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主义

读宋史的赵大胖|爱国,不是只爱国家强大的一部分

他们对企业家的称呼,从“某爸爸”到“黑心资本家”只需要一则新闻。他们对某一个运动员的称呼,从“民族英雄”到“逃兵”只需要一声发令枪响。爱与不爱在他们心中并不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情感,而是一种需要表现给别人看的态度。是的,只是表现给别人看,仅此而已。

阅读更多

行云楼|卢克文也被封了,胡锡进还会远吗?

当他们垄断了爱国的定义权和话语权,他们也就拥有错觉,自己幻化成了国家利益的代言人,自己就应该享受普罗大众的顶礼膜拜和流量贡奉。这是个悲剧。爱国是何等神圣的情感,怎么能掌握在他们几个人手中?

阅读更多

木蹊说|对穿和服苦大仇深,对烂尾房情绪稳定

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想到生殖器。一见到和服,就想到辱华,寻衅滋事。也就是这些人,对外苦大仇深,对内情绪稳定。老人被城管欺负了,他们情绪稳定,说不要被利用。烂尾楼业主讨说法,他们情绪稳定,说要警惕拜登打牌。

阅读更多