才是刚需,我一个月要做好几次呢,你们为什么不做那个?”古威听罢,连忙停下手上的活儿,凑上去悄悄告诉她自己就是造型师,有什么事可以找他,笑呵呵地加了微信,才心满意足地回到自己摊位。 在i黑马统计的2015年倒闭的21个O2O 平台里,有12家死于7-11月。根据品途网统计数据,近几年倒闭的O2O项目高达220个。根据天使汇的数据,今年1-6月在平台上发布的创业团队有18868个,7月至10月末,这个数字为24000。在资本遇冷的大背景下,创业项目数仍保持大幅增长。 创业大街因为有了络绎不绝的参观者,即使在寒冷的天气里,也显现出热闹的景象。这些喁喁前行的游客,使得创业大街看起来颇有生机,每一颗仰望的头颅都在证实着“自2014年6月12日创业大街开街以来,这里已俨然成为了全国创业圣地”这句话。 即使已经进入资本的冬季,想要复制传奇的旁观者,依旧蠢蠢欲动地想要踏入这片“圣地”。那些激动人心的创业神话,那些极具诱惑的财富攀升数字,吸引着这个时代最有想法的那群人,前赴后继地来到中关村创业大街。 3.

阅读更多

赤潮AKASHIO | 我为什么要在总理来的第二天离开创业大街

一 总理上次来到创业街,是四个月,要不就是五个月前了。 之后,全国创业形势一路走红,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颇有大炼钢铁亩产万斤之势,尤其在媒体上。 再之后,2015 进入下半年,风投圈的大佬们逐个跳出来说,冬天来了,我们不能再给创业企业那么高的估值了。 言下之意,创业者们磨磨嘴皮子就能从老子手里骗几千万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今后的融资数额,对比 2014 到 2015 上半年——我们也不过分——去零除二刚刚好:原来 2000 万的,现在...

阅读更多

端传媒 | 中国股灾如何消灭掉50万中产

「以後再也不玩了。」四川股民宋先生说,「任何时候把股票还给国家都是对的。」在上证综指4000点的时候入市,从浮盈几万元人民币的喜悦,到亏损十万多元人民币的割肉,再到胆战心惊地重新入市最终亏一万多元人民...

阅读更多

博谈网|王乾禹:令人悲伤的“如何识别假账”课

我突然觉得有点悲伤。我在想,一把火点着了仓库的人,假扮银行职员的人,连夜带着猪赶场的人,大冬天裹着羽绒服买空调的人,他们带着一种怎样的悲伤。

牛皮吹破了。发现情怀不值一千块,天使投资的钱用完了搞不了每单立减十一……这个世界上我看到有很多悲伤的人,他们让我想到垃圾桶里的玫瑰花、下水道里的钻戒,这种悲伤不仅来自于失败本身,而在于‌‌“当初答应的事情没有做到‌‌”。

阅读更多
  • 1
  • 2

CDT/CDS今日重点

三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如何看待墙内出现了关于S3赛季(即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宣传?

更多文章总汇……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